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升現代汽車品牌最熱銷車款! 贊助
2017-04-21 14:13:33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39集

 

對樂怡而言算是一種因禍得福吧?

 

這個新年她跟心愛的哲倫一起度過,雖然有時候張驊會來探望,但是最近他最近的應酬特多,每次來都不能多停留,沒辦法親自來照顧哲倫,張驊甚至還說要請個看護,但是樂怡要張驊把看護的錢給她,她開玩笑說要趁這個假期賺外快。

 

張驊以為樂怡為了替自己彌補哲倫才自願照顧的,所以他也放心的把哲倫交給她照顧,張驊心中的打算是:等這陣子忙過了之後再好好跟樂怡談談,而且還要補償她為自己做的這些。

 

看來……他又要失望了……………

 

年夜飯是張驊張羅的,他要認識的日本料理亭準備豐盛的料理,樂怡和哲倫好好享用了精緻的美食,雖然不是熱呼呼的餐點,但總不能在這兒煮火鍋圍爐吧?

 

除夕這天晚上,他們一起看了HBO的影片,然後樂怡要哲倫睡覺。

 

「我今天睡了一整天了,還不想睡。」

 

「可是十一點了耶!」樂怡想想哲倫今天也睡很久了「要不然躺一下吧?想不想吃點東西呀?」

 

「還撐著呢!」哲倫摸摸肚子「張驊準備的東西太多了,吃了兩個小時,到現在還沒消化哪!」

 

「年夜飯當然要慢慢吃呀!」樂怡泡了杯熱茶給哲倫「喝茶吧!去油解膩還可以暖和身體。」

 

哲倫接過這杯熱茶喝著「新年不是要守歲嗎?我們過十二點再睡吧?」

 

「對喔!要守歲。好哇!」樂怡像個小孩般高興。

 

「太燙了,我等下再喝。」哲倫把杯子遞給樂怡的時候摸到她的手好冰「哇!妳的手怎麼那麼冰?妳很冷嗎?」

 

「我一年四季都這樣的。」

 

「嗯……」哲倫想著有沒有方法讓樂怡暖和點「啊!來!」

 

哲倫把身體挪到床邊,掀開被窩,樂怡看不懂哲倫的意思。

 

「幹嘛呀?」

 

「一起在被子窩呀?」

 

「啊~」樂怡羞紅了臉「不用了啦!」

 

「沒關係啦!這樣比較溫暖呀!」哲倫想想不對「還是~妳怕我欺負妳呀?」

 

「怎麼會?」樂怡心想:我不要‘欺負’你就好了。

 

「那就好啦!來吧!」哲倫這會兒想的純粹只是希望樂怡不會冷。

 

「嗯~」樂怡也覺得好玩「那好吧!不過我要先去洗腳。」

 

「不用了啦!我不介意。」哲倫笑她。

 

「我介意。」

 

樂怡趕緊到浴室洗腳,洗好了之後拿了乾毛巾走出浴室,在桌上拿了幾包零食丟在被子上,然後坐在床沿把腳擦乾,再鑽進被子裡。

 

「妳還要吃呀?不是說吃不下了?」哲倫望著這幾包零食疑惑著。

 

「哎呀!你不知道呀!女生有另外一個胃是專門裝甜點和零食的。」樂怡一邊打開餅乾一邊解釋著。

 

「妳呦!總有歪理。」哲倫推了推她的額頭。

 

「要不要?」她把餅乾拿到哲倫面前「岩燒海苔的,很好吃喔!」

 

「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妳吃吧!」哲倫要樂怡自己吃。

 

「也好!這包裡面沒幾片,要是跟你一起吃的話,我就吃不了多少了。」

 

「喂!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妳原本就不打算分我吃啦?」哲倫知道樂怡想玩他。

 

「對呀!因為我早知道你不屑吃垃圾食物,所以我只是禮貌性的問你要不要吃?並不是真的要你吃的,還好、還好…」樂怡拍拍胸口。

 

「什麼呀?原來妳是這樣打算的。」哲倫笑她「古靈精怪的,來!拿過來,我吃吃看。」

 

「什麼呀?你自己說不吃的,要吃自己去買。」樂怡把餅乾拽在懷裡保護。

 

「好啊!不給是吧!」哲倫握著點滴架「那我自己去買。」

 

哲倫假意要起身,樂怡趕緊拉住他「唉喲!騙你的啦!給你、給你、都給你………」

 

哲倫拿過這包餅乾,勝利的姿態對樂怡說:

 

「耍我?妳的那點心眼騙得過我的法眼嗎?」

 

「什麼呀?」樂怡想想不對「討厭啦!還給我,哪有人這樣設計人的?臭壞蛋!」

 

「誰叫你那麼容易看穿?」哲倫順手拿起餅乾就吃了起來「嗯~還不錯,配茶剛好,ㄚ頭端茶來呀?」

 

「哼!」樂怡在旁邊的小桌子端了茶給哲倫「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踩了你哪跟尾巴?所以現在被你吃定了。奇怪?怎麼我想什麼你都知道?這不是太奇怪了?」

 

「說的也是。」哲倫想了想「我就是知道妳心裡想什麼?大概我就是妳的剋星吧?」

 

「那我可要好好巴結你囉?」

 

「那是當然的呀!對了,妳那個很辣的朋友呢?兩天沒見她來找妳了。」哲倫問的是趙予璇。

 

「她說這兩天要出外景,所以不能來啦!」

 

「那不就還好我受傷了,要不然真的沒人陪妳過年囉!」

 

「說的也是。」樂怡想想這樣說不妥當「不是啦!什麼還好你受傷了,你呀!那天把我嚇壞了,我好怕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那我……嗯……我會傷心的。」

 

樂怡差點說出害怕來不及表白這句話,她趕緊看看哲倫有沒有懷疑她的話。

 

「真的呀?」哲倫撥撥樂怡的瀏海「我就知道你關心我,其實除了妳之外,也不會有人這麼關心我了。」

 

兩人這時候突然對看了一眼………

 

有種曖昧的情愫交換過……

 

「嗯…哼、哼…」哲倫乾咳了兩聲「我是說詠淇不在台灣,我家人又在高雄,在台北只有妳啦!」

 

「喔~」樂怡知道哲倫在撇清一些事情,不過她不管,無論如何她就是願意身陷其中。

 

「對了!聽張驊說妳之前待的廣告公司有人虐待妳是嗎?」哲倫轉了個話題。

 

「你們在一起聊我做什麼?」

 

「張驊對妳還不死心呀!」哲倫把餅乾還給樂怡。

 

「你勸勸他吧!我實在沒辦法再接受他,他曾經讓我很傷心。」樂怡吃著餅乾。

 

「男人嘛!總是有些愚昧、有點自大和無知,妳就不能………」

 

「不行就是不行。」樂怡堅定的說「除了他犯過大錯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愛他,僅僅就不愛他這點,我們就沒辦法再在一起了。」

 

「我只是希望妳有個好人照顧,要不然我會替妳擔心。」哲倫這番話說得感性極了。

 

「我知道,不過他對我來說只是好人不是愛人,你總不希望我跟錢結婚吧?」

 

「好啦!說不過妳。反正有好的對象別放過就是了。」

 

樂怡在心裡說著:我不就正把握著嗎?只不過這時間短暫了些,這人也裝傻著,還叫我要把握好對象呢…………………………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