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4 00:00:00十音

私密日記(303)

記得那一年

唸大一的時候…

拿到第一屆文學獎首獎的得獎感言

到現在還記得當時說得話:

愈年輕的人,就愈強調個人自由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這是許多新人類的價值觀

這句話表面看來很嗆!

除了說話的人以外,大概不會有人喜歡

因為我們不希望別人的任意作為來干擾自己

我想,從這角度來看是沒什麼爭議的

在一個社會中,如果多數人不顧慮別人

我行我素,這社會一定很混亂,對每個人都不利

這當然不是一個好的社會風氣

然而,這樣解讀是不當的

通常,說這句話的人不是這個意思

應該不會有人真的覺得整個社會都要配合他

雖然或許有人在行為表現上是如此

但通常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

這句話的正確解讀應該是

在不(嚴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這樣的觀點就很值得討論了

這也是當代自由主義風潮下的自然產物

 

自由主義思潮認為:

「我們要尊重別人的想法,包容異己,

   在這個多元社會裡,

   本來就有許多各種不同的想法與人生態度,

   讓這些同時存在才是一個理想社會的風貌。」

 

在自由主義氣氛圍繞的校園裡形成一個價值觀:

「尊重所有人的發表言論與思想的自由。」

甚至也主張尊重一切不嚴重影響他人的行為

例如,我們尊重同性戀的自由

即使在美國極具爭議的同性戀婚姻法在台灣立法完成

在台灣校園裡可能不會有什麼反對聲音

相反的

如果禁止同性戀的條文通過

說不定會引來一批大學生抗議

捍衛別人的同性戀權

為什麼?

簡單的說就是要尊重別人的不同選擇

這樣的價值觀已經逐漸成為一股新的價值風潮

所以,一般來說

只要不影響別人的事情,我們就給予尊重

而對於那些僅稍微影響別人的事情,我們也盡量尊重

 

從這新價值觀來看,如果有人劈腿

但被劈腿的人也沒什麼意見

那麼,我們便不應該去譴責劈腿者

對於那些不珍惜自己生命

不理會醫生警告仍舊大吃大喝的人

我們也不應批評

因為,我們必須接受人們對他們自己生命的不同安排

對於不求上進、沒有計畫、生活混亂、

得過且過的人生觀就更不知道該如何批評了

而且,如果你認為隔壁鄰居家管教小孩的方式不對

你也傾向於不會去說什麼

因為,前去干涉會被認為是多管閒事

 

當我們把自由的風向轉向自己,拒絕被人干涉

就可能會產生各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想法」

「我是一個男人,但我不想工作,

   父母願意養我,又不影響別人,有何不可?」

「我是一個女人,我不想結婚,

   我高興交很多男朋友,有何不可?」

「我不想唸書,做一個中輟生,

   又不影響別人,有何不可?」

「我喜歡抽煙、喝酒、嚼檳榔,

   不想理會健康警告,不偷又不搶,有何不可?」

 

從一個尊重別人自由的角度來看,這些或許都沒錯

「尊重別人不想和自己繼續交往的自由」

以及「道德應該只用來自律而非律他」等等

這種自由主義思潮可以說是當代的特色

現代人會在不特別反思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接受這些觀點

我也不例外

 

這種不該干涉別人自由的價值觀

充斥在目前我們所追求的多元社會目標中

彷彿只要干涉別人就是違反追求多元社會的信條一般

因而形成了一個大家必須遵守的新規範

然而,這種「尊重別人選擇而任由別人死活」

的態度真的是一個好的社會價值觀嗎?

這真的是一個理想的社會型態嗎?

這似乎有待商榷。

例如,有個同學沉迷於線上遊戲都不來上課,

難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尊重他沉迷電玩的自由?

可能的理由是,在多元發展中

搞不好他有一天會成為電玩高手而飛黃騰達

然而,事實上,這樣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了

如果某一個好友干涉他的自由

強迫他回學校上課,這樣是否會更好呢?

