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度計、糖度、溫度量測 贊助
2021-05-05 09:12:08Liu 靜娟

《台語時間》查埔人的怪癖

羊仔三層透天厝邊仔有一个小小的園仔,大大細細種七八欉樹仔。

彼日,阿淑、羊仔和我三个人佇客廳啉茶,(從)窗仔看出去,樹仔青翠,熱天時看著足好!

當咧欣羨,聽著鋸仔聲,羊仔氣怫怫,講in翁有毛病,樹仔若大甲一个懸(高)度,伊就看袂做,一定會去鋸去剉(砍),「無論我按怎講都無效,逐遍為著這冤家。」

這陣,in翁鋸的是一欉樟仔樹,羊仔講:「kan-na(只)超過牆圍仔一點仔,伊就去鋸;樹仔會當遮日頭,伸過界,厝邊也無可能棄嫌。」

In翁足認真鋸,尾溜的葉仔也修甲清氣溜溜。

羊仔講:「樟仔邊彼欉檸檬樹,種幾若年猶無結果子,嘛有可能予伊挖掉,換種別款樹仔。」

我講:「喔,檸檬樹可能掣( tshuah,發抖)咧等矣。」

我知影兩三年前,大門邊種的兩欉福樹,嫌in大甲傷(siunn,過於)懸,in翁就共一欉徙去後面,換種雞卵花。

彼兩欉福樹也是取代本來種的啥物樹。種樹仔遮爾(tsiah-nī,這麼)無定性,有較奇怪;樹仔敢毋是種愈久愈大愈好?除了驚風颱,敢有需要一遍閣一遍鋸短?

我講:「恁兜(tau,家)的樹仔不時予人按呢凌遲,可能感覺生不如死、早死早超生呢。」

阿淑講:「查埔人的興趣真奇怪,羊仔的翁愛鋸樹仔,阮翁是愛囤物件;囤冊、囤雜誌是小可仔代誌,連欲擲掉的收音機、隨身聽、手機仔、無路用的酒矸仔、茶米罐仔伊都囤。」

伊講洋酒矸仔無仝色彩、無仝形體,會當做工藝品欣賞,毋甘擲掉,有一點仔道理;毋過,連冊桌仔跤都窒(that,塞)滿滿是,看著敢袂氣?茶米罐仔仝款形仝款大細,留一堆有啥意思?電器、三C產品歹去就歹去矣,已經買新的,舊的有必要保留?阿淑講:「阮翁閣真奇怪,原來的紙盒仔猶留咧,一个一个貯(,盛裝)倒轉去,予我叫是新買的呢。

兩人看我認真聽,不時笑出來,講:「恁翁敢無啥怪癖,嘛講來聽一下。」

我喘一个大氣,「講著阮翁的怪癖,話頭就長。」

2021.5《文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