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搶Harley-Davidson 贊助
2017-04-29 21:42:29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63集



哲倫回到住處的樓下開鐵門的時候,有個男人靠過來問:

 

「請問你是董哲倫先生嗎?」

 

哲倫狐疑的望著眼前這個男人,他看起來斯文有禮,因此哲倫便回答他:

 

「我就是。請問你………」

 

「我是徐詠淇小姐的心理醫師,這是我的名片。」男人遞了張名片給哲倫「你叫我比爾就可以了。」

 

「你找我是為了詠淇嗎?」

 

「是的,可以的話我們找個地方談好嗎?」比爾這樣要求「我看前面有個小公園,我們到那兒談好嗎?」

 

「好。」

 

哲倫跟著比爾來到小公園,到了這兒,比爾首先說:

 

「不知道是不是詠淇給我的電話錯了,我打你的電話都找不到人,打到家裡也沒人聽,我心想詠淇明天就要回來了,所以我只好到這兒來等你。」比爾看見哲倫的疑惑眼神「通常我不會這麼做的,畢竟我是一個專業的醫師,不應該介入病患的生活,只不過詠淇在我那兒看了很久,我也希望幫她些什麼,所以才冒昧來找你,幫她傳達些訊息給你。」

 

「是這樣啊……」哲倫剛開始還很懷疑這人,現在總算知道個大概了「那麼……詠淇要你做什麼呢?」

 

「她要我給你這個檢驗報告。」比爾拿出一個信封給哲倫。

 

哲倫拿過信封並且拿出裡面的紙張看著。

 

「這是詠淇的身體檢查報告,我鼓勵她很久,一直到現在她的身體恢復健康了,她才願意提起勇氣希望你們可以正式走進禮堂。」比爾感嘆著「詠淇自從被人強暴之後就被性病所苦,而且她很擔心自己會被傳染愛滋病,而且她心裡有陰影,不敢跟你靠近,所以她的心中越來越不能得到平靜,不敢告訴你也不敢接近你,因為對男人的恐懼還怕傳染給你,因此讓你們倆的關係僵到現在。

 

一直到你之前出差那時,她忽然好怕就這樣失去你,所以她去做了身體檢查,再次確認自己‘乾淨’了,她告訴我希望我給她鼓勵,就這樣她希望我幫她告訴你她的心路歷程,期望這次回來之後,你能跟她父母提親,成為正常的夫妻。

       

        所以我就來了,我希望你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也希望你不要嫌棄她,詠淇能到今天這地步已經很努力了,她最不堪的模樣還沒有在你面前出現過,要是你看過她在做諮商初期時,每每崩潰到近乎動物的樣子,你也會落下同情的眼淚的。」

 

哲倫這時才要崩潰呢!聽完比爾的話,哲倫完全失去反應的能力,只是呆著。

 

先生、先生…你還好嗎?」比爾知道哲倫太震驚了。

 

「我要一個人靜靜。」哲倫無意識的說這句話。

 

「好。那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找我,我的名片上有電話。」比爾不再多說,留哲倫在小公園一個人好好想想。

 

哲倫知道了詠淇居然有這麼多的委屈,而自己只是怪她發瘋,從沒想過她的行為背後有這麼多心酸沒說出來。

 

「性病、愛滋………」哲倫無法想像這些加諸在詠淇身上的病痛與精神上的折磨,讓她幾近崩潰「詠淇…………樂怡………天哪!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

 

哲倫坐在小公園的石頭上想了一個晚上。

 

想想詠淇的委屈以及所受到的折磨,雖然不是哲倫讓詠淇受傷害的,但是一種推卸不掉的道義和責任卻讓哲倫陷入兩難。

 

在詠淇與樂怡之間到底要怎樣選擇呢?

 

選擇詠淇,雖然可以心安理得,但是卻是痛苦的開始;選擇了樂怡,便可以得到幸福的家庭,可是去要一輩子背負對詠淇的愧疚。

 

更不可能兩個都不要呀!

 

反反覆覆的思緒在哲倫心中翻攪,沒有人可以給答案,也不知道湘湘跟樂怡說了什麼?而詠淇回來的時候要拿什麼態度來面對她呢?

