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6 17:09:25Da-Su

《加一加。乘一乘。減一減》

《加一加。乘一乘。減一減》

如題。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你名字的反應😂

這幽默。我個人認為比另外兩個同學的名字連在一起還好笑。哈。你一定知道我在說誰。劉精毅。劉晟河。不過聽說他們後來都改名了。所以你穩坐冠軍🏆

老實說。我也忘了跟你混熟是什麼樣的契機與場合了。好像是因為洗衣公差嗎?還是懇親日的時候。你爸把我領出去😂說真的。想不起來⋯⋯

我只記得。你是高中同學裡。第一個來台南找我玩的。然後因為介紹你去我家附近的家庭理髮。理了一個大光頭之後你很不爽。就沒再來過我家了。都是我過年的時候。跟你去雲林虎尾陪你阿嬤吃年夜飯。

不知道阿嬤現在還好嗎?

之所以第一封信決定要寫給你。不外乎你是我高中時期。第一個認識的朋友。還有你是我認識的人當中。十幾年來。唯一不間斷。記得我生日並給予我祝福的兄弟🕶️

相反的我偶爾還會忘記你的😱

真抱歉啊。除了常忘記你生日。你結婚的時候。我也缺席了。那時候是我人生最混亂的時候。自我封閉。與世隔絕了好一陣子。

其實想想啊。我跟你在學校。好像升二年級分班後。就沒什麼有交集。頂多有幾次寢室比較靠近你們十五連的浴室。會跑過去偷洗澡。然後巧遇小聊一下。平常也都是各自在自己的連隊生活。

畢業後。你在金門。我在台灣。印象中。服役的那六年好像也沒有見面。直到我退伍後。搬回台南。你為了受訓還是什麼原因回台來南部。才久別重逢。

還帶了甕金高。雖說我並不怎麼喜歡喝高粱。但拿它來泡麵還蠻好吃的😋

也是從那次之後。
見面的次數也比較頻繁了。

本來也跟你約了說七月底要去金門找你吃飯。剛好搭一波國旅風。但你只有星期日那天有空。只好改天。你也知道孤家寡人的。在金門獨自待四天好像有點淒涼🚬

反正來日方長嘛。有的是機會。對吧。

這幾天看了新聞。海陸出事了。不知道你們會不會也受到影響⋯⋯身為教官的你。近日還是多留意點好。國軍應該還是老樣子。錢能處理的。只要不死人都是小事。但這次死人了⋯⋯

希望能多些好的新聞或時事。2020年開始到現在。好像除了六月六日那天比較令人開心以外。其餘的日子似乎都蠻沈悶的。

好啦。不寫了。兄弟。照顧好自己。有妻小了。別亂搞了。去年你來台中找我。說你小乖。乖了。

挺好的不是?

今年結束前看有沒有機會。換我去金門找你。順便走走看看。然後不是一個人。哈哈哈哈哈😂

祝:一切平安、健康、順心。

2020年。寫於台中某個商辦大樓的樓梯間。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