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6 23:10:31十音

專注之責


嬰兒時期的我們與所有事物都是一體的,

每次想到這個,我總覺得神奇。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學會了區分彼此,

分辨在我之內的世界與之外的世界,

然而諷刺的是,

世上聖哲賢人總在經歷一生之後,

試圖重返原初的合一。


當存於內在的與留於外在的相互結合,

我忘記了自己,
這時刻卻最能感覺到自己活著。

這種時刻總讓我覺得永恆且開放。

在性愛到達最深刻的時候,

沉浸於宏偉的音樂或曠野的時候,

長時間跑步、游泳或自願獨處,

還有發現自己非寫不可的時候,

我也常到類似的與萬物合一的感受。

喜悅似乎來自於一體性。


為愛冒險,為此付出最完整的專注,

讓永恆存於內與外,合而為一。

那瞬間,我們化為魂魄的水滴,

落入更浩瀚的精神洪流。


因此,冒險可以把我們敞開,

面對流動於萬物之間的共通性,

如同春日的小溪從你家田園流過,

經過我家圍籬,

在繼續流向其他鄰家的圍籬與土地。


無論架設何物作為阻隔,水流都不在乎;

生命的完整也能打破一切壁壘與隔閡,

在彼此之間來去自如。


我們都有權選擇:

是要繼續架設圍籬,或者融入那不受困阻的水流。
















上一篇:不再有用的

下一篇:古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