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8 09:53:19黃裕文

花東旅次

不知道那些金針

插在路旁哪座山

盜汗的穴位

看雲抓藥的樣子

海笑成一片藍

 

八月,起點發芽

腳印付梓的季節

我們是水族典當歌聲

要將兩串泡沫逐字譯成風光

 

午後,你剛完成陽光的拓本

影子清脆,感觸未乾

心被礁岩鉤破一角

掉出一些昨天

 

白鶺鴒銜著礫岸疾走

再過去是赤腳

再過去是遺忘

旅程總是撿回各自的潮聲

 

夢太重,壓得眺望有點痠

說要擺放遠方的位置

差點被行囊壓扁

腳邊潑濺微鹹的思索

 

夏天旅人花厚厚一疊自己

兌換自己

路閱讀我們

彷彿下一秒我們就要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