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馬自達CX-5黑艷旗艦版 贊助
2015-05-02 04:54:20Dr. Lin

訪問日本姐妹社及花見之旅(5)金閣寺2008.4.7

日本花見之旅(5                       2008.4.7

生如春花,死如秋葉


京都金閣寺是一座完成於1397年的日本古剎,屬臨濟宗相國寺派。1394年室町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以位於河內國的領地與西園寺家交換,獲得這處早已傾圮、被稱為「北山第」的山莊舊址,並大興土木,整建改造。

翌年,足利義滿將大將軍之位讓給其子足利義持,並遁入空門。1397年,北山第改名為「北山殿」,以其核心建築「舍利殿」作為他修禪的場所。義滿死後,義持遵其遺願,敦請夢窗國師開山,將北山殿宅邸改為禪寺,並以義滿法號命名為鹿苑寺。

由於舍利殿的外牆全以金箔裝飾,金碧輝煌,又被稱為金閣寺。

舍利殿是一棟緊臨鏡湖池畔的三樓閣狀建築。一樓「法水院」做為寢殿,屬平安時代的貴族建築風格;二樓是屬於鎌倉時代武士建築式樣的「潮音洞」;三樓是具有中國禪宗風味的「究竟頂」;頂端是寶塔狀的結構,置有一隻象徵吉祥的金鳳凰。

三種不同時代的建築風格,卻能在一棟建築物上完美調和,尤其是襯托在以鏡湖為中心的廣大池泉回遊式庭園裡,彷彿是將極樂淨土再現於人間世界,成為美的極致。




或許是出於對絕美的嫉妒,1950年一名21歲的見習寺僧林承賢竟然在金閣殿裡引火自焚,使得整座金閣殿連同供奉其內的國寶足利義滿像全都付之一炬。

1955年依照原樣重新修建,1987年金閣殿外壁的金箔全面換新,成為現狀。金閣寺早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寶,並於199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京都的名勝古蹟不勝枚舉,但金閣寺是大多數的外國遊客造訪京都時,不能不去參觀的景點。

三島由紀夫(192570)於1956年完成一部鉅著《金閣寺》,翌年這本書榮獲讀賣文學獎,並被日本文壇譽為三島美學的最高傑作。這本書就是以金閣寺縱火案為主題,專為探討美的內容而寫成的。

三島由紀夫不但衷心推崇日本武士道精神,也是王陽明學說的忠實信徒。

他認為「知而不行」就等於不知,要收到實際的效果,就必須採取實際的行動。他將金閣當成是美的化身,為了追求他心中那份美的理想,為了喚回戰後逐漸消失的武士道精神,他毅然以日本武士絕美的行動,切腹自殺,以身相殉。

許多外國遊客造訪金閣寺,主要的目的或許就是為了去親炙三島「心中的金閣」之美,去憑弔這位日本武士道最後的實踐者。

日本自鎌倉時代(11851333年)開始,歷經室町、江戶兩朝,以迄明治天皇重掌政權(1867年)為止,將近700年的時間是由武士掌權的幕府治國。

武士雖然長時執掌政權,但從不曾有武士敢於覬覦天皇的寶座,是世界絕無僅有的政治體制。

到底是什麼力量使然,而能讓大和天照家系在700年的顛沛流離中還得以繼續保有天皇的地位?一般認為武士道精神充分發揮了安定的作用。

日本武士不但講求武德,還特別嚴守忠誠、信義、樸實、有禮、名譽、廉潔之行為準則,尤其是輕生死、重然諾、說一不二、劍及履及的作風,使之成為三民(農、工、商)的典範。

明治維新後,時移勢易,武士的地位漸趨式微,但色衰香猶在,那股沛然不可禦的武士道精神在潛移默化中深入民間,轉化成為日本民族獨具的大和魂,使得日本能在短短的數十年間,從一個封建被動的社會,很快跟上現代化的腳步,躍然成為世界強權,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更能從百廢待舉的殘破中急速重建復甦,武士道精神所扮演的角色,的確功不可沒。

武士道為何會獨獨在日本生成?觀諸日本的地形是由諸多火山列島所構成,地震相當頻繁,尤其每到夏秋之季,接二連三的颱風來襲,造成生命與財產嚴重的損失。

面對這種不可抗力的天災地變,日本人自古即有無常的觀念。生活在這種四顧茫茫的惡劣環境中,只有太陽是唯一的恆常,因此日本人不得不敬畏太陽與大自然。

天照大神成為他們唯一的依靠,更相信大地萬物都有神靈的存在,神道教因運而生,大大小小的神社因而遍佈日本的國土。

一切無常,禍福無門,加上遍地又開滿美得勾魂、嬌而命短的櫻花,它總是在開得最絢爛的時候,落花歸根,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種生如春花,死如秋葉的現象,無形中產生一種暗示,暗示人應該活出燦爛的生命,必要的時候,與其畏畏縮縮地犬死,不如光光彩彩地就義。

