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0-11-24 12:46:12districtty

分子廚藝

也果然,兩個小時共二十道菜,確實宛如一場高潮迭起的表演,處處皆是精心醞釀設計的巧思趣味,還有一道令我莞爾不已的飯後甜點。Jeff先為我們端上一盤裝滿了綠檸檬黃檸檬柳橙葡萄柚等酸得令人齜牙咧嘴的柑橘類切片水果,一一稍微品嘗後,才一人再發給一粒外皮豔紅、形如大紅豆的小果實:「吃掉這顆『神秘果』後,再嘗嘗剛剛的水果看看。」結果很驚訝的,吃過神秘果再吃檸檬,原本的酸味竟然全部轉為一種奇異的甜。「很有趣吧!這可是『純天然』的分子廚藝哪!」Jeff呵呵笑了開來臍帶血

除此之外,當晚也有幾道表現方式稍微不同的菜色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比方將橄欖油以液態氮零下一百九十六度凝結成冰粉狀,撒於一小丁浸在番茄湯中的西瓜上,一匙入口,奔放的橄欖油香隨著口腔的升溫款款散發,與西瓜的清甜與番茄的酸香溫柔交織,讓我一時間彷彿恍然重見,橄欖香氣四溢的,托斯卡尼豔陽下thermage

分子廚藝,是過程。我這樣想著。

那刻,我憶起在Ferran Adrià演講最後,他滿懷歡喜的攤開他已經擘畫構想許久的一所分子廚藝學校藍圖。也開始懂得了,他決定把他的技術全面商品化的深意。我想,所謂分子廚藝,其實是一種對於食之新科技、新方法、新研究的探索與追求過程;初時,所呈現的或者只是純粹味覺上的顛覆與新奇,然漸漸融入各方各地、更多元更開闊的思考與嘗試後,我相信,或將開展更多的,人之於飲食上如何能夠更愉悅更滿足更幸福的可能性暗瘡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