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訓致死的第一大原因是? 贊助
2015-03-14 22:08:15Dr. Lin

有馬京都賞楓之旅(三)2014.12.5


                                                   2014.12.5
      此行是趁著與老同學到日本相聚之便,順便賞楓。無奈有馬近郊的六甲山區仍然含羞帶怯,還看不到火紅艷麗的秋色。但又何妨,溫潤的有馬金泉己滌去我身心的塵垢,豈還在乎那麼一瞥的楓紅?

      吃過早餐,又泡了一次湯,11點才悠然搭車離去,前往京都去探訪楓情。同行的楊醫師已苦守京都多日,走遍了各處的賞楓名所,今天理所當然成了我們的嚮導,他建議先到下鴨神社走走。









     下鴨神社又名賀茂御祖神社,自古以來就是京城最古老的守護神社,其歷史可追溯到八世紀,已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神社裡供俸有玉依姬命和賀茂建角身命,每年五月的葵祭和八月的御手洗祭,是京都有名的祭典之一。在日本神話中,玉依姬命是初代天皇──神武天皇的母親,有日本第一美麗女神之稱,是以許多新人都會在此舉辦婚禮,祈求美滿姻緣,因此常可看到身著傳統禮服的新人在此拍照。


     
      下鴨神社與伊勢神宮都是屬於日本高等級神社,也就是所謂的「式內社」,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行一次「式年遷宮。     下鴨神社首次遷宮是在1036年,平成27年(2015年)剛好是第34回的式年遷宮,目前正在積極進行中。
      依照科教文組織的規定,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建築只能修復,不得改建,但考量到式年遷宮才得以保存日本珍貴的寺社傳統建築技術,因而不得不同意式年遷宮可以照常舉行。



      我們來到下鴨神社主要是為了賞楓,因而只在古老的神社內走馬看花地逛了一圈,就被楊醫師引導到神社前的「糺之森」。
      這處廣達36000坪的原生林早在建都前就已存在,兩側各有一條小川流貫其間。千年古木環之以潺潺流水,更顯下鴨神社鍾靈毓秀之氣,不但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一部份,更是京都市中心相當珍貴的自然資源保護區。



      「糺之森」通往下鴨神社的參道長350公尺,兩側楓林蔽天,形成一條紅黃疊翠的隧道。走在落葉舖陳的參道上,踏著生命即將終結的嫣紅枯葉,不覺興起一股“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悲秋情懷。
      但「糺之森」裡青翠的古松與綠竹,還有掛在楓樹上由青變黃、轉橙、呈紅、泛紫的五彩楓情,不正勾勒出一幅大自然濃淡有致、調盈劑虛、生生不息的美麗詩篇?

      每當秋風襲來,紅葉就以無比堅貞的耐力,從北到南逐漸綻放光芒,直到雪花紛飛,些許堅忍不拔的殘葉,還緊抱枝頭,最後無怨無悔地零落成泥碾作塵,進而化腐朽為神奇,成為初春嫩綠的動力。由此觀之,落葉是生命的延續,豈是終結?






      蘇軾詩云:「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為何有人會悲秋,卻又有人對著秋色讚頌不已?無他,只在於變與不變的一念之間。
      紅葉雖然隨著春去秋來,在短短的一年間就化作雪中泥,碾成土中塵,但古往今來又有那一年楓葉不曾染紅?今秋掉了,明春很快又長出了新芽,年復一年,何曾因為一片紅葉的凋零而使得亙古不變的秋色變了調?
      何不將楓葉的「變」色看成是江上的清風和山間的明月一般,當作是大自然「不變」的一環,讓它耳得之而為聲,目過之而成色,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正是造化的無盡恩賜,理當好好去享受楓紅的詩情畫意,何苦悲秋而愁緒滿懷?



