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田Camry 2.0汽油尊爵試駕 贊助
2016-03-09 20:10:30Dr. Lin

美東之旅系列報導(六 ) 2006.10.15

美東之旅系列報導(六)               

2006.10.15(周日)晴

天涯若比鄰

抵達美國的頭兩天,時差的困擾一直揮之不去,尤其是小孫兒更是無法調適,因而考慮今天是否要如期出發到加拿大去旅遊。這兩天正欣都是早出晚歸,無視他兒子的病況,整天待在紐約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參加在該院所舉行的心臟外科醫學會。昨天我們希望他能提早離開會場,跟我們一起坐車前往長島參加Sal Wu的生日晚宴,但他堅持要等到會議結束,才獨自搭乘火車到Port Washington與我們會合。

國外醫學會的註冊費大都要四~五百塊美金,加上來回機票與食宿費用,往往所費不貲。有些人是由廠商贊助費用,順便安排旅遊觀光,為了趕行程,待在會場的時間就不多。正欣此行是自掏腰包,純粹為參加而參加,因此他不肯錯過大會所安排的節目,因為這些節目的內容與他的臨床工作息息相關,尤其這次大會邀請到一位相當有名的法國心臟外科醫師Dr. Carpentier到會場做現場示範手術(Live Demostration),是一次相當難得的學習機會。

法國規定外科醫師65歲就要退休,因而這些大師級的醫師退休後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地去傳承他的臨床經驗。聽說現任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及西奈山醫院心臟外科主任都曾在他門下跟他學習心瓣膜的手術,也因此西奈山醫院特地邀請他來主持醫學會,並做Live Demostration。據正欣轉述:大師不愧是大師,不但刀開得好,主持討論會更有他的一套。當開完一個心瓣膜閉鎖不全的修補手術後,與會者發現手術後經食道超音波檢查還可看到些微的血液逆流現象,因而向他提出質疑。Dr. Carpentier認為修補手術只是在矯正閉鎖不全的缺失,要做到完全恢復瓣膜的功能,事實上有其技術上的極限。言下之意是這次的手術雖然還有一點回漏,但已改善大部份的功能,基本上算是成功的。他進而順勢自我標榜一番,認為與會者的質疑無可厚非,因為大家是以最高的標準來檢驗他的手術,這是對他最大的肯定。

行醫40年,我認為醫療技術的進步日新月異,一日千里,身為一位醫師,不能故步自封,妄自尊大,甚而閉門造車,將病人當成是實驗品。如果他肯於為病人的安危著想,就應該設法增廣見聞,不斷求取新知,才能跟得上時代的腳步。

卅多年前,我曾見證過一次令人遺憾的外科手術,迄今一直不能忘懷。有天,一位主治醫師告訴我,他將開一台胰臟癌的刀,要我刷手當他的助手。我滿懷好奇,因為在當年胰臟還是外科領域的禁地,不知這位仁兄何處學來新的刀法,敢於碰觸這塊禁地?他信心滿滿地開腔剖腹,撥開上層的腸胃,終於看到位在後腹腔的胰臟。我全神貫注於他的每一步驟,他大刀一揮,將胰臟頭的患部切了下來,然後取來一條細細的塑膠管接通剩下的胰管與十二指腸,並將兩端牢牢固定,手術這麼簡單就完成了。

胰臟除了分泌胰島素進入血液中供作葡萄糖的代謝之用,它另外也分泌含有各種消化酵素的胰液,經由胰管注入十二指腸,以分解食物中的蛋白質、脂肪與醣類,這些具有強烈分解作用的胰液絕不能讓它流入腹腔,否則造成自體分解,後果不堪設想。我雖是初出茅蘆的外科醫師,但對如此粗糙的手術頗不以為然,真的單靠一條人工塑膠管就能滴水不漏地將胰液引流到十二指腸?因此我密切觀察這位病人手術後的臨床變化。果不其然,兩天過後,病人開始喊著兩脇部疼痛;又過了兩三天,一位台大外科教授到院會診,聽過這位主治醫師詳細說明後,“唉”了一聲,就交代將病人趕緊送到開刀房,他只在病人兩側脇腹插入引流管,但見大量的胰液從後腹腔順著引流管噴了出來,暫時解除了病人的痛苦,至於因荒謬的手術所造成的後果,他也愛莫能助。

相較於這位自不量力、草菅人命的醫師,我對於正欣這次不惜花費四~五百美元的註冊費,置妻兒於不顧,忍下時差的不適,不耽於嬉戲,不惑於美食,專心致志地利用兩天的時間,認真參與醫學會,這種求知的精神,讓我深感欣慰。

