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運直送!日本保健大廠三得利益生菌 贊助
2017-04-15 23:05:33十五姊姊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27集

 

跟張驊理論沒個結果,樂怡的心中雖然悶,但是想要尋找哲倫的念頭還是十分強烈,不過他的手機始終不通,不死心的樂怡想到一個人可以幫她找到哲倫也說不定,於是她來到傑克的Pub

 

「傑克。」樂怡看到正從廚房走出來的傑克。

 

「咦~妳是跟趙予璇來的女生吧?」傑克認人的技術不錯。

 

「對,我姓陳。」

 

「陳小姐有事找我嗎?」

 

「嗯,可以請你幫我叫Alan的計程車嗎?」

 

「好啊!妳等等。」傑克走進吧台裡,在電話旁的名片堆中找電話。

 

傑克找到電話號碼,他打著電話「嗯!?他的手機關機,沒關係我打車行的電話。」

 

傑克繼續試車行的電話「喂!董哲倫今天有出車嗎?…有…他在呀…好!我跟他說……Alan呀!我這兒有客人要叫車你來吧!……陳小姐…對!在海尼根下面等……好!就這樣。」

 

樂怡聽見了,她好高興。

 

「陳小姐,妳到海尼根的啤酒招牌下面等,他大概七、八分鐘就到了。」

 

「謝謝你,傑克,那我先走了。」樂怡來不及多說幾聲謝,她急著去確認那計程車司機是否就是哲倫……

 

樂怡走到海尼根的招牌下,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她突然異想天開的拿出口罩戴著,因為她今天有點咳嗽,所以準備了個口罩。她必須排除一切可能的情況,比如說:哲倫如果認出她的話會落跑這種情況,於是她決定偽裝自己,一定要哲倫手到擒來時她才敢露出真面目。

 

不多久,一輛計程車緩緩的靠邊停在樂怡旁邊,計程車司機探頭出來問:

 

「妳是叫車的陳小姐嗎?」

 

在海尼根的招牌燈光中,樂怡認出這個男人和這個聲音,真的是………

 

「小姐、是妳嗎?」哲倫問。

 

「啊!?……喔……是…我是陳小姐。」

 

「請上車。」哲倫回自己的位置,按下自動開車門的按鈕,後座的車門開了。

 

樂怡緊張到手心冒汗,她要去抓車門上車,但又想了想,她改變主意關上後座車門,開了前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陳小姐還有別的朋友要一起嗎?」哲倫以為遇上了怪乘客。

 

「喔!?沒有,我坐後座會暈車。」樂怡胡謅了個藉口。

 

「原來是這樣啊!那請妳繫上安全帶。」哲倫叮嚀著。

 

「喔…好……」樂怡傻傻的扣上安全帶。

 

「陳小姐,要去哪裡?」哲倫當然在開車前必須問客人要去哪裡。

 

「我…我……已經不住以前的公寓那裡了,我現在住木柵那邊。」樂怡忘了哲倫根本不知道是她,還跟哲倫說自己已經搬家的事情。

 

「啊!?陳小姐,妳……」哲倫只覺得這女生怪怪的。

 

「是因為我有點鼻塞,所以你認不出我的聲音是嗎?師父。」樂怡看著哲倫,慢慢的拉下口罩。

 

‘師父!?’哲倫聽見‘師父’兩個字,然後又看見樂怡的臉,一時之間他不知所措,很想一走了之不想面對,但是樂怡的眼神又讓他走不開,哲倫像是認了,哼笑著說:

 

「還以為台北那麼大,不會被抓包,哪知道還是讓妳逮到了?妳神通廣大呀!小丫頭。」

 

哲倫的這句‘小丫頭’讓樂怡的淚珠滾了下來,她知道是他真的是他……

 

哲倫問了樂怡現在住的地方便往那方向開去。

 

「嗯…師父……」樂怡不曉得應該從哪裡切入話題,因為她想問的事情太多了。

 

「啊!等等…」哲倫將車子停在便利商店前。

 

樂怡不知道哲倫停車要做什麼?

 

「樂怡,幫我買點東西,我晚上還沒吃呢!」哲倫要樂怡下車幫他買晚餐。

 

「嗯……我……你想用這方法甩開我呀?」樂怡這樣揣測著。

 

「哈哈哈……妳以為…」哲倫笑得止不住「妳想太多了吧?」

 

「我不管,你還是自己去買吧!我就要待在車上,你不會連車子都不要的。」樂怡絕對不要讓哲倫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好啦!乖啦!師父有點累了,去幫我買一下。」哲倫拔下車鎖匙「要不然這樣,鎖匙給妳,這樣妳總放心了吧?」

 

「不要,我怎麼知道你還有沒有備份鎖匙?我不會那麼傻的。」

 

「那……」哲倫從褲子後面的口袋掏出皮包「皮包也給妳,我的證件、信用卡都在裡頭,這樣不怕我跑了吧?」

 

「嗯……師父,今晚去我那裡聊聊好不好?」樂怡提出這樣的要求「我現在自己住,沒有別人。」

 

「好啦!拗不過妳。」哲倫不忍心拒絕「趕快去買吧!」

 

「好,知道了。」樂怡趕緊下車去買東西,她不希望讓哲倫餓太久。

 