      在變與不變的轉念間,滿懷“愛在深秋,愛在紅葉”的喜悅,驅車離開了下鴨神社,轉了幾個彎,就來到了另一處賞楓名所──京都植物園。
      楊醫師長年來已踏遍了這個園區的各個角落,有如識途老馬一般,直接就帶著我們來到一處楓情萬種的湖畔。一棵棵猩紅的楓樹,一片片赤赭的落葉,在夕陽斜照下揮灑出驚心動魄的濃濃秋色,真的是“夕陽斜照紅楓林,人面秋草皆嫣紅”,實在美不勝收,勾魂攝魄。





                      
      楓葉為什麼會變紅?古來人云亦云,莫衷一是,但杜牧的一首詩多少點出了是誰將楓葉染紅?詩云:「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他為何會在兼程趕路中突然停下車來呢?因為在夕暉晚照下,他看到了楓葉被秋霜打得層林如染,楓紅如丹,比起江南的二月春花還要鮮艷,忍不住要下車欣賞一番。因此他認為楓葉是被秋霜染紅的。

      杜牧的觀察確實符合了現代的科學驗證。事實上,大自然中 除了楓樹,還有樺樹、銀杏、黃櫨、槭樹等的葉子都會變色。
      經科學的驗證,這些樹葉除了含有葉綠素、葉黃素、胡蘿蔔素等色素外,還有一種花青素的特殊成份,在酸性液中會呈紅色。隨著秋霜的到來,氣溫陡降,日照減少,這種天候的變化有利於花青素的生成,也使得葉片的細胞液呈現酸性,才使得葉片變紅。可見秋季霜降才是血染楓葉的主要條件。
      我們今天是搭乘Jambo Taxi來到京都,原本預定五點才可以抵達今晚下榻的八瀨離宮。但為了賞楓,我們多跑了一些行程,同時又將晚餐的地點改到上七軒的一家雞料理店,因此Jambo Taxi只能為我們服務到五點。

      由於龍江太太是這家雞料理店的常客,店主人不但答應我們先將行李寄放在店裡頭,甚至還將店門口的鑰匙交給龍江太太,以便稍後我們可以自行開門入內休息。寄妥行李後我們就到只有一街之隔的北野天滿宮繼續下一站的賞楓行程。
      京都的北野天滿宮建於平安年代,是全日本天滿宮的總本社。目前的社殿是在慶長12年(1607年)由豐臣秀賴奉其父豐臣秀吉之遺命而建,充滿安土桃山時代金碧輝煌的華麗特色,已被列為國寶。天滿宮奉祀的是學問之神菅原道真,有如台灣的文昌帝君,因而每到大考的季節都會湧入大批的考生來祈求功名。



      境內的御土居楓苑是京都頗負盛名的賞楓名所,由於夕陽即將西沉,我們不敢在天滿宮多所逗留,就匆匆趕到神宮後的楓苑。

      浸淫在萬紫千紅的秋色裡,不覺憶起了楊萬里的一首詩:「小楓一葉偷天酒,卻情孤松掩醉客。」的確,在夕日餘暉的照映下,楓苑裡的楓林好似偷喝了天酒一般,被血染得紅通通一片,還得藉助園內的孤松來遮掩它的醉意。

      不多久,夜幕低垂,園區內打起了燈光,更將夜楓濡染得姹紫嫣紅,使得橫跨在小溪上鮮紅的鶯橋也不得不黯然失色,此情此景,能不令人為之銷魂?





