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吃貨星座是他們 贊助
2017-04-29 21:48:15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70-65集


覺安和張驊到門口的時候,哲倫沒多久也到了,他們上了哲倫的車,三個人來到附近的咖啡廳。

 

三人的飲料來了之後,張驊便問哲倫:

 

「還是談不攏對吧?」

 

「嗯。」哲倫也不掩飾。

 

「好了啦!到這裡就好了。」覺安啜了一口咖啡這樣說。

 

「我……」哲倫差點就說出樂怡懷了他孩子的事情,可是他還是決定保密,因為這是他和樂怡的事,如果他們知道的話,事情又會變得更複雜了。

 

「哲倫,我也是這麼覺得。」張驊回想當初和樂怡交往那時「已經不可能的感情再拖下去也是徒增煩惱而已。」

 

「詠淇說她一定要跟我結婚,而且她可以接受我婚後繼續和樂怡來往。」哲倫把詠淇的意思說給他們聽。

 

「什麼!?詠淇真的這樣說?」張驊直覺不可思議。

 

「她是說真話還是反話呀?」覺安問。

 

「是真的。」哲倫知道詠淇的話是出自真心「她說如果是樂怡的話她可以接受。」

 

「那你覺得這樣可行嗎?」張驊詢問哲倫的意思。

 

「當然不可能啦!」哲倫斬釘截鐵的否定這個荒謬的三人行。

 

「可是……」覺安卻有不同的見解「或許也是個好方法……」

 

「覺安!?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哲倫驚呼。

 

「要不然你有更好的辦法嗎?」覺安反問哲倫。

 

「我……」哲倫回答不了。

 

「樂怡一定不會接受的。」張驊搖搖頭。

 

「我就是知道樂怡不會接受所以才不敢面對她,我不想再用虛偽的話來安慰她,我一直跟她說交給我吧!現在想想我根本就是在吹牛,其實我是個沒能力、沒擔當的人………」哲倫自責的罵自己。

 

「哲倫,別這樣,誰都不想的。」覺安也知道哲倫的無奈。

 

「還是那句話──算了吧!」張驊覺得真是夠了。

 

哲倫不再說什麼,無論如何他還是必須為孩子和樂怡繼續爭取,只是……對於詠淇的直拗,他實在感到無力。

 

………………………………………………………………………………………

 

哲倫這天晚上獨自到樂怡的住處過了一晚,不跟任何人連絡,也不敢和樂怡說話。

 

樂怡沒接到哲倫的電話,她知道哲倫沒辦法解決也沒法子面對她。

 

「孩子………」

 

樂怡心想或許她該為哲倫做決定了…………………

 

………………………………………………………………………………………

 

隔天早上。

 

覺安一早就來看樂怡了,張驊隨後來接予璇走,因為他們今天要載趙祥回台中,所以趕著走人。

 

「樂怡,今天好點了嗎?」覺安關心的詢問。

 

「好多了。」樂怡心想覺安今天這麼早來看她,難道是為了避開湘湘,或許覺安對自己………

 

「樂怡,我………」覺安才開口便被樂怡搶白。

 

「我先說。」樂怡不想讓覺安開口說讓兩人尷尬的話「我不可能因為失戀便隨便抓個人來頂替的。」

 

「妳知道我的心意?!」覺安驚訝於樂怡這麼了解自己「妳根本就知道我對妳仍舊有感情,那妳可不可以………」

 

「不可以。」樂怡堅決的說。

 

「即使我們中間沒了張靖、張驊和哲倫還是沒譜嗎?」

 

樂怡突然笑了出來。

 

「妳笑什麼?笑我的表白嗎?」覺安有點下不了台。

 

「喔!不是、不是……」樂怡解釋「覺安你知道嗎?其實不管有沒有這些男人,我們都不可能的。告訴你個秘密吧!張靖根本就不喜歡我,他只是我拿來拒絕你的擋箭牌而已。」

 

「妳騙我。」覺安認為樂怡只是在敷衍他而已。

 

「我真的沒騙你,張驊喜歡的是男人,他也是拿我來擋其他的女生的。」

 

「啊~這樣啊………」覺安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其實你對我不過是有好感,並不是真心愛我,只是一直得不到所以才會在心中記掛著,這我可以理解,真的!別三心二意的了,再這樣下去湘湘就要琵琶別抱了。」

 

「怎麼可能?湘湘對我死心塌地的,只不過最近在使性子,過幾天我再跟她說些好聽話就沒事了啦!」

 

「喔~是這樣嗎?我知道她上星期回台中是去………」樂怡賣關子吊覺安胃口「……去相親的喔!」

 

「相親!?」覺安如同被雷打到似的叫「她來真的呀?這回完蛋了……」

 

樂怡看覺安懊惱的模樣直覺莞爾,正好這時湘湘走進來了,覺安見了湘湘馬上上前抓著她問:

 

「妳去相親了?妳居然敢背著我去相親?我都說跟別人是玩玩的了,妳怎麼不相信嘛!哎呀!結果怎麼樣?說呀?」

 

「什麼怎麼樣?」湘湘裝傻。

 

「別玩我了,我發誓以後絕對會乖了………」

 

「乖!?你呀!狗改不了吃屎,你會改才有鬼呢?」湘湘繼續罵「你總是以為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對我予取予求,現在你知道了吧?我呀!要去嫁別人了。老是用高姿態對我,就因為我比較愛你,你就以為我跑不掉了?現在你就是給我下跪我都不理你了。」

 

「跪!這就跪、這就跪……」覺安馬上單腳下跪。

 

