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4 16:56:40Dr. Lin

富士箱根伊豆之旅(一)東京灣上的海ほたる2010.11.10

2010.11.10

東京灣上的海ほたる

一聽說我又到日本旅遊,幾位朋友又老話重提:怎麼老是跑日本,難道別的地方都不好玩?說的也是,沒去過的地方多的是,為何獨獨鍾情於日本?但反過來一問:山珍海味那麼多,為何只挑青菜豆腐吃?這一問可就問到了重點,關鍵就在於合不合口味。旅遊也是一樣,不合口味,就算是大山大水,風景如何秀麗,也仍然提不起那份興致。

日本土地狹小,旅遊景點相對就顯得比較密集,點與點之間不必像美國那樣一拖就要老半天。日本城鄉差距小,到處都很整潔,就算再偏遠的地方,也都讓人感到很舒暢。

日本的商場童叟無欺,不論是大賣場或小攤商,不會有被騙、被偷、被搶之虞。日本以客為尊的經商態度,就算你翻遍整個櫥櫃還找不到想要的東西,店員非但不會投以白眼,還得滿懷歉意地向顧客陪不是。

日本清淡衛生的飲食,讓人可以放懷地大啖美食,不用擔心會吃壞肚子。台日文化相近,日語不很流利,也不用雞同鴨講,只要比手劃腳一番,再參雜一些英文日常用語,甚或是拿出紙筆,寫寫漢字,最後都能溝通無礙。諸多精緻的旅遊條件,使得到日本旅遊成為賞心悅目的樂事。

日本是個高度工業化的社會,日本人忍受強大的生活壓力,拖著沉重的生活步調,窮其畢生之心力,才打造出如此精緻優雅的旅遊環境。

台灣距離日本只有兩三小時的航程,比去一趟花東還要方便,偶爾飛機一搭,就可悠哉地來郅這處旅遊天堂度幾天假,享受令人心醉的服務與美食,卻又不用陪著他們生活在緊湊的壓力中倍受煎熬。

世界各國的旅客不辭千里跋涉,都趕著來躬逢其盛。我們就住在日本的隔壁,不多加利用,豈不暴殄天物?或許是因為上了年紀,不堪長程的舟車勞頓,不願玩得提心吊膽,只想遠離塵囂去過幾天完全屬於自己的日子,因此日本就成了最合我味口的旅遊選擇。

前些日子在兒媳陪同下,我們一家人到日本富士箱根伊豆國家公園度了五天假。為何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到這個地方?一來,它距離東京很近,下飛機後不用再長途跋涉;再者,此時此地正是秋高氣爽的賞楓盛季,我希望能藉諸楓紅斑斕的色彩,對內人Yuki六十五歲生日聊表一點心意。

或許有人會說:都已經是年近古稀的老人,怎麼還學著年青人把玩羅曼蒂克?不說還好,說了反倒讓我感到無比羞赧。我與Yuki結褵至今剛好滿四十周年,四十年來我們不知浪漫為何物,非但不敢手牽著手並肩走在路上,也不曾親暱地叫過彼此的名字,頂多Say聲「哈囉」或叫聲「喂」而已。囿於傳統社會的時空背景,與拘謹保守的個性使然,我們一路走來,沒有卿卿我我的狎昵,沒有如膠似漆的熱情,有的只是相知相惜、互信互諒、淡如止水的生活起居。

也由於手頭不是非常寬裕,加以自幼簡樸成性,我們不敢也不曾穿金戴銀,吃香喝辣,有的也只是在自滿自足中過個溫飽無虞的日子。一晃四十年過去了,青春歲月再也找不回來,羅曼蒂克看來已經成了絕響,但Yuki始終陪著我在粗茶淡飯中盡享兩袖清風的淡雅,不曾有過怨言。在她六十五歲生日這天,就算我生性難改,開不了金口向她說句生日快樂,如果連寄情於楓紅,若無其事地陪著她去賞楓都不會,那可真的是無可救藥!

