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座新選擇即將上市 贊助
2017-05-25 22:10:52十五姊姊

《紫禁傳奇之長齡格格》-10

 

初八這天是濟格努正式搬入將軍府邸的日子,將軍府今天賀客盈門。

 

其實濟格努原本不想這樣大肆張揚的,只請父親口頭上跟同僚們說了說而已,想不到卻湧進大批人潮,達官顯貴全都到齊了,中堂大人和鎮遠大將軍的面子真是不容小覷,但是更讓人震驚的是接近晚宴開席之際,皇上帶著皇后以及大阿哥當然還有長齡格格一同來到將軍府,這可是天大的殊榮呀!

 

皇上也是到下午才決定要來給濟格努道賀的,皇后娘娘急忙叫上長齡格格一起出席,其實今天一早,長齡格格覺得身體有點不舒服,在床上躺半天了,但是知道皇后要帶她到將軍府去,當然是樂不可支囉!而且她也知道皇后是特地爲她製造機會跟濟格努見面的。

 

要去見心愛的濟格努,當然要好生打扮一番,天生麗質的長齡格格特地把自己裝扮得粉粉嫩嫩的,以有別於其他的庸脂俗粉。

 

皇室來賓上座之後,全場的騷動未盡就接著開席了,而平常很少出現在公開場合的長齡格格,那風采令得在場的公子哥兒們目瞪口呆,對於傳說中所有形容長齡公主的美,現在聽來卻是萬不及其一的。

 

由皇室成員引起的一波波高潮,讓賓客們覺得好過癮,整個將軍府人聲鼎沸,皇上要大家盡情飲酒,並且自宮裡帶來許多進貢的酒讓大家品嚐。

 

長齡格格看著忙著招呼客人的濟格努,更覺得他渾身上下散發著無窮魅力,但環顧四週卻看見,女客都被安排在另一院落裡,但幾乎每位女子的眼光都粘在濟格努身上。

 

最讓長齡格格在意的是那位傅嫣紅,當濟格努看過去的時候,還不住對他笑,而最讓她生氣的是,濟格努也笑著回應她,但對自己卻是一個眼神都沒有,他是故意的嗎?

 

長齡格格對於濟格努這種技術性冷落感到頭痛,是真的頭痛,大概是著涼了吧!從早上起床就覺得燠熱,這會兒怕是發燒了。

 

┌怎麼啦?長齡,妳的臉紅咚咚的。┘大阿哥問著。

 

┌是呀!皇額娘看看!┘皇后摸摸長齡格格的額頭┌哎呀!這麼燙,發燒了嗎?要緊嗎?┘

 

┌還好嗎?┘濟格努聽皇后這樣說,要緊的轉過來問候┌我讓下人們備間廂房讓格格歇會兒吧!格格請!┘

 

┌皇阿瑪、皇額娘、大皇兄那我先退席了。┘長齡格格欠著身告退。

 

濟格努令管家領著長齡格格和映霜、皎眉到客房歇息,這時長齡格格瞥見傅嫣紅,正要表演古箏及歌藝,那樂音一流洩出來,長齡格格就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沒用,在這個緊要關頭居然被搶了風頭。

 

完了!腦子嗡嗡作饗,完全無法思考,她恨極了這個傅嫣紅,色藝俱佳,並且不時的甩媚眼給濟格努,在場的即使是瞎子也看得出來她的意圖,真氣人!

 

全身酸軟無力的長齡格格在兩個丫環伺候下睡了,但是作夢都想著濟格努跟傅嫣紅。

 

不知道睡了多久,長齡格格渴得醒了,環顧四週,怎麼她還在濟格努家,想叫醒映霜時,耳畔隱隱聽見古箏的聲音,她心想:

 

‘不會吧!這個傅嫣紅,現在應該已經二更了吧!這麼不知廉恥還賴在這兒,一定和濟格努在一起,這麼晚了,孤男寡女的,不行!我得去看看。’

 

心急的長齡格格不想驚動映霜以及將軍府的奴才,於是從窗口爬了出去,但一開窗就有股冷風襲來,她便回頭拉了件被單覆在身上再出去。

 

長齡格格循著音樂聲前進,走著走著突然樂音停了,爲什麼沒聲音了呢?他們兩人該不會?那濟格努想皇姑姑想瘋了,他今晚一定喝了不少酒,加上傅嫣紅自動送上門…,會不會就此‘生米煮成熟飯’,濟格努不就要對傅嫣紅負責,那我怎麼辦?不成!得趕快阻止才行哪!

