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訓致死的第一大原因是? 贊助
2014-04-11 23:56:19Vorbei

因何為人---離‧散





 
太宰治:『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
 
 
 
 
你離開的那天,將微笑遺落在我的衣領上,還記得那天我穿著的是白色襯衫,圍了條復古領巾,我將那抹微笑輕輕地收進放著重要證件的錢包裡,以免幾年後的哪天我將你忘記。如果,我說如果還能像今天這般愉快地見面,死也願意。
 
 
 
太宰治用盡他短短的一生用文字與愛作為最後的結束,他的生平很短、很短,短到我看過一次就能將網頁關掉,重新背誦過一次,與情婦相約自縊是所有資料描述太宰治最後的最後,我從來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勇氣像他一樣,為某件事不斷的嘗試進而成功,死亡是太宰治的結束也是開始。不知怎麼的,我深深地迷戀這樣的他,雖然看著照片裡的他是這樣地陌生卻又熟悉。
 
 
 
以前念書的時候,有一個老師很討厭,每次考試都要背上近一二十首詩詞,而我就是個不想作弊偏偏記憶力又很差的孩子,對於那些無法理解的詩詞含意,一首背上二三十分鐘都是常有的事,後來我便放棄了這門需要背誦拿分數的課程,將專注力放在其他學科上,尚未收到成績單時,我便知道這門必修課需要從頭來過,然而我所討厭的那位老師,更精確地來說,是討厭他的個性,他確確實實把我給當了。
 
 
 
過了這麼多年來,初略算起來應該是七、八年前,我討厭的那位老師竟然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時,我內心非常的震驚,畢竟他是那麼奇怪又討人厭的老師,而且加上他教課的方式不適合我,心中的厭惡不斷昇華到一個極端,後來的後來有幸讓另一位老師教我們中文,那位老師簡直是我心中的神,上課講解活潑生動,只要認真上課跟筆記,到考試前我幾乎都不用看書就可以拿到好成績,並不是因為這位老師偷懶,而是這個教學講解方式讓我吸收快又能理解。
 
 
 
後來,這位老師當初講了一個有關他男友的故事,一天他穿著簡便衣物出門到樓下倒垃圾,遇到了一個他很討厭的學弟,學弟問他說;『學長,你住在這附近喔?』老師的男友提著垃圾回答:『不!我住在很遠的地方。』,然後我內心又再一次震驚,她男友就是那個奇怪又討人厭的老師,雖然真的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但是兩人應該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共通點才能再一起那麼久吧!我內心不停地感嘆著!
 
 
 
然而,在這幾年的工作過程中有許多不盡人意的事時,我常會想起這段回憶,心裡卻說不上為什麼,然而某一天的早晨我懂了,我變成了那位奇怪又討人厭的老師了。不是外表上,而是從根本上的裡裡外外幾乎跟當初討厭的那個老師一樣,形式上的離去未能真正離去,時間上的散亂未為真正地散亂,而是心理對於離去與散亂過度的包裝解釋所形成一種保護。
 
 
 
太宰治終於在1948年6月13日深夜在玉川上水與愛人山崎富榮投水殉情結束生命,是不是有那麼一秒中想著『要是能活著那該有多好啊!』的想法出現,我好想知道。關於『離‧散』之間的拿捏,並不是一時一刻就能解釋清楚,可是一旦跨出那條界線後,能不能完好無缺的回來,根本無從得知,所以只能靜靜等待,等待發酵的意味通知我起身前往,前往那條不知是不是該稱為不歸路的路。
 
 
而那條細細長長,隱身在陽光照耀下的連結,穩穩地牽引著彼此交錯環繞的運命,那些選擇都不是選擇的結果,而是無形的牽引帶領我到此地與你相會。那抹微笑悄悄從放著重要證件的錢包裡,攀上了我的嘴角入睡。
 
 
 

上一篇:回家吃飯---味道之眷戀

下一篇:30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