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6 18:00:00十音

天份

我們像一台收音機,處在種種干擾之中,

設法接收那始終存在的聲波。

我們無法永遠維持必要的清明

時時覺察萬事萬物的奧秘,

一次又一次在平凡與非凡之間搖擺。

 

大多數的人將此怪罪於世界。 

無怪乎我們只斷斷續續感受到自己是有天份的,

但天份其實一直都在。

如果頓悟來自於清明的存在,

那麼天份就是清明的行動,

當靈魂與雙手合而為一。

對「天份」來說主要障礙乃是一種缺乏:

人們不可能沒有天賦,

只是缺乏一份清晰眼光去看天份何在,

以及如何運用天份。

 

天份是一種等待誠實投入生活之後,

而得到釋放的能量。

多數人只在乎自己有沒有能力,

卻忘了根本沒有把自己的開關打開,

那開關乃是風險、好奇、熱情與愛。

 

如此一想,幸福可以說是:

當我們取得了「在」與「做」的終極和諧的時候。

在那和諧的片刻,我們的目的就是生命,

我們的天份是活在它最近的細節之中,

不管是烘乾碗盤、耙梳落葉,

或者清洗嬰兒的頭髮。

 

每當我找不到目標的時候,

都會讓自己去坐在陽光下,

看著地上螞蟻,希望能遇上屬於我的清晰。

當我論定自己沒有一點天賦的時候,

我懇求自己去尋找那個開關,

去嘗試眼睛還看不到的東西,

為了那在遠方呼喚的事物而冒險。

當我蹣跚跋涉,這時我試著去看魚兒游動、鳥兒滑翔,

然後在顫慄的信心之中明白:

如果我連試都不試,

就會霎時回到原點,一如光被黑洞吸盡。

 

 

 

 

 

上一篇:獻身與風險

下一篇:失敗是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