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0-15 14:46:37districtty

不只混調也能獨挑大樑

在酒的風味上,格納希也一樣被認為有許多缺點,例如葡萄的糖分特別高,釀成酒精度超過一五%的紅酒相當常見,即使不含殘糖,喝起來也常有甜潤口感。格納希的皮也較薄,釀成的紅酒顏色較淡,常偏橘紅,皮中的單寧與澀味也較少,相當多汁,不過,雖然柔和順口,但難有結實硬挺的酒體結構。加上酸味不太多,常被認為容易氧化、不夠耐久,也不適合採用小型橡木桶培養。於是,當時格納希被視為不太均衡的品種,得透過和其他互補的品種做調配來彌補缺失,不適合單獨釀造。也常有人認為一般的格納希不是特別優秀,只有低產量的老樹才能釀出風味較佳的紅酒uche呃人

 

但從現在越來越多極其精彩的格納希紅酒新貌來看,這些對格納希的看法,深藏著許多偏見和誤解。

 

第一個重要轉捩點是教皇新城堡產區的第一名莊海雅堡(Chateau Rayas),雖然當地以混調最多高達十三個品種的傳統聞名,酒莊卻選擇只使用百分之百的格納希,釀製成全產區最優雅精巧的紅酒。雖然不特別濃縮雄偉,但卻有數十年以上的耐久潛力。即使不混調,格納希一樣均衡完美伯明翰樓盤

 

西班牙普里奧拉(Priorat)產區的阿爾瓦羅.帕拉西奧(Alvaro Palacios)酒莊的單一園紅酒拉米塔(L’Ermita)是另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原本以混調格納希和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釀成酒體龐大宏偉的紅酒,但二○○六年莊主拔除卡本內蘇維濃,只留下格納希和一點混種的傳統黑、白葡萄天然護膚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