2022-05-19 23:42:17左邊

2022/05/18 color : 鵝黃

「這世界有那麼多人,人群裏敞著一扇門。我迷濛的眼睛裏長存,初見你藍色清晨。」

妳知道嗎?對我而言,這也許是最後一次來到這裡,無論還有沒有下一次,這次,就是我的最後一次了。

回想那年,收到妳的邀約來到這裡,除了感到萬分驚訝和感謝之外,更多更滿的是不可思議,因為我從未想過在這些些年的歲月流逝之後,妳還願意我出現在妳面前,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比任何願望都還珍貴的事情,所以我好珍惜,所以我每次都像是作夢一樣地來到這裡,然後像是夢醒一樣踏出這裡。

「這世界有那麼多人,多幸運我有個我們。這悠長命運中的晨昏,常讓我望遠方出神。」

「我們」是一個多麼熟悉又珍貴的字眼,從那之後我從來再也沒有用過這個詞彙。回想那時初次來到這裡,看見妳的那一刻,有著難以形容的情緒,卻要裝著一派輕鬆,有多少想要跟妳說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就已經開始閒話家常,像從前一樣,一樣,因為那是我們,什麼都不用多說,就知道彼此的我們。我想也許是從那一刻起,下定了一輩子的決心,要用這樣遠遠靜靜的距離看者妳,要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完成一場等待,無論這個等待有沒有盡頭,就只是這樣子靜靜等著就足矣。

「灰樹葉飄轉在池塘,看飛機轟的一聲去遠鄉。光陰的長廊,腳步聲叫嚷,燈一亮,無人的空蕩。」

再次來到這裡,是妳留給我的機會,只是妳已經不在這裡。在教室裡走進走出,在辦公室裡看見妳還沒有拆下的名牌,讓我有些時空錯亂的感覺,好像妳還在這個地方。當電影播完講座開始,不知為何有一種從容安定感,說出了很多跟原本預計不同的台詞,但是卻一點也不違和。我說:「如果在人生中的某一刻,沒有跟某個人搭上話,也許今天你就不在這裡了。」我說:「也許在那天你沒有決定去做那件事情,今天的你已經是另一個樣子了。」是啊,如果這一切的一切不是妳,我怎麼會有今天呢?如果我的生命裡沒有妳,我怎麼可能會有辦法走到現在呢?所以,就算妳不在這個地方,於我而言,我是因妳而存在的。

「晚風中閃過幾幀從前啊,飛馳中旋轉已不見了嗎。遠光中走來,你一身晴朗,身旁那麼多人,可世界不聲不響。」

最近漸漸地體會到生命的孤單,這樣的孤單來自於生活,來自於經歷,來自於人際,來自於自己。某天晚上再次聽這首歌,眼淚竟然無法控制地潰堤。要知道,我已經超過十年沒有流過眼淚了,但是在那個晚上卻無法停止地哭泣,因為聽見了自己的孤單,發現了自己已經逝去的從前,看見了如此堅強卻孤獨的自己,但也知道這一切需要用寂寞來交換;知道自己承接了那麼多的傷痛,卻沒有人能夠理解我的傷感。不是難過而是惆悵,但我知道這些都是我自己選擇的必然,只是仍然疼痛不已。

「笑聲中浮過幾張舊模樣,留在夢田裏永遠不散場。暖光中醒來好多話要講,世界那麼多人可是它不聲不響。」

講座的最後,大家寫著感謝筆記本,在裡面寫著如果人生走到盡頭,會想要跟哪些人說著哪些感謝呢?所以我在回程的路上,決定要告訴妳我好感謝妳,讓我走到今天,讓我走到這裡。但其實如果真有這本筆記本,我想有多少的感謝也不夠書寫,因為妳給我的已經太多太多,我需要用一輩子來記得這一切。記得有個人出現在我的青春,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情感;記得有個人曾經出在我的四季,跟我一起走過夏日的沙灘與冬日的暖陽;記得有個人在我的心裡種下一片花海,讓我荒蕪的內在能夠重新相信美好。是妳,是妳,無論妳是否能夠看見,我都要大聲地告訴你,是妳,是妳。

「這世界有那麼個人,活在我飛揚的青春。在淚水裏浸濕過的長吻,常讓我想啊想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