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7 05:43:36Dr. Lin

訪大阪姐妹社紀行(一)2014 .10.17

2014.10.17(五)

    一大早3:30就披星戴月從家裡出發,一行17人在中清交流道集合後就逕往機場前行。雖然中州扶輪社裡頭已準備了四大箱天仁茗茶當禮物,但抵達機場後,大家還是一致決議,自掏腰包在免稅店購買了六袋(共18瓶)女兒紅陳年紹興當伴手禮。BR132班機準時於8:30起飛,13:10抵達大阪關西空港。出了關,六、七位富田林社社友早已等在入境大廳迎接。乍一相見,賓主都有著一份久別重逢的喜悅。在歡迎的行列中也看到了先前出發的Harvard一家三人,他們從東京趕到機場與我們會合


 



     

    這趟大阪之行主要是來參加尼崎西社創社卅周年慶,並順道拜訪富田林社,因此我們只安排了一天的時間與富田林社相聚。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天,富田林社卻在半年前就著手策劃這一天的接待事宜,希望能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安排出最得宜的節目,以展現主人親切溫馨的待客之道。

    一上車,每個人就先收到了一份由他們社友坂の上卓也開設之牛排餐廳所精製的和牛漢堡,還有一大盒水菓,令人點滴在心頭。雖然機上剛吃過午餐,看到美味可口的和牛漢堡,大家還是垂涎不已,大口地享受主人的誠意。車行中,豐岡敬社長先代表富田林社表達了歡迎之意,接著就展開他們特地安排的Harukas 300展望台的參觀行程






 

 

    Harukas 300位於天王寺,是今年三月才落成啟用的大阪新景點,高300公尺,最頂層的58~60樓闢有空中走廊及空中庭園,供作展望之用。東西南北300度從上到下皆採玻璃材質,天候條件好的時候,可將大阪平野、京都到六甲山、明石海峽到淡路島、生駒山脈等廣大景色盡攬眼底。尤其踩在空中走廊透明地板向下俯瞰,就像漂浮在半空中漫步般的刺激。








    我經常路過大阪,沒想到大阪之大始終讓我搞不清大阪的東南西北。今天登泰山而小看天下,站在Harukas 300展望台上繞了一圈,過去如入五里霧中的大阪府區瞬間臣服在我的腳下,彷如大巨人走進了小人國,任何角落全都攤在我的視界下無所遁形。





 




    富田林社為了牽就來去匆匆的中州訪客,特地將兩社的聯合例會安排在我們下榻的Sheraton Hotel三樓的「葛城の間」舉行。第一部的聯合例會六點準時鳴鐘,行禮如儀,唱完台日兩國國歌,介紹與會社友,再分別由兩社社長致詞。C.P.A社長在致詞中語帶幽默地提起富田林社於1962年創立,社齡還比他的年齡大上一歲;雖然一行人透早就出門,但感受到主人熱心的接待,旅途的勞頓早已抛却九霄雲外。







      聯合例會簡單隆重,不難看出他們籌備之用心。片刻休息後,緊接著開始第二部的祝宴。首先由富田林社2007~2008年度社長道田憲逸致歡迎詞。道田前社長經營林業與老人之家,過去我們曾參訪過他位於金剛山上的廣大遊樂園。他有感於日據時期日本人從台灣砍伐了太多的原始森林,因而多年前他就開始在台灣的山區從事造林,幾乎每年都會到阿里山走走,中州社的訪問行程他也從不缺席。尤其是他擔任社長的年度,偕同今年的豐岡敬社長前來台灣參加中州社授證十周年慶,看到台日國旗飄揚的情境,迄今記憶猶新。說到興盡處,他滿懷感性地說:「我與台灣、台中中州社,還有林遠宏先生之間的深厚友誼,將永續不輟,至死不渝(私が死ぬまで永遠に続きます)。」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幾乎要掉了下來









 

    祝宴中,他們也安排我上台致詞。為了拉近彼此的友誼,我事先準備的講稿特地請我的日語老師翻成日文,我就拿著稿,不很流利地用日語唸了一遍,大意如下:

「各位晚安。台灣有句諺語『他鄉遇故知』是人生一大樂事,今晚能夠在大阪看到這麼多老朋友,而且每個人都非常健康,讓我感到無比的高興。

    我加入扶輪有31年,中州社創立至今也已經17年,最讓我感到欣慰的就是能夠與富田林RC締結金蘭。

    富田林RC有50多年的悠久歷史,擁有優良的傳統文化,是我們學習的最佳典範。為了能夠從中學習,結盟後我就開始學習日語,六年前更聘請一位日語老師,每周授課一次,幾乎從不間斷。只可惜我出生於1943年(昭和18年),今年已經71歲,多少有點老人癡呆,雖然非常認真學習,但從右耳聽進去的單字,很快就從左耳跑出來,因此直到今天還無法以流利的日語與各位相互溝通。

我除了認真學習日語,每年也都會安排2~3次到日本各地旅遊,以實際的行動,來克服語言的障礙,期待能夠增進貴我兩社的交流。最後要謝謝富田林RC特地在Sheraton Hotel為我們舉辦如此盛大的歡迎會,也希望明年能有更多的富田林RC社友前往台中訪問,以增進貴我兩社的金蘭情誼。」

    兩社建交是在中州社第三屆的年度,由Eugene前社長與當年的富田林社長小寺博共同簽署,因而祝宴開始前,他們刻意邀請Eugene上台帶領大家舉杯,日語稱之為「乾杯の音頭」。小寺博對台灣的熱愛也是令人動容,每次富田林社到台灣訪問他是無役不與,中州社到日本的接待工作,他也不曾缺席。幾年前他曾動過腎臟移植手術,但絲毫不減他對中州社的友誼。此行適逢他主辦一場盛大的祭典,實在分身乏術,因而特地寫了一封信,委請豐岡敬社長轉交給C.P.A,以表達他衷心的歉意。

     Eugene領頭乾杯後,祝宴正式開始。儘管雙方社友間有著言語上的隔閡,但幾杯黃湯下肚,加上幾位翻譯居間穿梭,彼此間很快就熱絡了起來。尤其他們安排了一對內蒙古的姊弟,表演了一場「蒙古草原之歌」的餘興節目,將全場的氣氛帶進了忘我之境,不多久,觥籌交錯的場景就充滿了每個角落。八點出頭,酒足飯飽,隨著他們的社長當選人上台獻上終宴之詞後,大夥兒便移向另外一間大廳「伊勢の間」,揭開了今晚的中宴會──卡拉OK。






 

 

    中州社除了擁有Formula、Jack等職業歌手,平時不動聲色的C.P.A社長也上台大展歌喉,娘子軍們更是不落人後,又唱又跳,你一搭他一唱,高吭的歌聲使得兩社之間再也沒有隔閡。直到唱歌的人唱到沙啞,拍手的人拍到手痛,才不得不依依難捨地揮手告別。



 

 


 

 

    沒想到回到房裡,才發現另一頭痛的難題擺在眼前。每個人的房間都擺了一大袋的禮品,少說也有一、二十件,除了人情的重擔,真不知明天如何將這些禮物擠進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