哲倫的心情像坐了趟雲霄飛車,剛被發現的時候他真想鑽個洞進去,大概是類似那種近鄉情怯的心情吧?不過在和樂怡拉鋸時,卻又重拾了往日與樂怡那種熟識的熱情,於是他決定不再逃避,因為總不可能躲一輩子吧?只要把在美國的那一段跳開,其實什麼都可以聊的,只要把握住這原則就好………

 

………………………………………………………………………………………

 

來到樂怡的套房,哲倫先到浴室去洗臉。

 

樂怡趕緊拿了餐盤來裝食物,她好高興喔!找到哲倫了,並且順利的帶他到自己的地方,這樣才可以和他好好聊,問清楚他到底怎麼了?最讓樂怡感到安慰的是:哲倫的態度一如當初,就像他們在學校那時,沒有扭捏、不自在,好似不曾分別過的熟悉。

 

哲倫走出浴室,樂怡趕緊遞上一條新毛巾讓他擦臉。

 

「小丫頭,妳還是很體貼喔!」哲倫想想不對「不能再這樣叫妳了,妳現在已經不是小女孩了。」

 

「爲什麼這麼說?先坐下。」樂怡不了解哲倫所謂不是小女孩說的是哪樁?

 

「妳浴室裡有刮鬍刀和另一個人的用品,想想也是,妳已經是個小女人了,我還一直以為妳還是小女孩呢!」哲倫有些感嘆「對了!我在這兒,妳男朋友會不會誤會呀?」

 

「我們就快玩完了。」樂怡聳聳肩。

 

「喔~爲什麼?」

 

「這個嘛~」樂怡總不能說分手的原因是不相干的哲倫吧?

 

「不想說就算了。」哲倫不想追問,因為他也不希望樂怡問他關於和詠淇的事情「先說好,別問我美國還有和詠淇的事情,現在的我就是妳現在看到的現狀,什麼原因我不想說,如果妳堅持要問的話,我馬上就會走然後讓妳找不到我。」

 

「你……怎麼這樣?」樂怡嘟著嘴,她屈服了,怕哲倫又再次搞失蹤「好啦!知道了,趕快吃飯吧!」

 

「妳買這麼多呀?一起吃吧!」

 

「不了,現在吃的話很容易胖的。」

 

「怎麼?男朋友嫌呀?」

 

「你想聽嗎?」樂怡想哲倫不說任何事情,不如她說給他聽,說不定說一說他也會想說呢「我男朋友對我很好,不過他也對別的女人好。他喜歡我,也喜歡別的女人,我上次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好,所以我跟他說要分手,他居然說我刁難他,你說好不好笑?我說的是真心話,他真的誤會我了。」

 

「他真的是不了解妳。」哲倫覺得有點可惜「如果他了解妳的個性就不會一直認為妳是在耍手段。不過妳就不能原諒他一次嗎?其實女人對男人的要求真的是高了點,互相遷就或者原諒他一時糊塗,沒有那麼難吧?小心過了這個村沒了那個店喔!」

 

「我知道他的糊塗不是一時的也不是無心的,他是算準了我不會歇斯底里,認為即使被我知道了,他事後再跟我認錯就無往不利了,他作夢都沒想到我這麼冷靜,冷靜跟他說分手。」

 

「我想他知道了,知道妳沒有這麼蠢,如果他了解了還想挽留妳,那為什麼不給他機會呢?」

 

「我這不就是給他機會嗎?給他機會繼續拈花惹草呀!」樂怡往椅背靠上去「我體會到他其實還不情願被固定的女人綁住,我可以體會這種心情,所以我希望還他自由,因為我不想和別人分享男人,也不想去和人爭,這樣太累了。最重要的是,我問自己,我有沒有為他犧牲一切的深刻感情,如果沒有的話,對我也不公平是嗎?」

 

「嗯……」哲倫若有所思的想著「不要把男人想得那麼堅強,說不定他現在正喝著悶酒呢!」

 

「我也很悶哪!不過如果沒有踢到鐵板的話,他永遠都不會曉得對待感情需要真誠,至少他需要被教訓一回,這樣可是造福別的女人耶!」樂怡嘲笑自己。

 

「是呀!女人一但下了決心,男人真是招架不住。」哲倫意有所指的說這句話,不曉得他的感觸是感同身受嗎?

 

「師父,我可以……」樂怡以為哲倫已經卸下心防了,她認為現在可以套他的話。

 

「不可以。」哲倫斬釘截鐵的拒絕。

 

「我都還沒說……」

 

「妳的眼神已經說了,不要問了就是。」哲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也只有妳這兒可以讓我安寧了,別逼我了好嗎?丫頭。」

 

樂怡不再說了,她希望自己是他最後的堡壘,只要他需要的時候她就在身旁。

 

她現在可以很確定離開張驊是正確的,因為她的心始終都在哲倫身上,別的不說,就說哲倫對她的了解和體諒,就值得所有了。

 

這天晚上和哲倫約定好保持聯絡,還有不問他不想回答的問題,就這樣他們達成協議,哲倫不再躲她。

 

對於哲倫的失而復得,樂怡別無所求,只希望知道他在哪裡,想見他的時候就可以見到人,於願已足。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