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7 10:34:48黃裕文

清道婦

一枝蘸滿夜色濃墨的筆

臨摹整條街

逾時停車的繁華

 

越磨越淡的腕力與視力

不被書家稱許的筆法

一再溢出了框格

 

臉頰那撇是帳單

肩頭那點是學費

那挑筆啄進腰背

她停下來揉揉

暈開了的晨星與睡意

 

一把畫破暗夜的劍

適時繳出白卷

是她退場的一貫招式

上一篇:留守

下一篇: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