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13-11-28 10:07:32晴朗

無從確定對它有些什

  第六章
  死,我無從確定對它有些什么看法。這有點滑稽,因為我們遲早總要被它所包裹。我想到死,我從字面上來理解它。我做英文教授已經有好久了,死對于我已是文字意義上的。它至多是詩歌的用語。它是高貴的,高尚的,多音素的。它是不列顛的語音。
  我總是這么想:我已經準備好了去死。可實際上并沒有。我也不相信有人真的準備好了去死。人如何可能對自己只有一次機會去體驗的東西作充分的準備呢?可這又是一個悻論,因為死實在又是人生的一個主要的構成部分。
  不要讓我來解釋死亡,因為我其實并不了解。
  ——摘自塞繆爾·T·約翰生的《遺稿》
  山姆坐在一張舊式的木頭桌子旁,這地方以往是新教教堂。教堂叫什么名,山姆并不知道。他還是孩子的時候,教會就已經沒有了。他眼前的祭壇和講道人站的那臺子堆滿了什物。教堂里的那些長椅子都已經東歪西倒,好些已經散了架。到處都是動物的糞便,窗子上從前是有玻璃的,可如今都已經碎了,因而看上去空蕩蕩的。他們到這兒已經一天了。他們拆掉了幾塊護板,好讓光線透進來一些。可這挺費事,因為到了晚上,他們還得把它放回去擋著,因為怕外面遠處的人看見有人在這兒。怕光把陌生人引來——這正好與耶穌說的相反。
  他可以猜想眼前的這些破壞是造成的。
向您推薦:廚具廚櫃  南方松  EVA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