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1 18:59:19黃裕文

打狗驛

假日的人潮

被商販的吆喝炒沸

渡船頭懷舊在促銷

味蕾牽著腳步走

走在昔年,工商、水陸合力布局的

棋盤式街廓

誰知滄海到桑田不遠

只是濱線崛起的傳奇

 

二十世紀初,日人填入第一筆

淤泥,面向世界

海埔地宣誓了生猛的吞吐

殖民式經濟嗜甜,糖與米

養胖遙遠的內地

哈瑪星牽線,車廂一節節

載檜木從深山來

和近海遠洋的魚產

談一齣山海戀

 

光陰準時進出月台

繁華一晃眼

就在剪卡器下咖答咖答過了站

靠海邊走的城市走到忘了愛

河尾端的驛站,汽笛發動過

多少滿載的夢

扇形車庫收束成一地水泥

歲月拖吊了老車頭

只有雲影還穿越鐵軌

趕赴漫長的斑駁。關於沒落

馬路上,裝卸南北貨的卡車嘆了

一團黑煙

 

政策可先上車後補票嗎

功臣退場的注目禮還在誤點

流行的前奏就急馳而來了

背對鐵道的老建築矮著身

當號誌樓發出百年來最後一枚落日

終於忍不住回頭,借問

時代的巨輪,下一班

欲發往何處

 

2010.6.12

注:1908年,日人於打狗築港,彼時有兩條濱海鐵路通往商港、漁港及漁市場,日人稱為濱線(Hama Sen),為「哈瑪星」一名之由來。打狗驛,即「高雄港站」舊稱,1900年設站,2008裁撤。公部門為因應日後流行音樂中心等建設,接連於此區開闢道路與停車場,危及百年鐵路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