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21:56:55黃裕文

生字

窗口用格子練習很久

還是不習慣忽然就

秋了

措手不及的咬字

舌尖與脣齒

驚覺彼此的新穎

 

盆栽開始瘦身

折斜斜的日影

偷偷戳人

一種過渡的癢

以為找到出口

漸次成形

 

接下來的筆畫

日子沉吟

持不同看法

意義擁一片天空

自重,丟等待去

有邊讀邊

 

寫壞了再說

反正挾帶出境的夢

不是甜過了頭

就是造過句

便氧化成灰

 

自由副刊:

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1339650

上一篇:樹屋

下一篇:他們在等垃圾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