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釋預告世代新車曝光 贊助
2017-04-29 21:44:31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64集


一直到星期一,任何人都沒有樂怡的消息,哲倫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早他便出門上班了,他沒有心情面對詠淇時還要故做關心狀,他覺得這樣虛情假意對她,好罪惡喔!

 

哲倫才剛走出電梯,Helen看到他便走過來問:

 

「哲倫,新市鎮的案子有個人事資料檔案在你那兒嗎?我急著要。」

 

「喔!對。不過在樂怡那兒,她那天拿回家做了,所以不在我這兒。可是不知道她在那兒……」哲倫為難著。

 

「喔!那就好,樂怡已經來了,不過剛才到廁所去吐了,好像不舒服,她說是吃壞肚子了,你等會兒讓她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她感冒很久了,大概又著涼了吧?我想磁片大概在她的包包,我去拿給妳。」

 

「好,那就麻煩你了,我要先去人事部一下,磁片放我桌上就可以了,我先下去囉!」Helen走進電梯去樓下了。

 

哲倫本想去看看樂怡怎麼了,但是想到女廁所自己又進不去,乾脆先進辦公室等她。

 

一進辦公室,哲倫便看見樂怡的包包在桌上,他逕自打開她的包包找磁片,找了會兒看到磁片盒,拿出磁片盒的時候去看見一個藥包──鼓鼓的,他關心樂怡的感冒是否又加重了?怎麼這藥袋裝這麼多藥?是什麼東西呀?

 

哲倫拿出藥袋打開抓了幾包藥出來,開了幾包,裡頭裝的藥都是一個樣,紙張上面還寫著「安眠藥」。

 

「什麼!?這些都是………安眠藥?!」哲倫驚呼。

 

樂怡這時推門進來,還拿著手帕捂住嘴,臉色慘白、精神很差,哲倫轉身看見樂怡時眼睛裡佈滿怒氣,他衝上前拉住樂怡的手,生氣到話都說不好:

 

「陳樂怡……妳……」哲倫拉著樂怡走出去「妳跟我來。」

 

「哲倫……你做什麼………」樂怡被哲倫的拖拉的蠻力弄痛了。

 

「別問,跟我走就對了。」

 

哲倫拉著樂怡來到天台,氣憤的甩下樂怡的手走到圍牆邊,對著牆壁捶了好幾拳,口裡不停的說:

 

「為什麼、為什麼連妳也要這樣對我?為什麼?為什麼…………」

 

樂怡見哲倫這樣傷害自己趕緊上前抓住他的手,問他:

 

「你幹麼呀?別這樣了、別這樣了……快住手、住手呀………」

 

「為什麼我要住手?妳們都要用這種自殘的方法來報復我,我為什麼不能也用自殘的方法來發洩?妳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哲倫的氣憤與心疼都藉由拳頭宣洩出來。

 

「我?我怎麼了?沒有呀?」樂怡仍舊強顏歡笑。

 

「沒有?!」哲倫從西裝褲的口袋拿出一堆藥包用力的丟在地上「這是什麼?妳說呀?妳不要跟我說這些是糖果喔!」

 

「這………」樂怡看到這些藥忍不住哭了出來。

 

「為什麼不跟我連絡?妳知道我會擔心,妳怎麼可以關機?」哲倫抓緊樂怡的手臂質問她。

 

「哲倫,別這樣,我很不舒服。」樂怡想掙脫開哲倫的搖晃。

 

「那妳告訴我,妳去哪裡了?這些藥怎麼來的?妳要這些要做什麼?說呀!妳說呀!」哲倫大聲吼她。

 

「我、我…………」樂怡只是搖頭「別問了………」

 

「今天妳不把安眠藥的事情說清楚,我們就待在這兒別走。」哲倫氣得發抖「說呀!!」

 

「我、我說…我說……」樂怡緩慢的敘述著「星期六那天…我……在街上晃了很久,不想回家……就……找了間旅館住進去…然後……躺在床上很久、很久都睡不著,所以我就…就想買安眠藥,走出去找藥房買藥,買到了之後忽然……忽然好傷心、好傷心……所以……」

 

「所以妳就去很多間藥房買了很多安眠藥要拿來自殺?!」哲倫咆哮著。

 

「我………」樂怡直視著哲倫「對……對……對……我當時真的………」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哲倫甩開樂怡的手走向護欄邊,手指向外面吼著「妳乾脆叫我現在往下跳算了,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

 

「可是我終究沒有這樣做呀?」樂怡虛弱的說著「我……我的心真的好痛……當時有這樣極端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呀!……可是……我知道……如果我真的這樣做的話……會讓你傷心的……所以……我還是回來了呀……對不對?」

