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21:49:18黃裕文

船屋

多年後旁人仍無從窺測的愛

我們流動的身體居住透明的自由

 

用離開緊繫嚮往的岸

用漂浮的坐姿盛裝三餐

舀一瓢夜色清洗褻衣與相信

 

我們每天醒來

從彼此的身體出發

流浪到新的疼痛會合

 

絕望被剪開又在身後縫合

我們只安靜 停靠彼此體內

悲傷地擦撞 補給新鮮的廚餘

 

多年後我們住在持續的航行裡

和船身殘破的夢一槳之隔

 

自由副刊:

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53425

上一篇:猜拳

下一篇:活版自由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