「你……」湘湘羞紅了臉「你起來啦!很難看啦!快點起來嘛!」

 

「不起來,除非妳答應嫁給我,要不然不起來。」覺安馬上耍賴。

 

「我………」湘湘又驚又喜。

 

「湘湘,答應他啦!結婚後如果他再使壞的話至少可以得到贍養費呀!」樂怡說了個歪理。

 

「說的也是。」湘湘教訓覺安「好!先去買五克拉的鑽戒給我,我再觀察你兩個月,如果你乖的話就嫁給你,如果不乖的話我就沒收鑽戒,這樣我才不吃虧。」

 

「好、好……這就去買、這就去買,走吧!」覺安拉了湘湘就要走。

 

「等等啦……我們走了那樂怡誰照顧?」湘湘看看樂怡。

 

「我沒事了啦!你們趕快去買,我等著看大鑽戒呢!」樂怡鼓勵他們「晚上再來接我出院吧!」

 

「醫生有說可以出院了嗎?」湘湘問。

 

「嗯。」樂怡笑著回答。

 

「那……下班時間前來接妳。」覺安這樣安排。

 

「好,你們快去吧!」樂怡要他們快去。

 

覺安摟著嬌羞的湘湘甜蜜的走出去了。

 

樂怡對於覺安和湘湘也要結婚了感到高興,最近要結婚的人還真多呀!張驊和予璇、覺安跟湘湘還有………樂怡想起或許哲倫跟詠淇學姊的婚期也不遠了吧?

 

‘這樣也好…………………’

 

樂怡自己拔了點滴下床,她進浴室換衣服,然後收拾著自己的東西,這時進來巡房的護士看見她便問:

 

「妳要出院了嗎?醫生還沒說可以……」

 

「我要轉院。」樂怡回答。

 

「這樣啊……那要先辦出院手續喔!」護士叮嚀著。

 

「好,我知道了。」

 

隨後樂怡辦妥出院手續便離開了,沒有告訴任何人,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

 

樂怡的失蹤讓所有人急得跳腳。

 

予璇甚至要張驊去警局備案說樂怡失蹤,請警方協尋。

 

哲倫每天下班都在樂怡的住處等,希望等到她回來。

 

直到隔週的星期一。

 

早上七點哲倫就接到湘湘從台中打來的電話。

 

「學長,樂怡說她現在公司收拾東西,她要向你辭職,然後這星期五跟我們一起來台中住,你要不要先去公司找她?問她這幾天跑去哪裡?我急著告訴你,所以沒詳細問她,你們見面說清楚吧!我和覺安晚上就會回台北了。」湘湘連珠砲的說了這些話。

 

「好,我這就去公司。」

 

哲倫急忙掛上電話,隨便整理一下便去公司了。

 

哲倫來到公司趕緊進辦公室,門一打開便看見正在收拾東西的樂怡,他質問樂怡:

 

「妳上那兒去了?怎麼不連絡呢?」

 

「我……」樂怡抱歉的說「對不起,我……去辦些事了。」

 

「這樣不交代玩失蹤,我們很擔心耶!」哲倫軟下態度輕聲的說「妳是有身孕的人怎麼可以隨便到處去呢?這幾天妳去那兒了?」

 

「沒有了。」樂怡不敢直視哲倫。

 

「沒有?什麼東西沒有………」哲倫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抓著樂怡的手「妳不要告訴我妳失蹤的這幾天是……是去醫院拿小孩的?」

 

「嗯……對。」樂怡吁了口氣。

 

「對!?」哲倫再次確認「‘對’是什麼意思?說清楚喔!」

 

「我找了家婦產科作手術了……」

 

「妳………」

 

樂怡話還沒說完,哲倫忍不住舉高手就要打在樂怡的臉上,樂怡知道此時的哲倫有多激動,她不閃躲哲倫的巴掌,閉著眼睛準備接受,隨後只聽見哲倫手掌拍在桌面的聲響,她睜開眼睛看著他,他的身體微微抖著……

 

「對不起………」樂怡知道自己的話對哲倫打擊很大。

 

「對不起?!」哲倫大罵樂怡「說對不起就可以了嗎?妳怎麼可以這樣?這孩子我也有份哪!妳好歹也要先問過我吧?為什麼不問呢?縱使我們不能結婚,但………但這並不表示可以就這樣結束他的生命呀?妳…………」

 

哲倫………哭了?!

 

看到哲倫的眼淚,樂怡的心好難過,好像幾萬支針扎著她,好痛呀!

 

「哲倫……」樂怡不忍心看哲倫這麼難過「其實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我之前感冒吃了太多藥,我其實是去另一家醫院作產檢的,因為我不想讓湘湘他們知道我懷孕了,我只告訴他們我因為經期的問題才住在婦產科病房的,可是他們一直陪著我,我就沒辦法作超音波檢查了,所以我才瞞著他們自己出院。」

 

「妳不想讓他們知道,但至少可以告訴我呀?」

 

「我換了醫院後馬上作產檢,醫生說有問題,後來才發現我懷孕初期吃了太多藥,已經影響了胎兒,所以建議我做人工流產。」樂怡說明了原因之後嘆了口氣「哲倫,我不會故意不要孩子的,在得不到你的情況下,‘他’已經是我僅有的了,我怎麼會去傷害他呢?」

 

「樂怡………」心痛難當的哲倫把樂怡擁進懷裡「樂怡…難道我們真的…真的注定必須分開嗎?」

 

樂怡說不出話,只是一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