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4 00:00:00

永別了 願你安息

今天,原本是你預計的下山時間,但旅程提早結束了。

畢業後,一年一次的聚會,只有2018年沒有這麼做。
推遲到你這趟下山後相聚,但卻沒有想到,再也無法一起吃飯,分享你在高山上所見的美景。
當看到佳怡在群組裡傳來的新聞時,擔心和緊張瞬間湧上心頭。
之前幾次,你因為登山而受傷,我們都心疼不已,但知道這是你熱愛的事情,擋也擋不住。
這一晚,我在床上反覆,久久無法入眠。

星期一的早上,手機沒有充電,無法在搭車上班的路上看新聞,一到公司打開電腦,立刻搜尋最新的情況。
新聞還停留在前一晚,沒有更新。
直到中午吃飯看電視,新聞的跑馬燈,宣告了你再也回不來的訊息。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即使你在我的人生之中佔的份量是那麼的少,我依然無法不傷心難過。
和佳怡通電話的時候,兩個人都說不出話,只是哭…
下午一睡醒,怡伶打電話給我,她也看到新聞了。
電話的那一頭,她哭的很心碎…
這一晚,我拿出了畢業紀念冊附的光碟片,反覆的看著十多年前的我們那笑容燦爛的模樣。

星期二的天氣依然很差,幾次救難人員上山,想將你的遺體運送下山,讓你回家,都無法成功。
心疼救難人員,也捨不得你要在山上,再多留一夜。
看著你的FB,看著新聞為你的登山生涯做成的短片記錄。
在螢幕的另一端,我多麼不希望是用這樣的方法來分享你的一切,多麼希望是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聽著你用照片和影片分享經歷。
這一晚,我又把手機看到沒電才睡…

星期三一早,佳怡傳來你的遺體下山的訊息。
這一刻,我的心情似乎穩定了許多,你可以回家了。
短短的回覆一個字「恩」,我居然不知道該接什麼,害怕這幾天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淚水又會再次落下。

當你的新聞出現之後,隨之而來的正反攻防訊息,我似乎可以體會到,原來網路文字的殺傷力有如此之大,而我卻無力回擊。
向來堅強樂觀的你,肯定不希望我們替你感到傷心難過。
低調做自己的你,應該也不會希望自己的新聞一直被報導。
未來的日子,希望你還能在天上守護你熱愛的山林。

(悄悄話) 2019-01-25 11:39:15
不肖學徒 2019-01-24 21:38:24

請節哀

不肖學徒 2019-01-24 21:37:47

請節哀

版主回應
我會的,謝謝! 2019-01-24 22: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