武士道的精神就這樣隨著櫻花的飄零,默默地在日本人的心田中萌芽生根,櫻花也因此成為日本的國花,更成為武士道的象徵。視死如歸的「切腹」自盡,很自然就成為日本武士從容就義的壯舉。

三島由紀夫生於戰亂,成長於和平。在戰亂中,死亡步步進逼,他早已深深體驗死亡的意義。戰後,在他內心中和平只是一種假相。

歐美新思潮的介入,舊社會的秩序瀕臨瓦解;戰敗的自卑在自詡為世界第一等民族的日本人心中,一時難以抹滅;經濟快速成長,部份國人因而得意忘形,精神卻是空洞的。誠如他自己所說:「現代日本是許多矛盾、許多文化的混合體。我不能不生存於此,常常要與環境鬥爭。生而為一個日本人,彷彿活在一場錯綜複雜的夢境中。」

他是位正統美學的擁護者,眼看著他「心中的金閣」之美,已無法在這虛妄的現實之上,開出美的燦爛花朵,而切腹就是美的最高境界,最後他唯有走向切腹一途。

1970.11.25,他帶領森田必勝等四位「楯之會」成員,一起在自衛隊市谷營區促請自衛隊誓師保國未果,隨後從陽台退入總監室,按照日本傳統儀式切腹自殺。

他頭繫「七生報國」頭巾,拿起短刀往自己腹部刺下,劃出一個很大的傷口,腸子從傷口流了出來,森田必勝用名刀「關孫六」為三島進行介錯,但連砍三刀未能砍下他的頭髗,三島難忍痛楚,試圖咬舌自盡。第四次介錯改由學習過居合道的楯之會成員古賀浩靖執行,終於成全三島切腹就義的壯舉。

三島切腹自殺時,不少作家趕到現場,只有他的恩師川端康成獲准進入,但沒見到屍體。此事件帶給川端康成很大的刺激,他對外表示:「被砍下腦袋的應該是我」。三島切腹後十七個月,川端也選擇含煤氣管自殺,未留下隻字遺書,只留給後人無限的唏噓!

帶著這份唏噓離開了金閣寺,繼續前往哲學之道。哲學之道是位於連接銀閣寺與南禪寺的琵琶湖疏水渠兩岸所舖成的石板步道,兩側種滿染井吉野櫻,是京都人最鍾愛的賞櫻勝地,也是日本百選的散步步道,全長將近二公里,因日本哲學家西田幾太郎經常在此散步而得名。

來到哲學之道,剛好遇上春雨霏霏、春風習習,落花繽紛的模樣不覺讓人有風吹雪花的錯覺。這也難怪日本人會將這飛雪般的落花稱為「花吹雪(はなふぶき)」。




沿著步道,撐著一把小傘,漫步在這難得一見的「花吹雪」中,我用心去感受櫻花那份不戀棧絢爛的傲氣,不覺一股哲思湧上心頭。

什麼是「哲學」?哲學不就是用人類的思維來研究自然界及社會生活的學問?只要能用心去觀賞周遭的一景一物,去感受一花一草存在的意義與價值,任何人不也都是哲學家?

幾位鍾情於拚布製作的社友夫人,看到步道旁有家專賣拼布材料的商店,她們一湧而入,早已忘了哲學之道綻放的櫻花。有位社友對於她們來到哲學之道,捨櫻花而就拼布,頗不以為然。

我告訴這位社友,只要心中有櫻花,猶勝於癡癡待在櫻花樹下老半天,拼布是她們的興趣所在,那就是她們的生活,她們生活在當下,活在她們當下的生活中,這不就是她們的哲學之道?

我費了一番口舌,為這位社友闡釋哲學的道理,只見他一臉茫然。我講了那麼多,他卻一點都不能理解,那不等同於我什麼都沒講?既然是這樣,我再多講,不等於白講?雖然他一再追問,我也只能保持緘默。

不料,看到我默然中不發一語,他竟然若有所悟,告訴我說:在默然中他反而更能理解我剛剛的長篇大論。奇怪!我講那麼多,他不懂;我不講了,他反而能懂。

就在這無言勝有言的對談中,讓我更深刻體會“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哲理。來到哲學之道,觀賞櫻花之餘,無意間讓我上了一堂哲學課,真是不虛此行!

這趟日本行,Jack也偕同夫人Judy一起出遊。Judy在泰元旅行社掛名董事長,我們都尊稱她為總裁,所裁決之事除了公司的事務,當然也包括Jack的生活起居、一舉一動。總裁隨同出門,一切都好辦事,會席料理每個人的座棹上就先擺上一樽日本清酒,大多數的人不喝酒,紛紛往我這邊送,少說也喝了七、八樽之多,想不醉也難!宴席中又搬來了卡拉OK,歌聲響起,二位女服生穿著和服,帶著大家在榻榻米上跳起日本的傳統舞蹈,整個會場如醉如癡,這不就是日本溫泉飯店最寫意的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