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49:23Da-Su

《第十四章》隨筆雜談

從仁德搬回三股後。這次就直接住到國中畢業。

每次回到這裡。都有種時光靜止的錯覺。景物依舊。人事也變化不大。頂多也就一些老一輩的人更老了。或上天堂了。
不變會讓人心安。但不變也令人惆悵。
近幾年因為阿公去世。又因養蚵的關係。時常回故鄉。雖然我原本的房間因為我離開而被當成倉庫。但用過的桌椅。睡過的床都還在。以前國中用的參考書。教科書。也沒丟。仍躺在我用衣櫥改造的書櫃。
起初剛搬回來的時候。兒時跟姐同住的房間。幾乎空無一物。只有一張辦公桌。還有一張床墊。連床都沒有。
我的衣服很少。只有了兩個白色的整理箱。箱底有輪子。握把可以當箱扣的那種。一箱是短袖的。一箱是長袖的。
說到衣服。我還真的對穿著打扮沒什麼興趣。認真覺得這應該是跟我從小喜歡看一休、濟公還有金庸小說或戲劇的關係。
一休和尚裡有篇故事。
何老闆邀請一休去家裡作客。當一休穿著日常的僧服到何府。並告知何府的下人自己的身份。卻被下人以穿的太破爛為由。不願意相信他就是小神童一休。就把他趕走了。
隔天一休便換上了一套新的袈裟再到何府。下人對他的態度整個大轉彎。熱情的邀請他入內。並端茶倒水的要他靜候。何老闆看到一休來訪。甚感欣喜。
但一休見到何老闆後。便把身上的袈裟脫下來折好。放置在椅子上。並跟何老闆說。你們請的一休他已經送到。告辭。
每每回想到這篇故事。我就覺得酷。哈哈哈。而且對於先敬羅衣後敬人的觀念很不屑。當然。有一派的人認為打扮是一種禮貌。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這題已經跟很幾個老同學討論過。不加贅述了。
跟初戀在一起的時候。為了他破例。我花錢。他幫我搭配衣服鞋子。跟他出去就是要那樣穿。然後要我留頭髮。那時候還為了頭髮跟學長吵架🤣
後來。還不是分了。因為他閨蜜告訴我。其實他在金門早就有男朋友了。難怪。那時候初戀只會在月底跟我發薪日前後才會主動打給我⋯⋯
我並不討厭打扮這件事。只是那時候職軍。一週有五天穿軍服。難得放假。還要正裝。想輕鬆也輕鬆不了。
後來交往的幾任都試圖改變我。但後來都是我改變他們。跟著我穿短褲短袖拖鞋逛百貨公司。不過出去旅行還是會穿的比較正式。
說比較正式。其實也就只是換成長褲加鞋子。我會配合主要是因為安全性跟舒適感。畢竟要走遠路。穿鞋子會比較好走。
這些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但衣裝仍舊不多。我短袖的polo衫同款的5件。短褲3件。長袖同款的兩件。長褲上班用的2件。休閒褲1件。外套2件。西裝一套。剩下的全是公司發的制服。然後皮、球、拖各一雙。
言歸正傳。
就在那空空如也的房間。睡了幾天。後來老媽跟老姐搬回來。才又多了個衣櫥與衣櫃還有化妝台。但那化妝台後來被我分解了。
因為某天半夜起來上廁所。爬起來開燈。忽然嚇了一跳。怎麼房間有人。回過神看才發現是鏡子。之後我就把鏡子拆了🤣剩下桌面。
我房間有兩扇窗戶。一扇對外。但外面是雞舍。一扇對內。但是阿嬤的房間。後來在學校打工存了點錢。就去買了木板。把對內的窗戶封死。然後把衣櫥改造成書櫃。
為什麼要把對內的窗戶封死呢?因為阿公的房間在那扇窗戶的斜對面。晚上如果看書看太晚。燈光會從窗戶透出去。然後就會被罵。說書得不好就不要浪費電😂
阿公很妙。
他在我跟老姐國中的時候。
就在訓練我們當軍人😂
比方說。燈不能開太晚。所以看書看到某一個時間。要把窗戶關上。窗簾拉上。房間的門縫要用紙箱遮起來。
又或者在冬天的時候。洗澡洗到一半。瓦斯會被關掉。因為浴室是用浴缸蓄水。用水瓢盛水來淋浴的那種。有時候控制不好。只剩下冷水可以洗。
不然就是洗髮精用太快。就沒洗髮精可以用。就只能用洗髮粉。沐浴乳用太快。也沒沐浴乳可以用。就只能用肥皂。
現在跟老姐偶爾聊天聊到這段往事。她還心有戚戚焉。我是已經釋懷啦。畢竟阿公還在世的時候。曾有天莫名奇妙的把我拉進房間。(那是我剛退伍的時候)然後哭著猛道歉。說他沒有管好老爸。說他以前常遷怒。
那時我安慰他說那都是過去的事。
我現在也過得好好的啊。
那也是我倒數第二次跟阿公說話。最後一次就是在加護病房的時候。那時候他剛好精神狀況不錯。但一時間沒認出我。畢竟一別也三年多了。我又變那麼胖🤣
跟阿公說完我是誰後。他沒多說什麼。但看得出來他很開心。問了我吃飯沒。還沒吃飯就快去吃飯。
「愛甲厚霸」是他最後留給我的一句話。
寫到這裡。
又想起來關於阿公的一些往事。
農人對於飲食。真的很樸實。平日早餐就饅頭配豆漿。午晚餐。就可能一道菜一道肉。然後大口吃飯。小口配菜。以前很常被罵。不要吃菜配飯。要吃飯配菜。這樣才會飽。
若沒有拜拜。吃比較好一點的。
大概就是泡麵。而且一定要是要統一肉燥麵。
因為米、菜、肉、蛋、魚、蝦、蟹。不是自己種的。就是自己養或自己抓的。泡麵則是要花錢買的。
阿公煮泡麵有特色。他會把擠完的調味料包。丟進去一起煮。鄉下人沒有塑化劑的觀念。所以我應該就是吃了不少塑化劑。所以才沒有30公分🤣
通常家裡有煮泡麵的時候。應該都是產品銷售不錯的時候。或者阿公心情好的時候。連阿嬤平時都不太敢買泡麵來煮。
喔!那時候會由阿公跟阿嬤下廚是因為老爸跟老媽在我國二時期。一個去坐牢。一個離家出走。這都是比較中後期的事了。
總之。在老媽跟老姐也搬回來後。房間的佈置與擺設也都到定位。就準備開始好玩的國中生活。
在這同時。老爸用祖厝跟田地貸款蓋的農舍也落成。老爸跟之前逼我叫小媽的那位。也用農舍開了間小吃部。並居住在那。一家三口的開心過日子。
沒錯。一家三口。
我突然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