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6 17:03:18Da-Su

《第十五章》隨筆雜談 續

《第十五章》隨筆雜談 續

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感覺蠻酷的。
雖然我跟他不熟。

對他的印象也就只有小時候抱過幾次。再來就是在阿公的喪禮上他有來。然後一臉屌樣。誰都不理。個人覺得既然來了。對於長輩的尊重還是要有的。

誰管你是被逼來的還是自願來。一點禮貌都沒有......

除了這些之外。對他沒其他記憶。畢竟他在很小的時候就跟她媽媽離開了。而我爸在她走後又交了小四。是個胖女人。然後不知道是哪來的概念。也是處心積慮的想討好我🤔

在我爸有小四之後。
老媽跟小四的感情似乎還不錯。

自從老媽從仁德搬回來後。就過著退休生活🤣基本上只負責煮飯。還有接送我跟我姐上下課。其他的時間都在房間裡看小說、電視。

至於為何跟小四不錯。我個人猜測。應該來自於女人的天性。小四很胖。不怎麼好看。但有錢。所以老媽才能跟她成為好姐妹==

不過。當老爸要跟小四分手的時候。老媽卻又意外成了目擊證人跟小四的救命恩人。

過程大概這樣。老爸跟小四因為談分手吵很兇。老媽去幫小四。老爸想閃人。便去開車。小四不退。拉著駕駛座的車窗不放。然後老爸不理。直接車開了就走。此時小四一個重心不穩跌倒。老爸的後車輪就直接從小四的身上碾過去。

在一旁的老媽看到後尖叫。
老爸才停車回頭。把人送去醫院。

最後當然小四心灰意冷。告了老爸過失傷害。過沒多久就入獄服刑。老媽頓時成了家族罪人。阿公和阿嬤就此沒給過她好臉色。

就在一個深夜。老媽騎著腳踏車上國姓橋。跳曾文溪自殺。後來奇蹟似的被浪沖回岸邊。身體沒什麼內外傷。據老媽後來呈述。她感覺是已過世的外公救了她。

在休養一陣子後。老媽又開始做起生意。去果菜市場批發玉米到黑面琵鷺風景區賣水煮玉米。沒多久在一次批貨的路上。發生車禍。又休養些許時日。拿了對方的賠償金。還有賣掉機車的錢。給我買了台ps還有電視。就離家出走了。

在老媽跳溪的那晚有發生一件怪事。

老姐當時有台電子辭典。晚上的時候我跟她借來玩遊戲。睡前我將電子辭典的電源拔掉。然後也沒裝電池。就在我即將睡著那刻。電子辭典突然自己開機。發出聲音。接著螢幕出現一排一排排的亂碼。像是有人在打字那樣。我嚇到把機子摔到地上。然後自我催眠的告訴自己。那只是突然當機而已。

隔天早上起床後。便得知老媽的事情。趕快衝到老媽房間查看。老媽痛苦的躺在床上。此時我不知道哪來的感應。跑回房間撿起了電子辭典。打開電子辭典一看。

時間停在老媽說她跳下去的那刻.......

其實老媽離家出走這件事。一開始只有老姐知道。因為老姐念的高中。距離老媽暫時居住的地方不遠。 所以老媽偶爾會跟老姐見面。

在一次差點被去台南玩的親戚發現後。老媽便離開台南去台北找工作。在我國中畢業後去念軍校的時候。老媽有來會客幾次。而老姐則是高中畢業在台南重考一年又沒考上軍校後。便去投靠老媽。然後跟阿公阿嬤他們說。她考上軍校要去唸書。

為什麼會那麼執著的一定要去念軍校呢。我是懶得再讀書。而且去念高中。因爲老姐是第二志願。優先栽培。家裡沒錢再給我念。

我那年代還有軍校聯招。聯招先考。再考學測。於是聯招考完知道自己上了之後。學測就隨便考了🤣而老姐則是看我念軍校回家的時候。備受疼愛與尊重。跟她高中三年間。被老爸還有阿公阿嬤他們冷嘲熱諷相比。落差甚多。所以她才也想從軍。

這也是她將近十年沒回老家的原因。只有幾年前阿公過世。也僅止步於殯儀館送最後一程。也只有那幾天與老爸還有阿嬤有交談外。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面或電話聯繫。

我的國中生涯大部份都在玩樂與打工中渡過。因為沒人管的關係。常常都玩到晚上八九點才到家。因為腳踏車要騎很長的一段路。所以八九點一定要到。不然晚上的鄉下其實有點恐怖😱

若要再說有什麼特別的事。大概也只有要去軍校報到那天。因為家裡的人都在忙。所以三叔送我去火車站買完票後。便返家。獨留我一人身上帶著兩千塊與行李。搭車到中壢去。

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搭長途列車去往未知的遠方。

有時候偶爾會想。當年的我如果選擇了高工或二中。人生會不會變得很不一樣。不過想歸想。也沒後悔。畢竟沒有過去的我。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很喜歡現在的我。哈哈哈哈哈😂

對了。別看我這樣。玩世不恭。隨心所欲的。

我國中起碼也是拿校長獎畢業的呢!

————————————————////////分隔線

#選擇什麼路遇見什麼人都是緣份

#持善念做好事老天不會虧待你

#回首來時路也無風雨也無晴

#請喜歡現在獨一無二的自己

#請去感恩造就獨一無二的你的所有人事物

上一篇:《第十四章》隨筆雜談

下一篇: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