 

哲倫聽了樂怡這番話之後紅了眼眶,杵在原地動不了,好心疼傻樂怡……

 

「我們……下去了好嗎?」樂怡抬頭瞄了天空「好曬……我…………」

 

樂怡話還沒說完,腳一軟,身體搖搖晃晃,手搆不到牆壁支撐就要倒下,哲倫見狀趕緊上前抱住她,看見她已經失去意識昏過去了,哲倫急忙抱起她衝下樓搭電梯要送樂怡去醫院,電梯門開的時候剛好遇到覺安,覺安看見哲倫抱著樂怡的樣子趕緊問:

 

「怎麼了?」

 

「樂怡昏倒了,我要送她去醫院。」哲倫喘著氣回答。

 

「我送你們去,我今天開車來,快進來。」覺安幫忙按按鈕後又拍拍樂怡的臉龐喚她「樂怡、樂怡……醒醒……,怎麼會這樣?」

 

「都是我……」哲倫極度自責。

 

電梯快速來到地下停車場。

 

「別說了,走吧!」覺安按著電梯門讓哲倫走出來,然後自己快跑到車子旁,打開門讓哲倫坐進去。

 

覺安發動車子,加速前進來到醫院,幫忙哲倫抱樂怡下車進急診室,然後他去停車,繞了很久才把車子停妥,等到進醫院找哲倫的時候,醫生已經在跟哲倫解釋樂怡的情況了,覺安跑上前去跟著聽。

 

「……已經恢復意識了,還很虛弱,已經抽了血,等會兒護士會幫忙她去驗尿,等初步的檢查報告出來了我們再看看,先讓病人休息打點滴補充水分和營養。」醫生說著樂怡的情形。

 

「那需要住院嗎?」覺安看看急診區的環境很擁擠。

 

「暫時還不知道。」醫生安撫他們「應該還好,別太擔心,等報告出來我再來。」

 

醫生走開之後,覺安和哲倫便來到樂怡的床邊,這時樂怡已經清醒過了,不過又睡著了。

 

「覺安,要不然你先回公司吧?」

 

「也好,情況怎樣再連絡囉!」覺安拍拍哲倫的肩膀「公司的事情別擔心,我和湘湘會幫忙的,先走了。」

 

對於覺安的體貼哲倫心裡很感激,有這麼多好朋友、好兄弟的關心讓他感到窩心,可是感情……卻叫人……哎~

 

……………………………………………………………………………………

 

過了許久,樂怡醒了,隨後醫生帶著護士來到樂怡的病床邊。

 

「醫生,怎麼樣?」哲倫急著問。

 

        「我看病患必須留院觀察一下,等會兒會請婦產科來收病人,這報告再請婦產科的醫生來處理。」醫生看著哲倫和樂怡疑惑的眼神便想到忘了說一件事「喔!因為病人懷孕了,所以必須請婦產科的醫生去評估一下,就是這樣。」

 

在醫生說出「懷孕」這兩個字的時候,哲倫和樂怡都愣住了。

 

一直到在病房安置妥當,只剩兩人獨處的時候,哲倫才握住樂怡的手說出這句:

 

「我要當爸爸了………」

 

樂怡看見了哲倫眼中的感動,可是她卻快樂不起來,哲倫知道樂怡的為難他坐上床沿,摟著樂怡說:

 

「我會為孩子努力的。」

 

樂怡只是看著哲倫「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懷孕這件事。」

 

哲倫同意了。

 

一直到晚上湘湘和覺安來看樂怡的時候,哲倫把樂怡交給他們,急著要回去找詠淇談。

 

哲倫一進門,便見客廳桌上擺滿了一桌菜,而從廚房正端著湯走出來的詠淇見著哲倫開心的說:

 

「我們好有默契,我才剛煮好要打電話給你,你就回來了。還好,我只是賭賭看你會準時到家,要不然哪!這桌菜可要變成宵夜了………」

 

「我有話要跟妳說。」哲倫冷冷的回應詠淇的熱絡。

 

「啊~」詠淇見哲倫的表情很奇怪「你有事要跟我說?嗯……吃完飯再說吧?要不然………」

 

「先別管這些了。」

 

「好,那坐下來說吧!」詠淇因為哲倫的口氣忐忑不安,一坐下她便問「你……想說什麼呢?」

 

「我們……」哲倫也坐下,他沉重的說「我們可能不能結婚了。」

 

「不。」詠淇也嚴肅著說「我們一定要結婚,這是你給我的承諾。」

 

