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9 04:51:30Dr. Lin

弘前賞櫻之旅(二)   2016.4.22

弘前賞櫻之旅(二)                   

 2016.4.22

 弘前城與櫻共舞

青森縣古名「陸奧」,顧名思義就是本州東北最邊陲的地區。弘前市位於陸奧西部,是津輕地方的中心城市,過去是弘前藩的城下町,人口33萬,為青森縣第三大城。弘前市的蘋果產量位居日本第一(佔全日本20%),隨著弘前城櫻花盛名遠播,而享有「櫻花和蘋果之城」的美譽。
 

1603年弘前藩主津輕為信於高岡(又名鷹岡,現在的弘前)開始築城計畫,1604年為信病死京都,1609年為信之子津輕信枚繼續築城之計畫,於1611年完工,成為弘前藩主的居城,設有本丸、二丸、三丸、四丸、北郭及西郭等六個城郭,屬梯郭式平山城。原本五重六階的天守在1627年因雷擊而燒毀,1628年高岡改稱弘前,是以弘前城又有高岡城或鷹岡城之稱。1810年奉準將本丸的「御三階櫓」改建為三重三階的天守,是日本現存十二天守之一,已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


 弘前城

1715年(正德5年),弘前藩士從京都嵐山帶回霞櫻,這是弘前城種植櫻樹之濫觴。目前存留在二丸的一棵染井吉野櫻幹圍4.1米、高9米、樹齡134年,1882年(明治15年)由舊藩士菊池楯衛所捐贈,是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染井吉野,每年都還開花累累。染井吉野櫻成長特別快,壽命只有60-80年,由於弘前對於蘋果樹剪枝的管理技術獨步全日本,弘前公園的櫻樹引用這項高超的栽培技術,使得超過百年的老櫻有400棵以上。




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染井吉野

   廣達492,000平方米的弘前公園,垂櫻、八重櫻等52種不同品種的櫻花有2600棵,花祭期間點上燈光,夜櫻光輝奪目,與弘前天守相互輝映,堪稱一絕,尤其西濠的櫻花隧道更是壯觀,每年都會湧入200萬的賞花客,榮登日本「桜の名所」的榜首確實當之無愧。












長年來望眼欲穿的弘前城賞櫻,今天終於得償宿願。原本打算坐9:22的車離開八戶,為了能夠盡攬這座花城的真趣,我們臨時決定提早,搭上8:36的新幹線從八戶到新青森,剛好接上9:12奧羽本線特急列車,9:37就抵達弘前駅,搭上計程車,約莫56分鐘車程,就來到了弘前城的追手門。


 弘前駅

追手門
   一下車,即刻就被舖天蓋地的櫻花給傾倒。滿開的櫻花已經夠美,粉色倒影相映在護城河中,更是夢幻。站在花叢裡,人何須塗脂抹粉,很快就被抹平了歲月的痕跡,難怪新嫁娘也禁不住趕著來與櫻共舞,頻添無比的喜氣。
滿開過後,護城河中由剎時飄落的花瓣掩蓋所形成的「花筏(はないかだ)」美景,只有在弘前城才看得見。但造化確實公平,想看「花筏」,就得等「滿開」過後,兩者是無法同時兼而得之。







花抹平了歲月的痕跡


嫁娘與花共舞

追手門又稱大手門,是城郭的正門。走進追手門,又是一波櫻浪襲來,令人為之失神,這種豪邁壯濶的氣勢,相較於關東關西的賞櫻名所,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在無比燦爛的花海中,仔細一瞧,有幾株還留有些許花苞,只開九分,明天應該就會滿開。雖然沒有滿開,卻不乏小家碧玉的嬌羞和矜持,別有一番韻味。我總覺得停留在九分開這個階段,正是人生最美麗的境界。《易經》乾卦(  )的爻辭,認為第五爻「九五」是至中且正之位,正好是「飛龍在天」的佳境,如果達到這個階段,人還不能知所饜足,非要繼續往上再衝不可,當來到第六爻「上九」之極境,其爻辭就是「亢龍有悔」,因為亢龍前無去路,最後是泰極否來,終必招來無盡的災厄與悔恨。櫻花也是一樣,九分雖然沒有滿開那麼燦爛,但燦爛只能一時,何能一世?

 


九分最美

   走著走著,將近50萬平方米的公園內,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在櫻花天幕下打轉,總忍不住停下腳步,細細端詳簇簇清純無染的花朵。這種代表大和民族美學的櫻花,確實讓人感受得出其他花朵所沒有的風采,看得再多也不厭倦。循著地圖左彎右拐,早已在花海中迷失了方向,搞不清是哪個門、哪座橋?反正就是跟著人潮,一路往內走,終於走到了最高處的本丸,天守就在本丸,要買票才能入內參觀。

天守原本在本丸的角落,由於天守台和東面的石垣出現孕石(はらみいし)現象,也就是石垣的下半部如孕婦肚子般突出往下垂,恐有崩塌的危險,因此在2015年夏開始進行天守移動工程,耗時三個月,先在本丸建造一處臨時的天守台,再將重400噸的天守緩慢向內移動80公尺,於20151017日完成搬遷,然後進行石垣的維修工程,預計2021年才會完工,搬回原處。雖然無緣看見天守聳立在石垣的原貌,卻也從中見識到日本對於古蹟維護的用心。


