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21:43:47黃裕文

惡地

我們陡峭的地形

連一片鳥聲也站不住

只有新鮮的沙塵

在風化的前額

掩覆無聲縱走的夢

 

身世荒涼

乃骨血內基因之延展

而誰知道

貧瘠

離豐饒或許更近一些

我們變動頻仍的稜線

因為艱難

仍茁長愛與菅芒

 

渴是一貫站姿

雨季遲來的水流更渴

谷底沉積的憾恨太硬

用想望也無法咀嚼

 

霪雨中

我們枕藉彼此的殘骸

凌亂睡去

即使擔憂

寂寞被再度刷新

下一篇:樹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