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2 22:14:44★嫩肥肥★

《傀儡》二十一



混亂的記憶不斷在腦海中播放、消失的重複著,一直到有一幕出現在腦海裡久久不能離去

那是......主人?佐助?井野?為甚麼大家都在?

最後一幕正是在死前,櫻所以看到的景象,那時的她天真的以為佐助是來救她的,但事實證明......沒有

「櫻妳想起來了嗎?」雛田擔心的問,如果沒有......兩人說不定就能夠繼續當朋友,如果沒有的話......

「我......」看向佐助,再轉向大蛇丸,櫻的心理有說不出來複雜的情緒

「算了,大蛇丸我們來做個了結吧!」語畢,佐助也掏出與藏的槍,剛剛對櫻之所以沒有用到是因為他知道櫻終究沒辦法果斷的下手,就如同當初讓她去處理大蛇丸是一樣,她......依舊那麼善良

碰!又一道槍響傳來,而這次中彈的......是櫻!

「櫻!」雛田上前扶住差點倒下的櫻,櫻這是......在履行她們兩人的承諾!

「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背叛妳和主人的......」說完櫻笑了一笑,不管她究竟有沒有恢復記憶,她仍舊是那個對主人一心一意的櫻

「櫻......妳這是......」櫻幫大蛇丸擋下了子彈讓佐助微微驚了一下

為甚麼要這麼做?櫻......

「我說過了......我將全心全意服侍主人......」對著雛田微笑,說的是最初被大蛇丸「製造」出來時所說的誓言

「櫻......我知道,妳不會背叛我和主人的,我知道,我也會實現的,櫻所希望的是?」緊抱著櫻雛田知道自己這麼做是為了減少自己的罪惡感,為了主人她和櫻都犧牲太多了,但即使如此仍不感到後悔,只是......

「我不想失去妳啊!櫻......」
情緒逐漸潰堤,雛田開始放聲大哭,從來不曾有過的情緒湧上心頭。她和櫻一樣都是被製造出來的,重視的也始終只有大蛇丸一人,當她看見櫻的同時,她覺得找到了同類、朋友、家人、甚至是無法代替的存在,即使理智上只要櫻背叛了就必須把她殺掉,但情感上卻祈禱著不要,櫻......是特別的!

「雛田,拜託妳兩件事......好嗎?」微弱的聲音證明了櫻有多虛弱,不斷流逝的時間彷彿要將櫻的生命完全帶走一般不肯有半點停息

「說吧......我會盡力去完成的......就算賭上我的命也......」

也絕對會實現妳的願望......妳最後的願望

話還沒說完就被櫻給打斷了

「不要賭上自己的命!雛田我希望妳能繼續在主人身邊服侍主人......如果連妳也死了誰來保護主人呢?」說到這,勉強的笑了一下,希望雛田可以不要那麼難過,畢竟雛田對自己來說就像家人一樣......

「還有一個願望呢?」櫻剛剛說有兩件事,如果一件是關於自己和主人,那另一件大概就是關於......

「是關於佐助的事,拜託妳,雛田......不要殺佐助。」

櫻用請求的語氣說著,雛田知道,櫻一直都愛著佐助,不論有沒有失去記憶,有些東西即使大腦遺忘了,心依舊記得......

「我知道了......櫻。」不停顫抖的雙手仍舊抱著櫻不放,因為一旦放開,櫻就不在了......

「......」最後櫻對著佐助做了一個嘴型,便不在有任何反應。

看見的佐助愣了一下,剛剛那是不是代表其實櫻已經恢復記憶了......?

有那麼一段時間,佐助宛如重回了當時拋下櫻的現場

她......說了和當初一樣的話

「對不起......」這跟當初櫻任務失敗時說的一模一樣,如果她真的恢復記憶了......那她就是憑自己的心意在保護大蛇丸的。


為甚麼要保護大蛇丸,櫻不恨他嗎?

櫻......

還是妳最恨的其實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