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7 22:52:33十音

那不是我


我極容易過度認同自己的情緒與角色,

甚至將情緒與角色變成「自己」。

我是憤怒的、我覺得沮喪、我失敗了…等等

彷彿我只是這些困惑與悲傷。


不管我們在某一時刻的感覺如何,

我們都不只是自己的感覺、

自己的角色、自己的創傷,

都不僅只是自己的價值觀、義務和企圖。

確實我們傾向於用當下的掙扎來定義自己,

於是被流過我們的事物吞噬。


我常想起米開朗基羅的雕刻方式,

他看見雕像以完整姿態在還沒有雕琢的石頭裡等待,

因而說自己的工作只是把多餘的部份雕除,

以釋放那等待著的美。


這個角度幫助了我看待心靈的覺察。

面對自己並揭開苦難的意義,

是一個與自我意識對話的過程。

雕除多餘的,放下我們所不是的一切,

然後,釋放那早在體內等候多時的完整靈魂。

所謂的「自我實現」,

就是把這個過程應用於世間的生命,

內在或外在所受的苦難都是上帝的鑿子,

為了解放那一開始就安放於我們體內的美好。


所謂洞察,就是放手讓「我們所不是的那些」遠走。
















上一篇:看見,看不見

下一篇:在重力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