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46:04Da-Su

《第十三章》河馬哥與表哥

段考當天。依舊晚了十分鐘到學校。

城鄉差距的問題。其實在我小的時候就很明顯。以前唸的國小。只是市區郊區的小學校。但每次到了段考前。該唸書的還是會唸。但轉來仁德的小學後。每天睡覺遲到的我。拿到考卷的同時。居然有8成以上的題目會寫。
唯獨數學。不會就是不會😭
在公佈名次的時候。全班同學幾乎都傻眼。一個每天都在睡覺的轉學生。居然可以考第八名。說他們傻眼。其實我才傻眼。生平第一次看到什麼叫做集體作弊。
坐在靠走道後排的同學。基本上都是小流氓頭的小弟。他們負責監視老師的動向。然後趁隙抄寫幾個功課比較好的答案。再把考卷往前傳給小流氓頭。
監考老師因為是隨機的。不是自己教的班。感覺就很隨便。睡覺的睡覺。不然就是到走廊上跟其他老師聊天。時間到了才進來收考卷。
考完第一個科目。我觀察了他們好一陣子。發現在他們那個流氓群裡。似乎有幾個比較會讀書的成員。他們負責幫答題。其他人負責抄。
看了半餉。真的看不下去。我便趴在桌上睡覺。結果沒一會兒。老師就走過來巴我頭。說寫完就交卷。不要趴著睡影響其他同學考試的情緒。
我到現在還不懂。
睡覺是如何影響他人答題的情緒。
所以後面幾個科目。我都是第一個交卷。第一個離開教室。然後走上頂樓的睡覺區。一直睡到下一個科目。
因此。名次公佈才會引起軒然大波。
就在當下。班導把我叫到講台邊。很不客氣的問我是不是作弊。我回答說沒有。他還一直各種噁心的逼問。並指了指幾個同學。說他們之前都是班上的前十名。我幾乎都在睡覺。怎麼可能成績比他們好。
懶得再解釋的我。就靜靜的站在那。任由老師的酸言酸語。等他酸完。早自修已經結束。我果斷的走回座位。收拾好書包。從那天起。我就再也沒去學校。
說也奇怪。翹課三天後。老媽居然沒發現。而學校也沒通知老媽。原本翹課翹到有點緊張的我。更肆無忌憚的。在早上幫忙完生意。順手偷了一些錢。就去往家附近的電動間報到。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幾個星期。流氓小弟在放學後。特地來電動間找我。並拿了一封老師寫的信。還有許多測驗卷。跟我說是老師拜託他幫忙轉交給我媽。並交代後天是段考。一定要去考試。不然沒辦法畢業。
我跟流氓小弟說。知道了。東西給我就好。說完後流氓小弟回去。我也順手將那一疊。對我而言如同廢紙的東西撕爛丟到垃圾桶。
段考當天。我出現在班上。班導看到我又酸言酸語的唸了一下。因為我完全不理他。他也不再自討無趣。早自修結束後就離開了。
這次段考寫的比較吃力。完全憑自己的理解能力在作答。公佈名次後。又讓全班傻眼。雖然沒上次好。但也有個十四名。我們班上三十幾個。
小學的末段生活。我就這樣。只有段考才出現。一直到畢業。而且畢業典禮還是流氓小弟跑來通知我才知道。喔。我要畢業了。
最諷刺的是。班導不知道是心有愧疚還是因為偏鄉習慣人人有獎。居然幫我報了全勤獎==
在翹課期間。認識了河馬哥。
河馬哥是住在附近的豪華別墅的富二代。
那時候的他。常出現在電動間打遊戲。因為平日上班上課時段。電動間都沒什麼人。所以大多數的時間店裡就只有我跟他。因為我沒什麼錢。就常站在他後面看他玩。偶爾攀談了幾句。久而久之也成了忘年交。
他很常請我吃飯。不然就騎車載我去遠一點的電視遊樂器專賣店。那裡有投幣式的主機可以玩。就PS、DC那類的。
當時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我那麼好。就如同我也不知道為何他綽號叫河馬那樣。現在回想起來。我猜他應該是很寂寞吧⋯⋯
在畢業前幾天。河馬哥突然消失了。據電動間的老闆說。他好像找到工作。已經就業了。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
小學畢業後。老媽的生意似乎是經營不下去。於是在舅媽的建議下。又跟老爸聯絡。然後老爸偶爾會過來看看我們。順便帶些吃的。
生意收攤後。我們就偶爾去幫舅媽的姐姐忙。
阿姨家跟舅媽他們做的生意雷同。都是賣蜜餞。去幫忙也沒有特別做什麼。就是分裝梅子、芒果乾等產品。忙完了。我會繼續待在阿姨家。等表哥回來。
因為表哥有買台ps。所以都會等他回來一起打遊戲。有時候甚至不回家。直接在表哥家過夜。打整晚的遊戲。
那時候不想回家。是因為老爸又出現的緣故。打遊戲只是藉口而已。因為之前的鬼影行動。我覺得會被報復。所以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況且老爸每次來。都會在我房間跟老媽恩愛。我就覺得我房間很髒。老媽也很髒。
長大後才知道大人雖然很自由。
但往往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那段時間。我還迷上了語音交友。那是從call機留言延伸出來的。類似0204的服務。總之晚上都不睡覺。都在講電話留言。聽留言。直到舅舅拿了帳單來詢問。才東窗事發。
後來被老爸知道了這件事。剛好成了他復仇的藉口。狠狠的被他修理了一頓。於是我又更討厭待在家裡。常常一星期七天有四-五天都待在表哥那。
但在某次跟表哥還有他朋友騎腳踏車到台南玩。結果被放鴿子。一個國小剛畢業的小朋友。隻身一人從東帝士騎腳踏車回仁德。到家都深夜十一點多了。全世界都在找我。所以表哥當然被修理的很嚴重。因此被告誡不准再找他玩。
於是。我又開始流連於電動間。
那個階段。家裡已經沒錢了。根本不可能給我額外的零用。於是我便開始常假借去探望外公外婆為由。去偷他們的錢。來滿足我的需求。
有次。在買飲料的時候。看到老闆在忙。便順手偷了攤架上的五十塊。老闆發現錢不見了。便開始質疑我。但我已經把錢藏在襪子裡踩在腳下。任憑他搜身。雖然他怎麼找也找不到。但他說以後不准再到他們店。
那也是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偷陌生人的錢。
就在暑假快結束時。
老媽叫我先搬回鄉下住。
當天下午便收拾了簡單的行李。
坐上了老爸的車返回三股。
—————————————-//////////////////分隔線
後記:
其實我還做過很多很扯的事。但礙於我現在很想睡覺。就不想再多說。總之。小六到國中前那年。除了姦淫擄掠、殺人放火那種大罪沒做過外。其他小錯。能犯的全犯了。😂
幸好。幸好。我善的本質遠大於惡。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