進行石垣的維修工程







臨時的天守台





可以入天守台內參觀

天守四周滿佈枝垂櫻,別有一番風味。列為弘前古木名木的「御滝桜」,植於大正三年(1914年),已逾百年樹齡,它的垂枝從石垣的上面垂到底下的水面,好似櫻花瀑布般的壯觀,是以「御滝桜」名之。


御滝桜
    天守雖然暫時移位,但整座的結構原封不動,一樣可以入內參觀。順著陡峭的木梯,爬上最高樓,從高處往下看,弘前城一覽無遺,順著西方望去,隱約還可看到岩木山。 

岩木山是津輕平原的最高峰,標高1625米,山頂有三峰,呈「山」字形排列,中央就是主峰「岩木山」,兩旁的「鳥海山」和「嚴鬼山」是第二重火山,圓錐形的山容狀似富士山,有津輕富士之稱,是新日本百名山之一,也是當地山嶽信仰的聖山。
 

遠眺岩木山
   這趟弘前之旅,除了賞櫻,也希望能順道一睹岩木山的風采。
我對岩木山的特殊感情源於《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奇跡の林檎)》這本書。書中敘述一位世代在岩木山麓種植蘋果的果農木村秋則的感人故事。木村為了堅持不用農藥與肥料的自然農法,終其一生奮鬥不懈,最後終於證明出「大自然是一個可以自我完結的體系,即使沒有人類的協助,草木照樣可以枝繁葉茂、開花結果。」看過這本書,我恍如上了一堂人生哲學的課程,領悟到人類只有依循天人合一的自然法則,生命才得以如行雲流水般的順暢。因而我最近出版的《如林之然》這本書中,特別以「可愛的玩伴」這個篇章來介紹岩木山下的這則感人故事。

揮別了岩木山,過了鷹丘橋,往西濠方向走去。西濠旁的櫻花隧道接近滿開,站在濠上的春陽橋,綿延不絕的櫻花緞帶盡入眼底。濠溝裡幾葉扁舟搖曳在粉色春風中,那種超然絕塵的意境,美得無法以楮墨形容。難得的是滿開的盛況,遊客竟然不多,只有在遙遠的東北,才能有這種人與花悠然共舞的情境,如果再不停下腳步,好好地與花對話,那可真辜負了大自然的美意!




電視台轉播花海盛況


小朋友也來賞花








西濠扁舟搖曳


西濠旁的櫻花隧道遊客如織




櫻花隧道

坐在櫻樹下,涼風習習,靜下心來欣賞著花兒朵朵燦爛,不覺讓我想起,大自然是何其的奧妙,而能讓漫山遍野的櫻花齊一步伐,說開就開,沒有一朵超前,也沒有一朵落後。當滿開過後,說謝就謝,很快地就全都飄到城濠中,形成難得一見的「花筏」美景。到底是什麼力量使然?

在人類還沒有出現之前的太古時代,植物早就已經是默默養活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無名英雄。如果我們用心去觀察,將會發現植物為了延續自己的生命,為了依養地球上的蒼生,而具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智能」。相較於可以自由遷徒,去找尋更適於生存之居住環境的人類,植物只能靠著播撒種子,落地生根,以終其一生。當處在雨水稀少的乾燥地帶或遭遇諸多外敵時,為了生存下去,它不得不具備一些適應環境的特殊技能,也使得植物的感覺功能遠比人類更為敏銳。人類有「視、聽、嗅、味、觸」五感,而植物至少有15種感官功能。以聽音為例,人類只能用耳朵聽,而植物是靠著感知「振動」的方式,用根、莖、葉在地下、地上、水中全方位去感受周遭環境的訊息。

義大利Florence大學的神經生物研究所,曾與農家合作,經過五年的研究,發現在葡萄園中播放音樂,葡萄不但成長更快,而且色鮮味美,polyphenol的含量更高,釀酒的熟成更佳,這完全是因葡萄天賦的知性所使然。同樣的道理,櫻花也是靠著這種全方位的感知功能,隨著天候的變化,而得知大地已經回春,令人不得不讚歎大自然的神奇!

難得抛開塵囂,與花對話,剎時有神清氣爽的喜悅。走回春陽橋,順道前往觀賞有134歲高齡的日本最老染井吉野櫻。找路往東門的方向走去,準備離開弘前城,原本打算回弘前車站再吃午餐,不料被櫻花迷宮困住,一時脫不了身,況且到處都是屋台與櫻花樹下歡宴的賞花客,我們也就入境隨俗,買了幾樣屋台美食,就地野餐,跟著大家一起享受日本獨特的花見風情。


 櫻樹下歡宴


入鄉隨俗

   將近二點,走出東門,在外濠群櫻殷殷相送下離開了弘前城,經由新青森、盛岡、新花卷,前往今晚下榻的南花卷風の季溫泉旅館。

外濠櫻群殷殷相送


外濠的櫻花繽紛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