 

有些人有理想、對生活有更多的省思、

對管教小孩有更好的想法、對愛情有更美的觀點、

對人們的美好生活有更多的執著,

這樣的人是不是應該在社會上發揮更多的影響力呢?

這樣的人是不是應該更主動去干涉別人的生活

在不影響多元社會的情況下主動給予人們一些建議,

主動告訴別人其實有更好的生活方式

那麼,

這些人是不是能夠在做這些事的同時

不會被冠上一個干涉別人自由的罪名?

或許,我們該重新省思這種所謂的「自由主義精神」

以及重新再思考什麼樣的社會才是一個更為理想的社會

 

但是,很多社會大混亂也是由這種干涉主義引起的

希特勒想建立更好的國家,他自認為有更好的想法

於是展開了一場可怕的屠殺與戰爭

類似例子在歷史上多不勝數

這也是自由主義精神能夠防止的禍事

問題就出在…

當自己很有信心的認為某件事情是最好的時候

它不見得就真的是最好的

當權者(包括一家之主)

在沒有先醞釀共識或慎思明辨之前貿然執行干涉行動

就可能釀禍

那麼,在干涉與自由之間

是否存在有一個更適當的中間點呢?

我認為,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應該在於干涉的方法

家長通常認為小孩還太天真

無法真正判斷自己喜歡的是什麼

因此直接幫小孩做「最好的」決定

甚至從一出生,就指著嬰兒,「將來他會成為工程師」

這樣的干涉屬於強迫性質的干涉

我們不會希望社會走上這個回頭路

然而,如果只是口頭上建議的干涉方式,

我想這應該是比較可以接受,甚至應該要鼓勵的

但當代社會新價值觀風潮

卻甚至極端到連這些都認為是一種不當的干涉,

「這老頭還真囉唆」

「我有自由不想聽你說教」

這些想法應該是自由主義思潮下的不當產物

 

我們應該積極的宣傳以及鼓吹什麼才是更好的生活

但在這個同時,我們也還是尊重別人的不同選擇

或許,這會是一個比較好的社會型態吧!

如果我們認為這種「適當的」干涉別人是好的

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接受別人「適當的」干涉呢?

如果是的話,我們就必須改變這種「一定要尊重我個人自由」

以及「尊重別人選擇並任由他人死活」的態度

而開始學習這種干涉與被干涉的新生活模式了

 

或許就像按下快門那一瞬間

你會撐起最好的模樣

然後留下你當下認為最好的樣貌

但事實上說不定在按下快門的上一秒

還在摳牙縫或是摳指甲

任何東西都可以霧化

難怪有人說看不清楚的都最漂亮

就像現在有人壓力太大,所以寧願被卡綁住你的手腳

因為往往只有購買才能抑制住心中的不開心

常常慶幸自己是個樂觀的人

不會自怨自艾

享受那種好像全世界都不了解我的迷思裡

事實上

真的有這麼寂寞嗎?

就像當小孩的時候

感覺媽媽不愛我了

就把自己關起來不吃也不喝

但其實媽媽真的不愛我嗎?

都是自己在胡思亂想而已

任何人都會犯錯都有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等到東窗事發的時候

你會面對還是裝傻

這就是心結可以用多少時間來解開的關鍵

如果當個COPY CAT可以讓你感覺自我

那你成功了我為你開心

或是當可能哪天有人告訴你

你好像誰誰誰

你是高興的還是尷尬?

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獨一無二

是沒有一個人可以學得來的

那是一個人的特質

如果連自己的特質都找不到

那麼你每天照著鏡子時,面對的到底是誰?

 

↑ 胖虎不給拍

 

寵物用不著名車,豪宅,或是高級服務

它不會在乎你有沒有錢,聰明還是笨

只要你愛它,它就會愛你

請問茫茫人海中,有多少人能夠做到?

 

我不是最完美,但是我努力喜歡自己的特別

 

 

 

 

 

 

 

 

上一篇:私密日記(302)

下一篇:私密日記(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