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看的都市愛情劇《妻子的秘密》 贊助
2015-05-25 04:44:31Dr. Lin

一枝筆

一枝筆

 

忘了什麼時候,日本友人送我一枝筆,淺藍色,造型相當別致,寫起來又無比流暢,深得我心,不時將之帶在身邊。寫沒多久,筆心的墨水用完了,我想只要換根筆心,也就能再揮灑自如。這枝筆是日本Zebra株式會社製造,我跑了好幾家文具店,都買不到同一款式的筆心。有筆無心,偏又擺在書桌上,每天對著我擠眉弄眼,令我相當難受。因此,每當南來北往,我都會藉機到外縣市找找看,但始終還是難遂所願。

有天,我找到一家筆的專賣店,店裡頭有幾種Zebra的筆心,就是沒有我所要的那一款。店家有感於無法解決筆的難題,有辱專賣店的聲譽,因而打電話與Zebra的台灣代理商連絡,始得知Zebra生產的筆心將近200種,我所要的那一款並沒有進口到台灣。得知這個內情,我知道要讓這枝筆再恢復原本表裏如一的功能,唯有親自走一趟日本。

不多久,我到北海道旅行,中午趁著大家都去旭川拉麵村品嚐當地有名的拉麵,我獨自去逛文具店。沒想到這款筆心連日本的鄉間小店也買不到,只好拜託導遊帶我到大盤商,我一口氣買了好幾十枝。由於庫存量豐富,從此我也就情有獨鍾,不再使用其他的筆寫字。我拚命地寫,每到日本也拚命地買,使得多年來筆心從不虞匱乏。

有次,我又買了一大把,同行的友人半開玩地提醒我:「有筆無心,寫不出字;但空有筆心,而沒有筆架,也是莫可奈何!勸你還是多提防,免得丟了筆,所有的筆心可就無用武之地。」雖然只是一句戲言,我卻牢牢記在心裡,因為這枝筆已經跟我產生了感情。把玩它於指掌間,它為我帶來多少的文思與靈感;從它筆尖處也曾流洩出我千百萬字的衷情。只有它才能深深體會我偶獲佳句時的歡欣,抑或是推敲不出一字半句時的懊惱。它對我來說,是無價的;丟了它,絕非任何一枝筆所能取代。

隨著年歲的增長,健忘已如影隨形,經常帶給我困擾。這枝筆就因健忘,曾經丟過幾次,所幸都能及時找了回來。為免再次丟失,通常外出我就不再帶著這枝筆,只留它在家裡伴著我舞文弄墨。但百密總有一疏,上個月我到台北參加台北木蘭、員林誼真兩個扶輪社締結金蘭的晚會,當我上了火車,才發現這枝筆竟然帶在我的身上。我當時就有點擔心,惟恐朋友的戲言會一語成讖,因此也特別提高警覺,不時提醒自己要小心為上。

我是介紹人,她們好意邀請我上台致詞,就在上台的一瞬間,我拿出筆來寫了幾個字,沒想到,下了台就將它忘在Main Table上。翌日清晨酒醒後,我猛然想起那枝筆,才發現昨夜它並沒有跟著我回到台中。對我來說,什麼都可以丟,獨獨這枝筆丟不得。我即刻掛電話給木蘭社的石幹事,告訴這件緊急事故;石幹事也專程跑了一趟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會場,但筆已杳如黃鶴。過沒多久,他滿懷歉意地回了我的電話,丟不得的筆這次真的丟了。電話中我只淡淡地告訴他:「丟了就算!」事實上,是心中的感傷使我為之語塞,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丟筆已經月餘,迄今只要一想起,還是難抑若有所失的餘緒,尤其是看到那一大把已無用武之地的筆心,睹物思情,更是痛徹心扉。人的感情就是這麼不可理喻,我有不計其數的名筆,為何獨獨要為這枝棄我而去的筆徒留傷悲?李白詩云:「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丟已丟了,那已是昨日之事,何苦還留在今日自我煩憂?何不跟著萬里長風,送走秋雁的同時,也放開一切,心無罣礙地獨酌在高樓上?

金剛經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換言之,人世間諸法皆空。空並不作「無」解,而是不長駐、不久留。佛家認為人世上的一切,包括錢財、妻小、權位,全都是因緣會合,聲過長空而已,聲過長空豈能長駐久留?想通了這一切,今日豈還值得為昨日所丟的一枝筆煩憂?

聽說曾有一次蘇格拉底在無意間看到許多稀世珍寶,鑽石、藍寶、翡翠、雲石、名畫、藝雕,他突然脫口而出:「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東西是我不需要的啊!」如果當年蘇格拉底汲汲於這些身外之物的追求,或許他就不是蘇格拉底了。德國大哲叔本華認為:世人所追逐的那些歡樂,對於一位具有高度智慧、享盡自我獨特個性的人,完全是多餘的,甚至可說是麻煩和負擔。單單一枝筆就已為我帶來那麼多的麻煩和負擔,若是擁有如蘇格拉底所不需要的那堆寶物,我豈不成了外物的奴隸?借鏡於先賢的殷鑑,我方始稍稍釋懷。

有一則塞翁失馬的故事很值得玩味:老翁失去一匹馬,友人前來致意,老翁說:「怎知這不是一件好事?」幾天過後,馬回家了,還帶了一群野馬回來。友人又來道喜,老翁說:「怎知這不是一件壞事?」又隔數日,老翁的兒子騎野馬摔斷了腿,友人再來安慰,老翁說:「怎知這不是一件好事?」再過數日,發生戰亂,兒子因腿傷而免於上戰場,因而保全了性命。一般都只是看到事情的表面,有福則喜,有禍則憂,而不知福禍是相依相隨的。老翁懂得這個道理,凡事就能泰然處之,面對禍福得失,他的情緒並不隨之起伏。如果能夠學習老翁以平常心來看待生活周遭的一切,丟掉一枝筆又算得了什麼?

丟了筆,的確讓我難過了好一陣子,但如果今天不丟,或許明後天也會丟,就算最後還是不丟,總有一天我也會離它而去。這枝筆只是因緣際會才被我所擁有,但緣生緣滅,它終究是不能長駐久留。有了它,我得隨時提心吊膽,惟恐會失去它;於今丟了它,反而讓我領略了人生的無常,因而少了一份累贅,內心也舒坦了許多,對我來說,何嘗不是好事一件?

上一篇:愛的真諦

下一篇:擸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