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6-10 10:32:11愛德華

累死國高中生…換來笨大學生!

 

PS: 如果在受到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下一代,其反應及應變能力就明顯不足;如涉及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影響,墨守成規且不懂隨機應變,死的就是自己的小孩。

⋯⋯⋯⋯⋯⋯

李遠哲 為十年教改道歉 

【聯合報  台北報導/記者 張錦弘】 2005/10/14 

      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昨天首度為教改認錯。他說,本來想紓解學生升學壓力,最後不減反增;社會當初對教改會期待甚深,教改會卻沒做到,他是該道歉。

      李遠哲昨天到立法院委員會報告中研院業務,兒女讀國中、小的立委李敖質詢說,他是專程來和李遠哲算教改總帳。

      李敖問:「你知道台灣現在有多少中小學生,每天和中研院研究員一樣挑燈夜戰嗎?」李敖說,他讀小學的女兒每晚十一點才睡,讀國中的兒子要讀到十二點才睡,李遠哲不應為他設計的教改負責嗎?李遠哲回答,教育是社會共同責任,非他一人責任。

      李敖說,當初就是因為李遠哲的威望,社會才會放縱李遠哲的意見流傳,他要給李遠哲認錯的機會。他問李遠哲十幾年來有無做錯任何一件事?

     李遠哲想了一下,回答說,他做錯過事,錯在當初他想要紓解升學壓力,但沒做到,反而加深壓力。但他也解釋,教改會提出教改報告書給行政院後隨即解散,已無法再著力,也不能都怪教改會。

      李敖接著問,「你要不要為教改向我的兒子、女兒道歉?」李遠哲回答,社會對教改會有很大期待,教改會做不到(紓解升學壓力),他是該道歉。

      李遠哲在民國八十三年擔任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召集人,兩年後提出教改總諮議報告書,建議增加大學招生容量、廣設高中及推動多元入學等方式,紓解升學壓力。

      這些政策陸續推動,但中學生的壓力依舊,多年來,學界及社會有不少批評聲;李遠哲昨天在立法院的答詢,是他首度為教改公開認錯、道歉。

      李遠哲說,國內已有一百所大學,但升學壓力依舊不減,是因國內好大學太少,大家都想擠進前面那幾所。但教育部這次補助十二所研究型大學五年五百億元,要求他們增招大學部學生,希望未來每年有三萬名學生可以進入這些好大學,有助紓解升學壓力。

      立委賴士葆後來也追問李遠哲,十年教改訂出的政策是否太粗糙?李遠哲沒正面答覆,只說若他能講得很圓滿,當初就可以當行政院長了。 

全教會:政治干預讓教改失敗

【2005/10/14 聯合報】 記者孫蓉華、李名揚/台北報導

       聽到李遠哲為教改道歉,全國教師會昨天說,該道歉的是政治人物,十年換了七位教育部長、教育團體「陣營化」選邊站、走偏鋒,政治干預太多才是教改失敗主因。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說,李遠哲認錯是避重就輕,沒有把真正的問題講出來。他批評,李遠哲身邊的教改團體和教育部是「利益共生體」、「挖錢集團」,因為高教品質低落,就挖來五年五百億元特別預算,但高教不能靠特別預算,否則五年之後怎麼辦?

       他說,看問題不能這麼膚淺,教改造成「研究所大學化、大學高中化」,社會價值的改變,大學生畢業找不到工作壓力才大,學生求學過程的壓力只是小問題。黃光國說,台灣最大問題是大學教育快速膨脹,教育品質大幅降低,造成國家競爭力低落。

       不過全國教師會理事長吳忠泰表示,李遠哲的舉動是有意義的,可以反省教改的過程。教改不應玩弄技術,一波又一波的修改法令、頻繁創造議題,讓基層教師疲於應付,教改根本未考慮基層能否配合得上,教師有異議還被指為抗拒改革。 

累死國高中生…換來笨大學生!

【2005/10/15 聯合報】 夏媛潔/大學副教授(台北市)

       教育部政務次長范巽綠獲悉李遠哲為教改道歉,她樂觀地表示,「教改是成功的」。看到這一則報導,我的反應是驚愕、憤怒、痛心和憂慮,但同時也忍不住覺得好笑——我們的教育部高官究竟是愚蠢至極、是被屬下矇蔽、還是抱定原則只管嘴硬!我實在忍不住要說:「次長!您張開眼睛看看吧!」

       翻開孩子的聯絡簿;前四項分別是數習、預國四、英卷、背成語;之後五項都是考考考考考。注意:這只是國一的小孩,國三的更嚴重,不但要考的科目增多,範圍當然也加倍。那有那麼多時間來考試?簡單!早自習考,班會課考,輔導課考,下課留下來再考。哪來那麼多考卷來考,更簡單,自有廠商供應,每學期開學時每個學生先交三千塊班費,一個三四十人的班級就有十幾萬元花在購買各種評量、測驗卷上。為了裝這些評量、測驗卷,教室裡每個學生都需置物櫃不說,書包重到背帶斷掉。

      最可怕的是,教材就那麼多,能出多少題目?這些評量、測驗卷只好一再重複,換個選項,重新排列組合,又是一份考題。我已許久未聞「填鴨式教學」的說法,現在聽到范巽綠次長說到「現在老師教學從填鴨式教學中慢慢改變」,這種一再重複的考題不是「填鴨式教學」是什麼?再不然就是出題的人挖空心思來折磨孩子,不管英文、數學、自然、社會,尤其是國文,題目細微無聊到荒謬的程度,還要美其名為進階測驗,老實說這種題目連大學教授也不一定會回答。

      為了要準備這些考試,也就是為完成作業,小孩再也沒有打球的時間,再也沒有下棋的時間、看課外書的時間,當然也只好犧牲掉睡覺的時間!天知道這些才是小孩子要的,應該要有的時間。這是在平日;假日呢?

      我從前偶爾假日清晨或平日夜間九、十點搭乘捷運,總覺得奇怪,這種時段為什麼車廂擁擠的程度超過平常上下班時間?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是補習班的上下課時間。台北市某補習班從今年春天就開始用保證班來招徠學生,參與應試的學生數以萬計,他們只好不斷增開新班來因應市場需要,別的補習班起步稍晚,但不要緊,反正到後來也是班班客滿。

      如果這種方式真的讓孩子優秀也就罷了,但事實是,這樣的訓練後,小孩就變笨了,他們的頭腦僵化了,再也沒有幼時的靈敏慧黠;現在大學生普遍程度低落,人所共知。從國文、英文、社會、自然到一般常識全爛,其中國文最差,因為中學時考的最多。從前大學生中好的拚獎學金,差的拚全過,現在即使一般程度的也對二一憂慮萬分,虧得各校還設計了期中考之後減修制度。他們的辛苦跟收穫恰成反比。

      九十二年陳水扁總統針對教改,曾經提過希望學生「考試少一點、書包輕一點、睡得飽一點」。不知感動了多少父母,如今言猶在耳,但今天實際的情況呢?「教改是成功的」?次長!您張開眼睛看看吧! 

http://mays5.weebly.com/9679-21488287712594532946303402283325943-393182551220108228232115133251-taiwan-fail.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