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30 10:16:58闊葉樹

像一座廣場

被節慶歸還

四散的人慢走

藍天不送

彩旗離席一半的時候

廣場打了哈欠好圓

 

誰留下一疊報紙

正憑弔頭條,印在空中的

鴿子滑落那麼輕

空曠的翻閱中

感傷也懶得踩了

 

手風琴手手勢俐落

收自己進手風琴

行乞的人從坐姿回來

準備躺著離開

雕像持續苦思

比掙扎更好的棲所

 

錢幣遠渡重洋

在循環的池水暫停流浪

受孕了幾枚心願

噴泉又想起

越飄越高的那些氣球

 

青石板脫光鞋聲之前

露出一地夕照

下一場節慶重返

換哪張彩繪的臉,一開演

就等著卸妝

 

攝影:https://vocus.cc/article/6014bfdafd89780001311efd

上一篇:一首寫壞的詩

下一篇:66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