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7 10:26:33黃裕文

留守

崗哨被蟬聲削得很尖

扎在午後布署的光線裡

擠出眼角一滴

早熟的累

 

鋼盔偷渡半盒菸

在查獲違禁的夢以前

口令清洗過的集合場

又將一名無臉的新兵繳械

 

信上說那裡一切都好

簡訊傳了兩次保重

廚兵還蹲在伙房後面

剔前線無事的牙

 

臥倒

在鄉思的潮間帶

如果敵人無聲掩至

扣扳機

刺刀先一步送入對方胸膛……

 

電線桿那頭

野狗正撒完例行的尿

他草草瞄準落日,把寂寞

清槍完畢

下一篇:清道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