 

哲倫思索了一個晚上仍然困惑,撥了電話給樂怡卻沒開機,他覺得累了,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回住處,坐在客廳的藤椅上,往後一仰,緊閉上眼睛,任各種煩亂的畫面在腦中閃動,疲累的入睡了。

 

……………………………………………………………………………………

 

「哲倫、哲倫……」詠淇搖了搖哲倫的肩膀「怎麼不回房睡呢?」

 

從朦朧間甦醒的哲倫揉揉眼睛,看清楚是詠淇,想起了昨晚比爾說的話,哲倫的愧疚湧上心頭,溫柔的詢問詠淇:

 

「回來啦!這趟累嗎?」

 

詠淇聽見哲倫的柔情問候,她知道比爾找過哲倫了,她認為哲倫這句話便代表他接納她要重新開始的心意了,詠淇緊緊抱住哲倫,重溫哲倫身上她熟悉的氣味,她陶醉在其中。哲倫沒有推開詠淇,這麼殘忍的動作他做不出來,不過她也沒法子回抱她,詠淇當他只是有些生疏,仍自顧擁住他。

 

詠淇的擁抱足足有十分鐘那麼久才放手,她看著哲倫說:

 

「我晚上煮飯給你吃好嗎?」

 

「喔……不用了,我們出去吃吧!妳才剛回來,先去睡一覺吧!我昨天也沒睡好,我也想再去睡,晚上再帶妳去吃飯好嗎?」

 

詠淇接受了哲倫的安排,她認為被安排是種歸屬,她樂意接受哲倫的任何安排,哲倫幫詠淇把行李拿進房並要她好好休息,詠淇給了哲倫一個靦腆的笑,哲倫也回她一個淺笑便走出詠淇的房間。

 

哲倫回自己的房間時,好想往牆壁撞上去,他知道他又給詠淇希望了,可是他不能如往常般給她冷漠,在知道詠淇的所有事之後,他不能這樣對待她了,否則他和樂怡的未來可就遙遙無期了,該怎麼辦哪…………

 

哲倫好想知道樂怡現在怎麼樣了?湘湘不曉得會怎樣責備樂怡?他不停的撥樂怡的電話,但她的電話始終未開機,哲倫忍不住打了電話給湘湘,電話接通時便先讓湘湘搶白:

 

「我不知道樂怡去哪裡了?我也找不到她。」

 

「湘湘,請告訴我妳跟樂怡說了什麼?我急著要知道。」哲倫誠懇的請求。

 

「好吧!我告訴你,我知道學姊以前的遭遇了,我告訴樂怡了,我想她不會再和你在一起了。」

 

「這是她的決定嗎?」

 

「是不是她的決定根本不重要,重點是這種情況下,你們根本沒有未來,奇怪?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你們難道看不出來嗎?」

 

「感情的事情怎有辦法簡單?而且妳並不是樂怡,妳不能幫她做主。」哲倫似乎責怪湘湘自做主張。

 

「我是不能幫她做主,你找不到樂怡來找我,所以我說的你就得聽哪!」湘湘也有點上火了「別說我干涉你們的感情,你自己說嘛!你不自私嗎?你根本就知道詠淇根本這輩子都甩不掉了,還妄想,其實最自私的人就是你了,那時候樂怡說要放棄你的時候,你就閃遠一點就好了,也不用這麼煩了。」

 

「我…………」哲倫被湘湘的話堵得沒話反駁。

 

「其實我也不想跟你把話說得這麼難聽……」湘湘消極的說「要不這樣吧?你去跟詠淇學姊說說,看她願不願意讓你收小老婆,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沒話說,你們高興就好了。」

 

「湘湘,別開玩笑了,這太荒謬了。」哲倫這話說得有氣無力的。

 

「我不是因為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才說風涼話的,就拿我自己來說吧!我很愛覺安,可是我們實在沒辦法得到共識,所以我必須忍痛放棄他,告訴你吧!我現在正在相親,只不過我出來透透氣所以才能接你的電話。」湘湘嘆了口氣「算了吧!別繼續糾纏了。說實話,我也找不到樂怡,如果聯絡上的話我會好好安慰她的。」

 

「好吧!那就謝謝妳了,就這樣囉!」哲倫切斷通話喃喃自語著「樂怡知道了?樂怡,怎麼不接電話呢?好歹讓我知道妳怎麼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