「我知道……可是我………」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一定要結婚,我已經跟我爸媽說好了,日子都訂好了喜餅正在做。」

 

「為什麼妳沒問過我就做這些。」哲倫氣憤的站起來。

 

「我以為比爾跟你說過之後你對我的態度就足以說明一切了,不是嗎?」詠淇此時居然可以冷靜的回應哲倫。

 

「我………」哲倫想起比爾的話又是啞口無言。

 

「說吧!是嫌棄我還是有別的女人了?」詠琪說這話的態度倒不像挖苦,看起來很誠懇「跟我結婚是既定的事實了,你告訴我你的問題,我們一起解決吧!」

 

「我……」哲倫心想早晚要說的「好,我有別的女人。」

 

「這樣呀………」詠淇心中閃過一陣心痛,但她隨即平復情緒問他「是誰?我認識的嗎?」

 

「是……」哲倫心想再說出答案之前必須說明一下情況「其實之前我們已經說好要分開了,可是………她懷孕了,我必須………」

 

「到底是誰?」詠淇打斷哲倫的話。

 

「是……樂怡。」哲倫鼓起最大的勇氣說出這名字。

 

「樂怡!?」詠淇一聽見樂怡的名字先是一陣錯愕,但沒多久她居然笑了出來「還好…還好是樂怡………」

 

「什麼意思?」哲倫實在不了解詠淇的意思。

 

「沒問題,我們結婚之後你還是可以跟樂怡在一起,而且你們的孩子可以報在我們的戶口裡,樂怡這麼漂亮,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可愛………」詠淇竟然可以平靜的笑說往後的情境。

 

「詠淇……妳………」哲倫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我是真心要接納樂怡的。」詠淇知道哲倫不相信她的誠意。

 

「妳這樣說太荒謬了,我不可能要她生孩子卻不給她名份………」

 

「孩子有名份就好啦!至於太太這個頭銜我絕對不相讓。」詠淇站起來走向廚房「我只有這個堅持,其他的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去拿碗筷囉!」

 

哲倫實在不能相信詠淇為了捍衛一個「太太」的頭銜,居然可以接受別的女人在她的婚姻裡,說到底,詠淇就是不放過他,這讓哲倫氣憤到極點,他負氣甩門離開這裡。

 

詠淇拿了碗筷出來的時候看到哲倫已經走了,她落在藤椅裡,手裡還捧著碗筷,委屈的落下淚來,喃喃自語著:

 

「我不過只是要一個名份而已,我都可以容忍樂怡了呀?為什麼你還不滿意?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詠淇的心跟著滿桌的菜餚一塊兒涼了……………………

 

………………………………………………………………………………………

 

哲倫開著車要去看樂怡的時候,紊亂的思緒讓他無法好好駕駛,他把車子停在路邊,想了很久關於他和樂怡以及詠淇之間的事情,無法有個結論……

 

已經九點了,他打了電話給湘湘。

 

「湘湘,我……有事,晚上幫我照顧樂怡好嗎?」哲倫無法在事情沒解決前面對樂怡,在她面前說空話。

 

「我知道了,我和予璇都在,我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放心去處理吧!」湘湘知道哲倫跟詠淇談得不順利「張驊要跟你說話,你等等。」

 

「你在那兒?我們見個面吧!」張驊問。

 

「十分鐘後我到醫院大門等你。」哲倫其實就在附近。

 

「知道了。」張驊結束通話便跟湘湘他們說「他說十分鐘後在門口見面,湘湘和予璇先進去陪樂怡吧!我和覺安去找哲倫,覺安,走吧!」

 

張驊和覺安走後,湘湘便與予璇進入樂怡的病房。

 

「樂怡,學長說…嗯…今晚不過來了……」予璇的謊話總說不好。

 

「這樣也好。」樂怡嘆了口氣「見了面我也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

 

「樂怡,別這樣了。」湘湘安慰樂怡。

 

「湘湘,我跟你們一起回台中吧?」樂怡這樣說。

 

「樂怡!妳要把我丟在台北不管哪?」予璇一聽這可不得了。

 

「好啊!我們一起去台中,見不著面感情自然就淡了,這樣好、這樣好……」湘湘握住樂怡的手直說好。

 

「真討厭。」予璇也覺得這樣很好也就不留樂怡了「那你們什麼時候要去台中呀?」

 

「下個月應該就要回去忙新市鎮的案子了,到時候妳和張驊必須常常去巡視,我們還是可以常常見面的呀?」湘湘已經建構出未來的希望了。

 

三個女人不停的說在台中的計畫,湘湘和予璇認為樂怡真正下決心要擺脫這段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