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馬路安全王? 贊助
2017-04-21 14:10:30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38集

 

趙予璇按照樂怡給的地址開到哲倫的住處。

 

「到底在哪兒轉彎呀?」

 

「我也不知道?妳開慢一點,我找一下。」樂怡從來沒到過哲倫的住處,雖然早知道他的住處地址,但是沒有哲倫的應允,她是不會來做突擊檢查這種蠢事的「啊!左轉這兒就是了。」

 

趙予璇隨便找了個空位臨時停車,讓樂怡去拿東西。

 

這兒是南港的一個小巷弄,四層樓的舊公寓,哲倫住三樓,樂怡拿了鎖匙開門進入。

 

關上門,她環顧四週,沒有想像中家的感覺,照理來說他們同住在一起,就像一對夫妻了,怎麼會有種空洞的感覺,客廳裡沒什麼東西,連電視都沒有。

 

她先開了右邊的房間,門鎖住了。於是她又開左邊的房間,這房間沒有上鎖,一打開,房間裡倒是五臟俱全,電視、音響、衛浴設備都有,不太像男孩子的房間,因為這裡很整潔,打掃得很乾淨。

 

樂怡從衣櫃拿出哲倫的內衣、內褲和幾套休閒運動款式的衣服,又進浴室拿了盥洗用具,然後拿了個紙袋把這些東西都裝進去,再看看有什麼東西需要的,整理差不多的時候,樂怡就要走出去,可是看到他的書桌,忍不住想開抽屜看看有什麼東西?

 

‘這樣好嗎?算是侵犯哲倫的隱私耶!’

 

樂怡猶豫著,最後還是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坐在書桌前,打開右邊的抽屜。

 

這抽屜裡有一些相片,樂怡拿出一本相本翻著看,這是哲倫在美國的照片,看著照片上的哲倫,樂怡覺得好像也感染到一絲異國的風情,幻想著跟他一起去美國的是自己,如果可以合照的話就太美妙了……

 

電話來電鈴聲嚇了樂怡好大一跳,樂怡接起電話就罵:

 

「趙予璇,妳嚇到我了啦!」

 

「對不起啦!我只是想妳怎麼上去那麼久?怕妳發生什麼事了。」

 

「喔!沒有啦!我馬上就下去喔!」

 

掛上電話,樂怡放下手上的相本,關上抽屜。

 

可是,她又很想要有一張哲倫的照片,於是她在這堆相片中偷偷抽了三張走,放在自己的包包。

 

走出哲倫的房間看到對門的這房間,樂怡想這應該是詠淇學姊的房間了,她覺得奇怪:爲什麼他們要分房睡?或許是他們都想要自己的空間吧?

 

樂怡想起應該告訴詠淇哲倫住院的事情,於是她回到哲倫的桌上寫了張紙條給詠淇,告訴她哲倫住的醫院和房號,然後撕了張雙面膠貼在紙張背後,再走到詠淇的房門口,把紙條貼上去。

 

留了紙條之後樂怡就離開這裡,下去跟趙予璇會合。

 

「怎麼去那麼久?睹物思人哪?」趙予璇邊開車邊質問。

 

「嗯。」樂怡也不否認,她知道在趙予璇這種明白人面前撒謊實在沒必要。

 

「妳要不要乾脆跟他說喜歡他,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呢?」趙予璇這樣建議樂怡。

 

「妳不知道,哲倫和我學姊的感情很久了,而且我也希望他們好,如果我說了,祇是增加我們相處上的尷尬而已。」

 

「那你以為妳學長看不出來妳的心意嗎?他不是那麼傻的人。」

 

「我知道。其實我跟林覺安也是這樣,我知道他的心意,但是我還是跟他裝傻,因為我們是朋友啊!難道要因為表白就絕交嗎?至少不戳破,我們就可以自然的相處呀!」

 

「可是妳並沒有自私的享受林覺安的犧牲奉獻哪?」趙予璇點出問題點。

 

「什麼意思?」樂怡有些糊塗了。

 

「林覺安對妳的心意妳知道,可是他有一直對妳好嗎?如果妳學長知道妳的心意,還肆無忌憚的接受,這樣是不是太自私了?是,愛雖然是犧牲奉獻,但也不用拿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呀?」

 

「我不會去想這公不公平,我只知道他會這樣接受我對他的好,一定是他需要我,我是他的依靠,而且他對我也好哇!」

 

「不、不…妳完全搞錯了,妳學長在感情上也依賴妳,不過他卻無法對妳表達,所以他也駝鳥的放任自己享受妳的關愛,因此他對妳非常好,不過……承諾妳什麼,我看是不可能的了。」趙予璇探詢她「要不要選擇就從現在打住,不要再陷下去了?」

 

樂怡不說話,趙予璇也不再逼她,讓她自己想清楚好了。

 

………………………………………………………………………………………

 

到了醫院,樂怡和趙予璇進入哲倫的病房,張驊已經在躺椅上睡著了。

 

樂怡走過去叫他:

 

「張驊、張驊,醒醒。」

 

張驊揉揉惺忪睡眼「妳來啦!」

 

「你累了,回去休息吧!」樂怡看張驊很疲累的樣子。

 

「沒關係,我在這兒就可以了。」張驊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

 

「你受傷了,還是先回去休息吧!」趙予璇也幫忙勸張驊,其實趙予璇是希望給樂怡和哲倫單獨相處的機會,因為她知道樂怡好擔心哲倫。

 

「那……好吧!要不然我睡過了,再來跟妳換班。」張驊也不再堅持。

 

「幫我送予璇回家好嗎?」樂怡交代著。

 

「沒問題。」張驊點點頭。

 