1110日我們搭乘早上10:35UA班機前往東京。由於還差三天Yuki才能享受高鐵的半價優待,若不是我的堅持,她還真的有點捨不得。與兒媳約好時間來到高鐵桃園站會合,難得一家人能夠抽出時間一起出遊,這或許是老來最感欣慰的事情。此行剛一啟程,就在濃濃親情的滋潤下,充滿了溫馨與感動。

飛機於14:25降落在成田機場,為了參觀橫跨東京灣的Aqua Line,我們沿著千葉縣的房總半島南下。Aqua Line1997128日完工通車,東從千葉縣的木更津市,西至神奈川縣的川崎市,全長近三十公里,總工程費高達14409億日圓。

東京灣內遍佈一種小型甲殼類浮游生物,它體內擁有如螢火蟲般的發光構造,白天這種浮游生物都待潛在海砂之中,夜晚才浮游在海面下,發出微微冷光,因而被稱之為「海螢(海ほたる)」。

海螢夜光是東京灣海面上的奇景,入夜後點點青光隨著潮起潮落,觸岸即滅,徹夜不絕。夜晚憑欄遠眺,海風徐徐,橋上燈珠如串,海面青光閃爍,真的是蔚為奇觀。也因此Aqua Line又被稱為海螢大橋。

東京灣的Aqua Line是由幾個部份綴成,包括兩側的引道、木更津金田至海螢PA間的Aqua Bridge、海螢PA至川崎浮島間的Aqua Tunnel

其中橫跨海灣這段飛天入地總長15.1公里的路段,可說是Aqua Line的重心所在。由於東京灣每天約有1400艘船隻經過,加以海灣旁的羽田機場也有難以計數的飛機起降,因此Aqua Line的建造必須兼顧到陸海空三方面的交通順暢。

從木更津市至海螢PA4.4公里的海面上建造了一座跨海大橋。這座橋的橋墩不能太低,一般船隻才能穿行無阻,但也不能太高,以免影響羽田機場的飛機起降。

跨海大橋再過去(西側)建造了一座海上人工島,稱為海螢PAPacking Area)。依照日本法令規定,高速公路必須50公里才能設置一處休息站(Service AreaSA),而Aqua Line總長只有30公里,只能設置PA,但海螢PA只差沒有加油站,其規模之大仿如東京灣上的一顆明珠。

這座海上城堡一、二、三樓做為停車場,四、五樓是Shopping Mall,外頭闢為觀景台,居高臨下,得以觀賞整座Aqua Bridge與海螢PA的雄偉,儼然是一處無比吸睛的觀光景點。



巨大紀念碑"刀臉"與海底隧道挖掘時使用的器械一樣大的紀念碑


風之塔 "川崎人工島 "是隧道的通風口

 


壯觀的海螢PA,往千葉市木更津方向是Aqua橋,

往神奈川縣川崎方面是Aqua隧道





海螢PA的觀景台欣賞落日餘暉







 
東京都的天際線歷歷在目
 

從海螢PA至海灣西側的川崎浮島是海底隧道Aqua Tunnel,全長9.6公里。這條海底隧道堪稱是舉世無雙,它建造在海面下60公尺深的地方,以利吃水很深的大船可以暢行無阻。

海底隧道的挖掘由於受到60米深的高水壓及地盤軟弱等因素的影響,是一項非常艱鉅的工程。川崎重工開發出電腦全自動化操作的「密閉盾構式隧道挖掘機」來挖掘。

它是一部重3200噸,直徑14.14公尺的大型圓筒,利用堅刃進行挖掘,可將泥漿、土石、海水等一並排出,同時將每段1.5公尺×4公尺的隧道邊牆粘貼於挖好的隧道上。

挖掘工程是從海螢PA及川崎浮島兩頭並進,全長約10公里的隧道,最後在誤差不到20公分的差距下在海底相接,真可說是神乎其技。

隧道總共是挖了兩條,一條往東,一條西行,每條隧道在圓型底部上約五公尺的地方舖設了七公尺寬的兩線道,底下五公尺的空間也充分利用,做為緊急逃生、工程車用道路、電力管線通路與機器設備等空間之用。

10公里長的海底隧道中,排氣相當重要。在隧道中段處設計了一處排氣用的人工島──風之塔,將隧道內的汽車廢氣全部集中在此排放,並在上頭順著東京灣的風向,設計成兩個帆船形的風洞。

Aqua Tunnel雖然長度比青函隧道53.8公里短了許多,卻是目前世界上可通行汽車的最長海底隧道。

迎著海風,踩著夕陽,走在Aqua Line這條東京灣上的海上長城。在夕日的輝映下,東京都的天際線歷歷在目;起降於羽田機場的飛機不停地在藍天下飛翔;進出東京灣的巨輪一艘接著一艘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穿梭。誰也無法想像,在德川幕府興起前,這裡只是一個小漁村──江戶,於今它不再是小江戶,已然成了世界的大東京,怎能不令人感嘆世事的滄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