 

長齡格格一股妒氣在身體裡竄著,東西南北的找著,忽然轉彎處跳下個黑影,猛然看見的當兒,嚇得長齡格格瞪大眼睛,摀住自己的嘴,怕叫喊聲吵醒整個將軍府的人,待看清楚這高大影子的主人時,才鬆了一口氣。

 

這人就是濟格努,他看著長齡格格光著脚丫,身上包了件被單,頭髮順垂在後背,一副怯生生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濟格努沒好氣的說著:

 

┌不是不舒服嗎?怎麼就這樣子下床走出來了。┘

 

┌啊…喔!我渴了,出來找水喝,嗯…後來聽到有人彈琴的聲音,就…就跑出來看看,是誰…是誰彈得這樣好,所以就…就找到這兒了。┘長齡格格這藉口說得吞吞吐吐的。

 

┌是這樣嗎?┘濟格努又是邪笑一陣。

 

┌爲什麼不是…啊!┘長齡格格的肚子居然發出讓她尷尬不已的飢餓咕嚕聲。

 

┌餓了啊?我帶妳去吃東西,走!┘

 

濟格努說完話居然將長齡格格環住,帶著她往屋頂上飛去,待到定點落腳時,長齡格格被濟格努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花容失色。

 

┌怎麼了?嚇呆了。┘

 

┌才沒有呢!┘長齡格格強作鎮定。

 

┌放心啦!這兒很安全,妳乖乖的坐著便不會掉下去,假使妳摔下去的話,我也會救妳的,來!吃吧!┘

 

長齡格格回過神來,看見這處是個大窗口突出的平台,這平台還算大,上頭有幾盤食物及一個大酒罈,另外就是琴聲的由來──古箏。

 

┌這麼閒情逸致在這兒彈琴,還有酒,你今晚還喝不夠呀?┘長齡格格著實餓得慌,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另外也放心許多,因為那琴聲來自濟格努,而不是那個礙眼的傅嫣紅。

 

┌今晚我忙著招呼人,敬酒大都讓我爹擋掉了,因為我爹知道我一喝醉酒,做什麼都不知道了,就拿上回來說吧!我都不知道怎麼回房間睡著的,還好我的人把妳送回去了,要是妳有什麼閃失的話,我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哪!┘

 

┌啊!?┘

 

長齡格格心頭一震,拿著筷子的手停了下來,難道!?難道這個濟格努對於那天對我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這是好還是不好呢?

 

心裡念頭一轉,也罷!濟格努那天根本是把她當成皇姑姑了,這下子兩人也不會因為那件事而尷尬,反正也沒有人知道,那天的幾個奴才也認不出我就是長齡格格吧!

 

┌想什麼呢?┘

 

濟格努也不知是不是沒瞧見長齡格格的心事,粗魯的拿去長齡格格手中的筷子,夾著菜自顧的吃了起來。

 

‘筷子!?’是啊!這兒只有一雙筷子,當然是濟格努的啦!剛才餓昏了,拿起筷子就用,也沒多想這是濟格努用的筷子啊!現在濟格努又將它拿去用,這…算是間接親密接觸耶!我…他…真討厭!

 

長齡格格羞紅一陣陣,好像每次遇到濟格努,她就會全面失控,別人眼中總是完美至極的長齡格格,只要攤在濟格努面前,就如同一張白紙,上頭點綴的東西一樣都沒有,格格的尊貴頭銜、美貌氣質、琴棋詩畫,一切的一切都不復見,只剩下赤裸裸的自己,任何思緒、性格,在在都躲不過濟格努的一雙法眼似的,讓她不知從何遮掩,任由濟格努這樣無禮的看穿她,而自己不但毫無招架之力,卻又不想逃開。

 

長齡格格覺得這所有的難堪都是自找的,不過卻又很享受那被洞悉的感覺,她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被虐狂呢?抑或…沉浸在愛之洪流裡的世間男女們皆然呢?

 

┌想什麼呢?┘濟格努見長齡格格默不作聲┌不舒服嗎?啊!妳等等,我去去就來,喂!妳可別亂動哪!坐好等我回來。┘

 

濟格努輕功了得,來無影去無蹤的很快的消失在夜幕中,高來高去的他不一會兒便回來了,手裡拿著個碗,那碗裡的水竟然一點都沒灑出來,長齡格格對於濟格努的崇拜又添上一筆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