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8 05:55:05Dr. Lin

日本能登半島之旅(二)高山.合掌屋2010.4.14 

2010.04.14

一條筋的幹勁

今天的行程是由岐阜北上,早上到高山市,下午參觀五箇山合掌村,今晚下榻寺尾溫泉。

翻開地圖一看,天啊!是由太平洋沿岸翻山越嶺,來到面向日本海的北陸地區。記得有一年也是到高山,回程遇到下大雪,國道關閉,車子足足開了五個多小時才回到名古屋。

對於今天的行程安排我不免有點憂慮,尤其是大半的團員都比我年長,如何受得了長途的舟車勞頓?可是,導遊要我放心,他說有一條我不曾走過的新路,到高山只要一個多小時,早上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在高山市遛躂。

東海北陸自動車道開通於2008年,從名古屋到富山市全長200多公里,一路向北穿越日本北阿爾卑斯的兩白高地,可說是日本本州的中部縱貫公路,大大縮短了太平洋與日本海兩岸的距離。

從岐阜開上東海北陸自動車道,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關市。離關市不遠處,曾發生過兩次日本最有名的戰役──桶狹間&關原之戰。佔地利之便,使得關市所打造的刀劍名聞遐邇。

刀劍是日本武士的第二生命,不管走到那裡,都會隨身攜帶兩把刀劍,長劍用於殺敵,短刀用於結束自己的生命。

當武士被逼到絕境時,通常都會切腹了結自己的生命。切腹的時候,會請一位自己的親人或好友擔任介錯人。切腹的武士以九寸五分長的短刀刺向自己的左腹,然後用力劃向右腹,正當肚破腸流之際,介錯人及時揮劍一砍,切腹者人頭瞬時落地,一來減少痛苦,二來免於人頭落入敵人之手,成為武士最大的恥辱。

切腹是日本武士道的一環,而武士道又是日本這個民族得以強盛的精神所在,也因此來到關市,不免會想起這種看似殘忍,卻又不得不令人肅然起敬的自刎舉措。

過了關市,開始進入兩白山地。從關市到高山市只有短短一百公里,就挖了56個隧道,也因此全程不是穿過隧道,就是跨過深不見底的溪澗,最長的橋墩高達118公尺,其工程的艱鉅有可能是日本公路史上之最。

公路沿線的美並是日本的地理中心點,日文叫「真中(まんなか)」。車子繼續再向上爬坡,來到了ひるがの高原休息站,這裡是日本高速公路的最高點,溫度下降到攝氏零度,天空開始飄起雪來,看到春雪,大家精神為之一振。












休息站對面的大日岳海拔1709公尺,山頭還蓋著皚皚白雪,狀似一座富士山。行行復行行,果然十點出頭就來到了高山市。

高山市位於岐阜縣,古時屬於飛驒國,因而通稱為飛驒高山。雖然是舊地重遊,但趕在414日來到高山,躬逢高山春祭之盛,別有一番風味。「高山祭」與京都的「祗園祭」、埼玉的「秩父祭」合稱日本三大美祭,至今約有300年歷史,1979年被日本政府列為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每年41415日在宮川中橋的山王宮舉行,招徠成千上萬的遊客,成為當地的一大特色。

春祭期間高山市實施交通管制,禁止大型巴士進入。我們沿著宮川直走,宮川上的橋樑分別漆上不同的顏色,中橋漆的是紅色,很容易辨識。





   來到中橋旁的山王宮附近,人山人海,只能隔著厚厚的人牆遠望,但見三座價值不菲的神轎上都有惟妙惟肖的木偶演出,相互較勁。神轎上演些什麼?我有看沒有懂,但能身臨其境去感受異國文化的不同韻味,這或許才是觀光客主要的目的。







台灣與日本同屬多神教信仰的國家,宗教活動很自然地就成為地方文化的一環。只可惜,台灣的民間信仰漸漸淪為政治勢力、地方派系、黑道神棍的禁臠,使得迎神賽會充滿迷思、暴力與金錢糾葛,讓人有俗不可耐的感覺。

反觀日本民間各異其趣的祭典,似乎已經擺脫宗教的迷思,而成為具有地方特色的全民運動,相較之下,就顯得較為風雅脫俗,而能獲得一般人的支持與肯定。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看過飛驒高山祭,不難發現,台灣的迎神賽會再不省思改進,終有一天會被有識之士所唾棄!

