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8 11:54:21Dr. Lin

有馬京都賞楓之旅(一)2014.12.3

                                       2014.12.3


好不容易能找到五位相交超過半個世紀的大學同窗一起到日本相聚,這是人生難得的際遇。雖然十月中旬才從日本回來,我還是興緻勃勃地又踏上這趟有馬、京都的賞楓之旅。


龍江醫師自大學畢業後就負笈東瀛留學,就此在大阪落地生根,並在大阪住吉區開業有成。多年來他經常邀請同學們能夠撥冗到大阪小聚,以敘離情,但每個人都有揮灑不開的理由,只是虛應一下而已,直到幾個月前,或許大家都已感到年華老去,更加懂得珍惜這份同窗情誼,才終於下定了決心。


這趟行程委由龍江醫師在日本就近安排,由於他擁有「XIVEKSIV)」這家聯鎖飯店的會員資格,因此安排兩個晚上住有馬溫泉的「有馬離宮」,兩個晚上住在離京都不遠處的「八瀨離宮」。

從台灣出發的四位同學中,在彰化執業的楊醫師長年來熱衷於攝影,每年春秋兩季固定會到京都獵取櫻花與楓紅的鏡頭,因此見獵心喜,提早於1130日先行出發。剩下三位是在台北經營大型醫院的王院長、在員林執業的陳醫師和我,約定於123日搭乘11:40起飛的BR 130班機同行。


十月中旬我記得搭的是8:30起飛的BR 132,結果前一天晚上幾乎都不曾闔眼。這次我學乖了,改搭BR 130,八點多才從台中出發,時間上相對就寬裕了許多,十點出頭抵達機場,辦妥Check In手續來到登機口,飛機早已停在空橋邊,但航空公司一再更改登機時間,而且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地勤人員不斷地進出飛機,似乎起飛前的準備工作尚未妥當。

直等到12:30終於開始登機,不多久飛機也緩緩滑向跑道,不料在滑行過程中出現了不曾聽過的雜音,直覺上飛機是有故障。滑行了十多分鐘,終於聽到機長的廣播,飛機因為故障,必須開到停機坪檢修,請旅客們耐心等待。


飛機日以繼夜在空中奔馳,偶有故障在所難免。但飛機不等同於在陸上行駛的交通工具,萬一在飛行途中出點差錯,後果將不堪設想。剛剛在空橋邊己檢修過一次,正要起飛的當下又出了問題,這是何等嚴重的缺失,理應讓旅客下機,然後拖進維修棚裡,經過更精密的檢查,才可放行,怎可載著旅客,就近停在空曠的草坪,召來幾位維修人員就地檢修?


處在這種無所選擇,又是生死交關的狀況下,不免讓人憂心忡忡,心緒也為之浮燥了起來,不停地浮現出一些空難的驚悚畫面,甚而有衝到機門要求讓我下機的衝動。但環顧左右,機艙裡卻是鴉雀無聲,莫非大家都很淡定,亦或是跟我一樣,驚慌到不知所措。


經過一番的天人交戰,從憤慨、否認,到不得不妥協等等的心理過程,不覺間想起了陶淵明的詩句:「甚念傷吾生,正宜委運去。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的確!思量越多,只是徒自傷生,何不就委由造化去安排,與時俱化?該來的終究會來,不該來的最後還是會化險為夷,何苦庸人自擾,多所憂慮?就這麼心念一轉,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七上八下的心緒才慢慢沉澱了下來,安然坐在位置上,任由命運去擺佈。


拖延了兩個多小時,飛機終於修妥起飛,但經過這翻折騰,每個人的臉上看不出有展翅高飛的喜悅。當飛機安抵關西機場,好幾十年不曾再見過的場景重新再現,機艙裡響起了一片掌聲,似乎每個人都是心懷忐忑,挨過了這段心驚膽顫的航程。



 

搭上接機專車,匆匆趕到大阪市區龍江醫院附近的「せと旬彩料理屋」,主人以及從京都趕來會合的楊醫師夫婦已在餐廳等候多時

餐桌上擺滿了精緻的和食料理,只可惜時間已經不早,只能囫圇吞下。用過餐,當然得到主人家探個頭,龍江醫院是一棟五樓的豪宅,一、二樓是醫院,上層才是住家。我是初次造訪,當然得逐樓參觀。看到老同學客居異鄉,而能在大阪市中心闖出一片天,為他高興之餘,也倍感與有榮焉。

從大阪到有馬溫泉是有一段距離,但日本的高速道路相當便利,不到一個小時的奔馳,再穿過一條長長的六甲山隧道,很快就來到了「有馬離宮XIV」。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但來到了有馬溫泉,不先泡泡日本首屈一指的金泉,豈不徒虛此行?泡過湯,已近年夜11點,五位年逾古稀的同窗難得身體都還健朗,又有老伴相陪,迢迢來到有馬溫泉相聚,誰能不珍惜這寸陰尺璧的秋夜?


 

蘇軾詩云:「只恐夜深花睡去,故點紅燭



 

照紅妝。」蘇東坡唯恐夜色中別有韻致的海去,因而不惜高燒紅燭,在燭光下伴著海棠花過夜。我們這五位老頑童同樣是怕秋夜逝去,顧不得夜已深沉,相約到主人的房間,佐以從大阪帶過來的一大盤握壽司,把酒言歡,促膝長談,就地開起同學會來。話閘子一開,剎時

穿越了時空隧道,每個人都回到了二十郎當歲的年輕小伙子,幾十年來相知相惜的過往全都翻了出來,聊個沒完,沉醉在這難得的氛圍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01日本0101.jpg

 

 

 

 

 

 

 

 

 

 

難得五位老同窗相聚於有馬溫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