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你:機車強制險是否有以下保障? 贊助
2017-05-31 23:05:29十五姊姊

《紫禁傳奇之長齡格格》-15

 

長齡格格回宮已經半個月了,身體狀況一直都不理想,雖然身上的傷痊癒了,但是又染了風寒,怎樣都不見好轉,皇上和皇后都以為長齡格格受到驚嚇才會如此孱弱,但是映霜和皎眉都知道應該是為了大將軍吧!

 

皇上特地要身旁最會伺候人的秦項賦來服侍長齡格格,因為皇上知道秦項賦除了體貼入微、周到之外,他還很會開解、取悅人,不是諂媚的巴結,是那種真心誠意的分擔主子的煩躁,雖然有時解決不了事情,但卻能讓人放寬心,總之,是很值得依靠的奴才。

 

長齡格格依舊坐在窗邊發呆,秦項賦在窗子外頭陪著,長齡格格看見他時他也心事重重的。

 

┌秦公公,想什麼呢?┘

 

┌在想怎樣能讓公主開心呢?┘

 

┌稱我公主,好不習慣哪!┘

 

┌您不久也得出嫁了,這封號早晚都會加上的,趁現在多就喊幾句,要不等您出嫁了就很難見著了。┘

 

┌我…怕是不能許給人了。┘長齡格格無心脫口而出這句話,旋即改口說┌我沒那個心思。┘

 

┌嗯…那還是叫格格吧!┘秦項賦思索著┌啊!今兒個天氣這樣晴朗,不如到御花園裡新砌好的翠玉橋那兒走動走動,好嗎?┘

 

長齡格格不置可否。

 

┌格格成天窩在房裡心情總放不開,反正慢慢走過去散散心,奴才不讓人來打擾,這樣成嗎?┘秦項賦看著長齡格格有點動搖,便走進房裡要長齡格格搭著他的手去賞花。

 

……………………………………………………………………………………………

 

翠玉橋旁的亭子裡只有秦項賦及長齡格格,秦項賦彈著古箏,一首首曲子彈奏著,原本無心欣賞的長齡格格也忍不住被吸引,因為秦項賦的琴技除了出神入化之外,還帶著濃厚的情感抒發。

 

幾曲彈罷,長齡格格抱以掌聲回饋,掌聲中盡是佩服。

 

┌格格多久不曾讀書、練字、彈琴?┘秦項賦問。

 

┌啊?┘長齡格格想著自己這些日子以來荒廢了進修┌你這樣一問,我很慚愧,怕是有兩個月不曾好好練了。┘

 

┌世間有太多領域等待我們開發,把自己困在個圈圈中的話,有點可惜呀!┘秦項賦邊說邊看著長齡格格┌咱們切磋棋藝如何?┘

 

長齡格格點點頭,就這樣兩人下起棋了。

 

約莫下了三盤棋之後,秦項賦說是要準備茶水、點心跟長齡格格的藥,先離開一下。

 

長齡格格發覺跟秦項賦切磋棋藝的時候,是她這些日子以來過得最平靜的一下午,沒有多的心思去想兒女私情和被擄的可憐遭遇,全神貫注在棋盤上。

 

讓她很佩服的是秦項賦的才華,這幾天和他相處下來,感覺他很細心、很體貼,而今天發現他琴棋俱佳,長齡格格和他下棋的時候可以隱隱覺得,他幾乎是引領著長齡格格下棋的,也就是說他的棋藝境界之高令長齡格格讚嘆不已。

 

‘是啊!這天地之大,就拿琴棋書畫來說,這些領域深不可測,可以追求的東西多得不勝枚舉,不該把自己侷限在悲傷的情境中不出來,這樣身邊的人跟自己都不快樂,何苦呢?’長齡格格開解自己,決心振作起來,不再委靡不振,希望自己能走出陰霾重新過生活。

 

……………………………………………………………………………………

 

最近長齡格格心情很平靜,她強迫自己絕對不想和濟格努有關的任何事情,每天她都讓自己很忙碌,有時會跟大阿哥一起去馬場騎馬,去學舞,天天練字、讀書,過著很充實的生活。

 

這樣的過日子,讓她回歸正常的人生,不再日夜嘆息、自怨自艾,不過有一點,她變得時時刻刻都離不開秦項賦。

 

長齡格格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態,她把秦項賦當成是自己的影子,無時不刻的需要他,有時候找不著他還會發脾氣,她不要映霜也不要皎眉,非秦項賦不要,因為長齡格格之前所受的苦,讓皇上凡事都由著她,所以皇上將秦項賦撥去專責伺候長齡格格。

 

自從秦項賦受到長齡格格的專寵之後,‘寧瓦軒’裡的奴才們包括映霜和皎眉全都靠邊站,長齡格格的眼裡根本沒有他們,每天一睜開眼就要秦項賦隨伺在側,依賴秦項賦的程度真是令眾人匪夷所思,要不是知道秦項賦是位公公的話,還以為他們關係匪淺哪!