看過高山春祭,順著宮川東側的古街道與宮川朝市走走。高山古町是從江戶時代保留下來,全都是木造格子窗的古老建築,就連古街兩旁的造酒屋,都還採用古老的方型木盒當酒杯,目前已被日本政府列為「傳統建築群保護區」。



   高山盛開的櫻花



古街道







格子窗的建築




宮川早市



販賣あかかぶ


日本傳統建築群的設定,是由地方主動加以維護,當達到一定的標準後,再報請政府認定。如此由下而上的設定方式,政府樂得輕鬆,當地居民也會有受到尊重、與有榮焉的感受,而樂於主動積極地相互配合,使得古町不但古意盎然,遊客更是川流不息。

古街道與宮川朝市之間有一間不起眼的派出所,日文叫“交番”。派出所就像一個小巡邏亭,頂多只有三、四坪大小,裡頭也看不到有警察當值,後面卻設立了一間十來坪左右的公廁,方便了熙來攘往的遊客。

一間公廁原本不值一提,但公廁與交番交相連結,無形中對比出一層值得我們省思的意義,也就是派出所是在服務過往的行人,而不是令人敬而遠之的衙門。

逛過宮川朝市,已過晌午用餐時間。來到飛驒高山,當然不能錯過可以媲美神戶牛排的“飛驒牛”。滿佈細緻油花的飛驒牛肉在烤盤上翻烤幾下,沾點蒲葉味噌,入口即化,真的是人間美味。

味噌是日本人的生活必需品,除了味噌湯,它還有多重用途。高山的蒲葉味噌與飛驒牛肉同享盛名,就算單只拌著白飯,也非常可口。

過去從高山市要到白川鄉合掌屋集落,必須繞好遠的山路,若是要到五箇山合掌屋集落,更是難如登天。自從飛驒隧道打通後,兩地真有天涯咫尺的感覺。

飛驒隧道長10710公尺,是日本最長的公路隧道。沿著東海北陸自動車道,過了飛驒隧道,下交流道就到了白川鄉。這裡的合掌屋集落比較密集,觀光客又多,我們只在山頭上俯瞰幾眼,就繼續往五箇山的菅沼集落。



五箇山有菅沼與相倉兩處集落,託東海北陸自動車道之賜,終於與觀光業接上軌,成為一處新的景點。由於開發較晚,少了觀光客的蹂躙,還保有世外桃源的清純風韻。
















五箇山的菅沼集落




合掌屋上的茅草

談到日本的合掌屋,就不能不稍稍提起11801185年的源平之戰。日本從九世紀開始,政治實權落入外戚之手,施行「攝關政治」,隨後又形成「莊園制度」,因而大大提升了武士的力量。

直到十二世紀初,大大小小的武士團已遍佈各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首推受「攝關」重用的源氏,與攀附「院政政權」的平氏。兩者後來漸漸演變成相互仇視的兩股敵對力量。

源平兩氏從1180年展開源平之戰。翌年,平氏靈魂人物平清盛在兵荒馬亂中病逝,自此一蹶不振。源氏在源賴朝的領導下佔了優勢,趕盡殺絕。

平氏家族大半遵照平清盛的遺願自殺身亡,部份家族紛紛逃往山區去過與世相遺的日子。1185年壇浦之戰結束後,平氏勢力被清除殆盡,源賴朝繼起,成立鎌倉幕府,日本從此展開長達700年由武士治國的幕府政權。

合掌屋集落住的就是當年的平氏遺族。將近一千年,他們與世隔絕,這些封閉的合掌屋集落已然成了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


白川鄉合掌屋

陶淵明在「桃花源記」中虛構了一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壓迫剝削,人人自食其力,和平寧靜,風俗淳樸的烏托邦。不料,這個烏托邦的社會理想,卻在日本崇山峻嶺中的合掌屋集落真真實實地存在了近千年。

在這片早被遺忘的天寒地凍中,他們為何能夠創造了人類社會只能相像,卻始終無法付之實現的烏托邦?我思之再三,終於有所體悟:現代科技為人類編造了一個「人定勝天」的新名詞,人類自此沉淪在“必勝”的夢境中無法自拔;平氏的遺族逃離了人世間的殺伐爭鬥,也逃離了科技文明的污染,長年來一直沿襲「人必順天」的古訓,才得以與大自然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現代科技開闢了東海北陸自動車道,也打通了飛驒隧道,硬是將科技文明帶進了這處世外桃源,這對當地的百姓來說,到底是福還是禍?的確值得省思!

從五箇山轉156號公路,沿著庒川來到庒川峽,這是一處風景秀麗的溫泉鄉,由於地處偏僻,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家溫泉民宿。

過了庒川峽來到今晚下榻的寺尾溫泉旅館,一路上看不到其他的民房,因為寺尾溫泉是一處私人開發的溫泉,旅館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寺尾溫泉旅館創立於30年前。第一代老闆發現這處湧泉後,先買下了這一大片土地,並從外地運來了11000噸的大岩石,建造了一座317坪大的浴池,堪稱是世界最大的溫泉風呂。

直到第二代才鳩工庀材,在此溫泉風呂上蓋了這家旅館。現任的第三代老闆特地開了一家鐵工廠,於15年前又在本館旁增建了一棟別館。儘管家財已經萬貫,但他不為大都會的花紅柳綠所惑,寧願屈守在杳無人煙的荒山中繼續打拚,原因無他,只為了延續先人留下的家業。

日本有許多古老的行業之所以還能流傳下來,就是靠著這種專心致志、奮鬥不懈的精神,一代代地傳承下來。他們通稱這種打死不退的精神叫“一筋(ひとすじ)”。這種一條筋的幹勁,或許就是日本這個民族得以浴火重生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