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8 22:55:52十音

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的真正力量往往被誤解了。

因為我們認定的「一見鍾情」

是指初次遇見的時刻便對某人傾心。

然而它有更深的意涵,

我們必須重新發掘並定義所謂的「第一眼」,

那應該是指本質上的初次看見,而非從事相上而言。



畢竟,我們都帶著習慣與規律,將生活視為理所當然。

而擁有那「第一眼」,可以開啟每分每秒的新鮮,

不受習氣或規則綁縛。

那一瞬間
我們透過心靈之眼、透過靈魂之眼看,

於焉頓悟,感到合一,深受撼動,一切都不再成為阻礙。



每一種關乎性靈的信仰都提到了一見鍾情。

是它讓我們清醒,這般的觀看恢復了生存的意義。

矛盾的是,這樣的第一眼竟是循環的,

我們每天睜眼醒來,

覺醒的靈魂都會如何遵循節奏一般地回到這樣的初次相見。

當我們能以最原初的眼光觀看事物,

讓自己與周遭的生命毫無阻隔,自然會愛上一切。

觀看本質,使我們可以敞開胸懷去愛。

愛上本質,世界遂成生機勃勃。

所以,一見鍾情是這樣體現的:

第一眼,我們發現愛;

是因為我們真正看見了,

於是被早已存在那裡的愛觸動。



於是,「第一眼」成為了一道門檻,

通過它,可以走向存在的壯闊華美。

它確切而美妙地發生在人與人的關係裡,

當我們真正看見某人,

便甜甜墜入他們存在的奇蹟。

而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可能的,

當一次又一次真正看見自己、看見世界、看見心中的信仰。



我可能每天都和同樣一群人一起工作而毫無感覺,

但某一天,痛苦把我敞開,

也許某道光線剛好劃過某人臉龐,

我可能這才第一次發現他們,而生出愛。

我可能每天走過同一株柳樹,一季復一季,

直到某天雨後的光澤或微風的低拂,

我終於看見以往忽略的它,然後對心中那株柳樹生出愛。

我也有可能在夜半鏡中看著倒影萬千次,

最終在自己的倦容裡

找到那株樹、那道光、那群別人,那個我們覺察的上帝。



事實上,所謂的第一眼的重點不在於第一次見面,

雖然也可能是在第一次見面時發生這第一眼的領悟,

更重要的是第一次真正看見。

當我們筋疲力竭,終於停止說話、停止表演、停止假裝,

如同微風吹盡,水面終於無波,我們也變得清澈,

而那顆休憩於萬物的心,將在我們的眼前跳動。








上一篇:關於原諒

下一篇: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