 

長齡格格自己也不知道,其實她把對濟格努的所有情緒都轉注在秦項賦身上了,因為秦項賦給她安全感,而且他是個太監,他比起其他男人更不具威脅性,並且秦項賦一定不會背叛她,完全聽令於她,再者就是秦項賦的才情縱橫令長齡格格懾服,長齡格格現在就像個寄生者,寄生在秦項賦的軀體和靈魂裡。

 

┌秦項賦呢?去那兒了?┘長齡格格午睡起來見不著秦項賦,正焦急的詢問著奴才們。

 

┌回主子的話,秦公公到皇上那兒去,等會兒就回來了,您且稍安勿躁。┘映霜安慰著長齡格格,怕她容易煩躁的性子又起來了。

 

┌皇阿瑪不會是要將秦項賦要了回去吧?┘

 

┌格格別擔心,皇上只是請秦公公去幫忙找一些書籍而已。┘皎眉解釋著。

 

┌找書?這種事情其他奴才不能作嗎?非要他。┘

 

┌不是的格格,聽皇上派來請秦公公的小益子說,那疊書籍文件當初是秦公公整理的,很機密的文件,所以不能隨便讓其他人收,也不能讓其他人找,因此非秦公公去不可,不過秦公公說了,辦好差事馬上就會回來了,格格放寬心等等吧!┘映霜著實擔心主子的精神狀態。

 

┌知道是什麼文件嗎?┘長齡格格隨口問。

 

┌應該是跟邊境各國來往的一些往返書信之類的吧!最近邊關戰事又起了,所以最近宮裡的氣氛有點緊張。┘映霜分析著。

 

┌我覺得大家太過緊張了,濟格努將軍就要出發了,只要大將軍…┘皎眉說這話的當兒,見到映霜不斷跟她使眼色,才發覺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說了‘濟格努’這最不該說的名字。

 

┌啊…┘

 

長齡格格聽到‘濟格努’當場就像被雷擊中一般,面無表情、目光呆滯。

 

當場所有人鴉雀無聲,每個人如坐針氈,奴才們似乎都可以聽到彼此加速前進的心跳聲。

 

好半晌,長齡格格起身往大門走去,映霜和皎眉要跟上去,卻讓長齡格格拒絕了,令他們都在‘寧瓦軒’待著。

 

長齡格格魂不守舍的往最近都在那兒活動的翠玉橋走去,這兒幾乎已經劃成長齡格格的專用區域了,皇上還下令不許任何人前往打擾,因此長齡格格把這兒當成避風港,鎮日都在這兒。

 

這會兒長齡格格走進亭子裡,桌上擺著她的琴,她站在琴的前頭撥弄起琴弦,樂音隨著她內心的澎湃而快速激昂,她心裡直想著:

 

‘濟格努要出征去了!再也不回來了。’

 

沒有間歇的彈奏著,直到她彈斷根琴弦才停止,長齡格格張著手掌兩隻手撐在琴上,呼吸急促的她覺得整個腦袋都要爆開了,無法思考任何事情,充斥在腦子裡的只有濟格努。

 

一陣風自長齡格格的後背襲來,她嗅到一絲氣味,令她震驚不已。

 

‘是…他嗎?’

 

長齡格格抬起頭直視前方,然後像是雷達一般搜尋著,掃視著轉過頭,就在自己的正後方瞧見個人影在楊柳樹旁看著她。

 

原本濟格努不打算曝光的,但是被長齡格格發現之後,他決定好好跟她辭別,就在長齡格格因為發現濟格努而怔住尚未回神之際,濟格努主動走向她。

 

┌格格!別來無恙,我聽說妳的身體好多了。┘

 

濟格努看著長齡格格只是望著他說不出一句話,猜想她可能不想與自己搭腔,打算一口氣把自己的來意說完隨即走人。

 

┌我…要去邊關駐守,可能…不回來了,就我們過去的…情誼,還是要來跟妳說一聲,也看看妳身子好些了沒才能放心走,現在見了妳安好,我想…這就好了,先告退了。喔!栗子圓酥餅,妳最喜歡的。┘

 

濟格努將餅盒捧著希望長齡格格接過去,算是原諒他的表示。

 

長齡格格將視線從濟格努的臉上移到這盒餅上,走近他,隨後昂起頭以極犀利的眼色看著濟格努,她高高的舉起右手,濟格努心想這巴掌落在自己臉上的話,能使他的罪惡感減輕許多,因此不閃不躲的等著接受。

 

而長齡格格的手狠狠的落下,拍向濟格努手上的那盒餅,這盒餅硬生生摔了個粉碎,灑滿一地的餅屑。

 

┌你爲什麼還來?你爲什麼還來?來還要帶這該死的餅,爲什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