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 21:16:15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故事&記憶

故事不全然是記憶,記憶比較像是易碎或某種該被依戀的東西,但是故事不是,故事是黏土,是從記憶不在的地方長出來的,故事聽完一個就該換下一個,而且故事決定說故事的人怎麼說它們,記憶只是注意貯存的形式就行了,它們不需要被說出來。只有記憶聯合了失憶的部份,變身為故事才直得一說。摘自吳明益《天橋下的魔術師》

抄完這本書。如前天的預估墨水即將要耗盡(昨天没空寫),我會實際體驗到墨水寫盡的最終狀態,是一瞬間死寂,還是拖泥帶水,有一段没一段的死去?透明的筆心已經看不到墨水,在金屬筆頭裡僅存的墨水還能吐出幾個字?

換成嘉漢的《裡面的裡面》來抄(下週三鸚鵡螺號讀書會選書)。筆尖的水壓下降,出水量少了,筆畫更細顏色淺了些。終於再撐過四百多字,在最後的「獨」斷然死寂。

總共寫了63頁,一頁平均估算350字,那麼這筆的一生就是22050字。在全家又買了一支新筆,發現比這支剛完成使命的筆,墨水量足足多出一倍。同樣的價格,7-11筆的壽命少了一半。

上一篇:形式游移不定

下一篇:記憶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