      
      今夜的晚餐龍江太太特地選在上七軒的「永田雞料理」。上七軒位於北野天滿宮的東門外,是京都最古老的花街。早在室町時代(1444年),北野天滿宮的部份社殿被焚毀,在修復時將剩餘的建材在東門外蓋了七間茶店,此乃上七軒名稱之由來。

      100多年後豐臣秀吉指派茶道宗師千利休在北野舉辦一場大茶會,招徠數以千計的庶民到此共襄盛舉,當年所建的七間茶屋即為秀吉的休憩場所。由於當時供應的「御手洗団子(みたらしだんご)」深受秀吉的喜愛,於是這五顆可愛的紅色丸子就成為上七軒的代表紋章,因而目前在上七軒營業的45間店家隨處都可看到屋簷下掛著以紅色丸子 
圍繞的白色燈籠。






      由於上七軒舞練場每年4月公演的北野舞蹈會(北野踊り)、7-9月的啤酒樂園(ビアガーデン)都會有許多舞妓和藝妓陪著客人同歡,甚至也可受邀到每家料理店陪客作樂,使得上七軒花街因而名聞遐爾。

      事實上,舞妓和藝妓在日本是相當高尚的傳統文化之一,雖有個「妓」字,但並非是性工作者,其工作內容只是為客人服侍餐飲,在宴席上以演唱、舞蹈、演奏等方式助興。一般都是在初中畢業後就要接受相當嚴格的訓練,16歲起開始擔任舞妓,20歲以後才能正式升格為藝妓,有些直到相當年紀都還繼續在工作。

     上七軒僅存的45間商家大部份是料理屋,只有一小部份是販賣各種當地的藝品。走在千年古道上,兩側的店家都還保有古樸的原貎,古色古香,不免令人勾起思古之幽情。

     「永田雞料理」就位在上七軒內僅容一部車通行的巷弄間。龍江太太是從電視介紹才得知有這麼一家專賣雞刺身的料理店,特地從大阪來嚐鮮,久而久之就成為這家料理店的常客。她拿著店主人交付的鑰匙打開了店門,好似回到自己的家一般,很熟悉地呼我們就座。



      「永田雞料理」小巧玲瓏,卻有溫暖舒適的感覺。牆上與屋頂除了擺置一些別緻的飾品,還貼上不少紙扇,上頭寫滿了舞妓藝妓的名字,可委由店家招請前來服務。

     「雞刺身」就是雞肉生吃,咋聽不免有點驚訝,但看到牆上掛著一紙由日本食品衛生協會、日本食鳥協會等單位所頒發的專業證書,疑慮也就漸漸釋去。






      還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店主人就匆匆趕了回來,一道道的雞料理也跟著上桌。既然是雞料理,那麼每道菜也就與“雞”有所關連,好比第一道的“青身大根”所沾的味噌也都是特製的雞味噌。套餐中的主菜當然就是“雞刺身”,裡頭除了雞肉,還有雞肝、雞心、雞胗,沾料不是一般生魚片所附的芥末,而是石川縣的精製塩。








      
雞精卵製成的布丁

     其他的料理還有烤雞翅、炸雞腿…等,就連最後的甜點也是用雞的有精卵製成的布丁。到底雞刺身吃起來是什麼感覺?就好像多年前在日本吃到生馬肉的感覺一樣,不妨就當成是一種新的嘗試,也就見怪不怪了。

      上七軒的每家料理店都各有特色,早年他們一直維持一種與眾不同的傳統,也就是初次來店的客人(一見さん),他們是不接待的,因為初來乍到,尚不瞭解客人的用餐習性,唯恐待慢了客人。因此來店的客人都是常客,主客間就像一家人般的親切。為了服務我們九個人,整個晚上大廚永田七郎先生沒有接受其他的客人,就以這樣親切的態度,與我們有說有笑,為我們解說每一料理。





      
     
     他說:一般肉品市場上販賣的黃雞(かしわ)是不適合做成雞料理的,他們所選用的是在陽光充足、空氣新鮮、有足夠空間可供運動、不加生長激素或任何添加物的自然飼料所養成的「京赤地雞」,飼養期間須半年以上,重量約4-5斤重,當天宰殺者才是上選之雞種。

      一道道料理下肚,一杯杯吟釀穿腸,說到興盡處,大廚甘脆就開車載著我們的行李,陪著我們搭乘的計程車來到今晚下榻的八瀨離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