「我看我送你吧!你的車很好開。」趙予璇甩了甩手上的車鎖匙。

 

「好,麻煩妳了。那樂怡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打電話給我,我馬上就會來。」

 

「我知道了,快回去吧!」樂怡催促他們「對了!哲倫醒過了嗎?」

 

「還沒,醫生說可能要早上才會醒吧?」張驊已經很疲憊了。

 

「好,我知道了。予璇開車小心點喔!」樂怡怕予璇也累了。

 

張驊和趙予璇先回去了,剩下樂怡獨自陪伴哲倫。

 

樂怡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邊,看著哲倫熟睡的臉,她撫摸著哲倫的臉,他鬢角有些許鬍渣,樂怡想起那一夜──和張驊初次接觸的那天晚上,也是這樣看著張驊的臉,摸著他的鬍渣想起哲倫,夢想著可以這麼靠近的得到他,就像現在這樣,只不過……不是纏綿的前奏,而是照顧受傷的他,算是另一種美夢成真嗎?或許她跟哲倫這輩子能這麼靠近也只有這種情形了。

 

趙予璇說的,哲倫知道樂怡的心意,也享受樂怡的關心和付出,但是就是沒辦法給任何承諾。

 

樂怡認了,即使兩人一直都會這樣在名份上平行下去,她也執迷不悔………

 

………………………………………………………………………………………

 

哲倫醒來的時候是早上的七點,他睜開眼感覺一下身體的疼痛處,深深吸了口氣覺得還好,抬頭看了左邊的點滴架正滴滴答答的爲他補充養分,然後感覺自己的右手被溫暖的握住,他看見樂怡趴在他的床邊睡著了。

 

樂怡沒有披件衣服或者毯子,雖然醫院裡有空調,但是哲倫還是怕她著涼了,他看看躺椅上面有毯子,他便叫醒樂怡要她去休息。

 

「樂怡、樂怡……醒醒…」

 

「啊!?」樂怡瞬間從睡夢中醒來,以為哲倫需要什麼,她趕緊站起來摸著哲倫的額頭「哲倫,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有、我沒事…」哲倫抓下樂怡的手「我是要叫妳去躺椅上睡。」

 

「我不睡了,我叫醫生來看看你好嗎?」

 

「不用了,等一下醫生就會來巡房了。」

 

「這樣啊……你怎麼會知道?」

 

「啊!?」哲倫不想說是因為之前住院的經驗「對了,妳怎麼在這兒呀?」

 

「張驊要幫你辦住院登記的時候才發現沒有你的資料,所以找我來填資料啊!我才要問你呢!打架?誰的主意呀?」樂怡質問他。

 

「哎呀!沒什麼啦!」

 

「沒什麼?一定是張驊惹了麻煩吧?」

 

「朋友嘛!當然要互相幫忙呀!」哲倫瞧樂怡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如果今天妳遇到麻煩我也會挺身而出的呀!難道妳不會嗎?」

 

「我……」樂怡想想也對「我也會呀!」

 

「好啦!見到張驊可別數落他喔!這又沒什麼。」

 

「知道了,對了,渴不渴?我拿保溫壺去裝些水進來,你等我喔!」

 

樂怡走出病房後,哲倫想著剛才樂怡朦朧間叫他──哲倫。

 

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喜歡樂怡這樣叫他,這…代表什麼呢?

 

自從再度相遇之後,哲倫從樂怡那兒得到得到好多安慰和歡笑,總是駝鳥的不去想詠淇,然後盡情的享受樂怡的付出,雖然也知道這樣做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但是他好渴望樂怡給的溫暖。

 

‘樂怡……對不起,我曉得妳愛我,可我……再讓我任性一陣子好嗎?我現在好需要妳的愛,但是……我終究還是要對妳說對不起,誰讓我對不起詠淇,我知道妳一定不會責怪我的,可是我還這樣……我是個混蛋……’

 

………………………………………………………………………………………

 

醫生來巡房的時候因為要看傷口,所以把哲倫的上衣掀開,樂怡爲了了解哲倫的傷勢,說什麼也不出去,所以她第一次看見哲倫光著的上身,這時候她還臉紅了呢!

 

「嗯…傷口癒合得不錯,」醫生檢查著的時候又看見傷口上方有個舊傷痕「這傷痕好像是最近的嗎?」

 

「是呀!前幾個月傷的。」哲倫回答醫生。

 

「還好沒傷在舊傷上,要不然會比較麻煩。好啦!沒什麼大礙,住個幾天觀察一下就好了,不過,這個新年你可要在這裡過囉!」醫生交代完便帶著護士出去了。

 

「幾個月前的傷痕是怎麼來的?」樂怡急著問「是不是跟上次額頭的傷一起弄的?」

 

「妳問這麼多幹麼呀?」哲倫想要蒙混過去。

 

「說啦!我好想知道。」

 

「好吧!跟妳招了。」哲倫心想已經事過境遷的事情,說出來也無妨「在到公司上班的前一個月吧?我開計程車不小心撞到電線桿,所以受傷了,車子也完蛋了,所以只好來上班囉!」

 

「這麼說你那時候傷得很嚴重囉?」

 

「還好啦!」哲倫嘆了口氣「我也很感謝那次出事,所以今天我才能下定決心到公司來上班,這大概算是‘浴火重生’吧?」

 

「這代價也未免太大了吧?」樂怡對於哲倫接連兩次受傷心疼不已。

 

「我倒認為很值得。」哲倫甚至還感謝這次的車禍讓他人生光明。

 

不明白這其中內情的樂怡還是不能接受哲倫的論調,不過她也不想跟哲倫抬槓,因為她現在只希望哲倫趕快好起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