吃過早餐,昨天還病懨懨的小孫兒,今天看起來已經生龍活虎。童稚之可愛就在於不虛偽,在我臨床工作中發現,幼兒哭鬧不止大體上只有三個原因,那就是肚子餓、尿布濕,再不然就是身體不適。因為幼兒不會像大人那樣,會因許多情緒方面的問題而裝模作樣。由於小孫兒體力已經恢復,每個人臉上的陰霾也為之消失,因而決定按照預定行程前往加拿大東部做期一周的自助旅行。

女兒女婿來紐澤西只有三個多月,附近州郡的景點似乎已經走遍,加上她們從台灣帶來一部衛星定位系統(GPS),就算來到任何陌生的地方也能穿梭自如。過去我不喜歡自助旅行,一來路況不熟,也不知沿途有什麼地方好玩,再來就是食宿的問題也是相當困擾。沒想到過去我所擔心的問題,現在都已不是問題,年青人只要一上網,沿途景點的介紹一目了然,想要什麼等級的旅館也都任君選擇,喜歡那種口味的餐廳,只要將餐廳的名字輸入GPS,它就會準確地帶你到餐廳的門口,萬一轉錯了彎或走過了頭,GPS馬上會告訴你“re-calculate”,很快地重新再估算,將你帶回到正確的方向,似乎比專業的導遊還專業,真可說是一機在手,天涯若比鄰。

由於是自助旅行,一路上有山觀山,有水戲水,任我遨遊。我們從紐澤西穿過賓州的東北部,再沿著81號公路往西北的方向奔馳。美國的高速公路兩旁到處也都林立著大型的廣告看板(T-Bar),但不像台灣作為商品廣告之用,而是告訴駕駛人從第幾號出口下去會有加油站、餐飲服務…等。因此在美國開車,就算來到荒郊野外也不用為吃的問題操心。中午孩子們希望吃麥當勞,雖然我對西式餐點不很興趣,但只要孩子喜歡,阿公當然也樂於配合。麥當勞供應的不外乎是漢堡、炸雞、薯條、冰淇淋,還有可以續杯的可樂,沒有一樣不是高熱量,這就難怪大胖子滿街跑。







第一天從紐澤西穿過賓州的東北部,先沿著I-80到Delaware Water Gap,river可以泛舟小朋友丟石.打水飄,秋天來,整山紅黃相雜的秋色美極了.

 

長春藤名校康乃爾大學(Cornel U.)位在紐約州南部的Ithaca附近。Ithaca是個小小的偏僻小鎮,只有一條商店街,想必只有康乃爾大學的師生才會在此進出。我不曾來過這個地方,但對Ithaca這個名字相當熟悉,它也是希臘半島西岸愛奧尼亞海中的一個小島,是西元前十三世紀特洛伊戰爭獻出木馬屠城計謀的希臘英雄奧狄修斯(Odysseus)的家鄉。Ithaca大學城就跟希臘的Ithaca荒島一樣,位在相當荒蕪的山丘裡,進出交通相當不便。康乃爾大學就緊臨這個大學城,幾乎佔據了整個山頭,裡頭全都是渾然天成的峽谷、飛瀑、湖泊、溪流,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校區分成好幾處Campus,過去我經常讚美東海大學得天獨厚、校區遼闊,殊不知“登泰山而小天下”,來到康乃爾大學,才發現其中的任何一個Campus都比東海大學還要廣闊。康大的學生每天在各個Campus間往返,單單走路就有足夠的運動量,更何況學校地處偏僻,除了專心讀書,別無去處,然而“無用之用,誠為大用”,這或許就是這所名校的獨到之處。


進入康乃爾大學


校舍







校景一隅


校園一隅





校園草地嬉戲

   紐約州的中部有六、七個呈南北走向,很像手指狀且相互平行的狹長形湖泊,統稱為Finger Lake,是有名的觀光景點。Ithaca就位於其中之Cayuga Lake的最南端,離開康乃爾大學,我們沿著Finger Lake中最大的Seneca Lake的西側湖畔北行,一路上滿佈葡萄園與酒莊,美酒當前,誰能不聞香下馬,去試它幾杯?夕陽照映在碧綠的湖水,波光粼粼,彩霞蓋滿一望無際的葡萄園,點綴著造型獨特的Winery建築,這片湖光山色頗有瑞士鄉間旖旎的風貌,難怪在Seneca Lake最北端的城鎮就以Geneva名之。

Geneva再往西行,來到Finger Lake的另一根手指,這個湖叫做Canandaigua Lake,今夜就下榻於湖畔的Econo Lodge。出門時,女兒知道我不吃麵食,體貼入微地將電鍋帶在車上,她煮了一鍋白飯,包了一些腐皮壽司,並從超市買了一些現成的食物,配上家裡帶來的鄉土美味,開了一瓶當地的佳釀,一家人就在Lodge中享受了一頓中西合壁、充滿親情的晚餐,這種氛圍只有自助旅行才能克竟其功,也幾乎讓我忘了是處身於天之涯、海之角的美國東北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