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44:27Da-Su

《第十二章》勾起我心中的惡

舅舅的倉庫。位於仁德的後壁厝。

距離舅舅家。有一段距離。外公跟外婆與舅舅同住。在鬼影行動後。我們偷偷的搬到這裡。想說在老媽娘家的庇護下。可以漸漸擁有平靜的生活。
老媽跟舅舅借了點錢。買了一台小貨車及一些生財工具。便在三阿姨的店門口。做起了水煎包的生意。
水煎包是我們家從小到大的點心。
位於台南文賢路上的阿來水煎包。是小時候老媽常帶我們去光顧的攤販。從一顆五元到現在兩顆50。幾十年的口味始終沒變。變得只是老闆從一代的叔叔變成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大哥。
當我們搬到仁德後。老媽迫不及待的。想開始過她的生意人生。與其說是怕沒錢過日子。倒不如說是她想一圓她的生意夢。
老媽跟老爸兩個人大大小小的生意做了N個。但沒有一個是有成功的。因為老爸三分鐘熱度。老媽熱度三分鐘。
他們選的創業內容很妙。都是需要兩個人以上分工合作才能進行的。但老爸每次生意剛步上軌道。他就選擇去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比方說。養鴿子。賭博。跟朋友去喝酒。
因此從小就被迫需要當老媽的小幫手。因為老姐成績好。故許多工作上的雜事。都由我來代打。從招牌的製作(木工)。快速爐的架設(廚師)。還有器材的搬運(勞工)。還有老媽如果太累。還要幫忙開車(駕駛)。
吾少也賤。故學會許多鄙事。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包括國中時。為了多賺點零用錢。還兼職總務處跟訓導處的工讀生。當同學中午在休息的時候。我必須犧牲午睡時間。去開資源回收室。秤量、登記、整理各班的回收物。假日或寒暑假。當同學在上輔導課或出去玩。我必須到學校割草、油漆、維修課桌椅。
這些經驗。到後來去唸軍校。莫名的受用。直到下部隊背值星。有些概念跟原理依然通用。
命運就是這麼好玩。
無意間學了很多教室學不到的。
卻終生受用的東西。
當老媽開始擺攤做起生意。
毫無懸念的。直接成了代打。
每天凌晨三點起床。幫忙煮豆漿、紅茶。包裝醬料。然後將鍋鏟、夾子等器具搬上車。然後巡視一遍有沒有遺漏的。就騎著腳踏車。到設攤點。等老媽把車開過來。
老姐則是五、六點。
騎著腳踏車來幫忙包水煎包。
差不多到了上課時間。再離開。
而我通常待到8點多。才去學校。有時必須幫忙整理到一個段落。可能9點多才到學校。
因為我是小六才轉學過去的。那間國小1-6年級是沒分班的。所以我算是空降到一個向心力很強的團體。
所以班導基本上不怎麼管我。然後也沒什麼朋友。到學校就是睡覺💤睡到老師都看不下去。三不五十的叫我罰站。然後同學就在那起哄。甚至被排擠。
那時候的我真覺得無所謂。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結果班上的小流氓就開始找我麻煩。先是在我打掃的區域。將我打掃過的地方。把已集中好的落葉踢散。我裝做沒看到。又在我營養午餐吐口水。我直接不吃。倒掉後。扒桌上睡覺。
但發生了一件讓我忍不住的事。
他們集體欺負坐我隔壁的女同學。
我跟那個女同學。其實私下有小小的交情。當我剛轉進去班上的時候。沒有教科書。她一半分我看。然後開始寫紙條聊天。我睡太誇張的時候。她會輕輕的搖我起來。有幾次還會遞衛生紙給我擦口水😂
如果我有結婚。
應該也是會跟這樣溫柔的女生吧。
事情這樣發生的。那群小流氓帶頭的那個。趁我去廁所的時候。用粉筆在我桌上亂畫。回來的時候發現桌上畫了一個豬頭。旁邊寫了一些不雅的文字。
小學的課桌椅是兩個人共用的。桌子是一大桌面。兩抽屜的那種。所以當小流氓頭畫我桌子的時候。實際上也畫到隔壁女同學的區域。
所以女同學跟小流氓頭有爭執。然後小流氓頭一邊起鬨一邊說她是不是喜歡我。然後說她是不是有跟我發生關係。是不是有讓我摸過奶子。接著他便出手摸了那女生胸部。我在旁邊越來越火大。那女生已泣不成聲。
俗話說。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當小流氓群自以為得逞的時候。我慢慢的走到小流氓頭面前。冷不防的衝了他肚子一拳。接著在他抱著肚子蹲在地上的時候。我隨手拿起旁邊的椅子。往他身上猛砸。
看過食神嗎?像史蒂芬周想逃出少林。被十八銅人圍起來扁那樣。其中一個拿了好折凳。而我是拿了張椅子。
他旁邊的小弟看到我抓狂。根本沒人敢過來。我就這樣猛k了他好幾下。最後再把椅子砸在他身上。這時候很巧的。班導走了進來。直接衝過來制止。並甩了我一巴掌。並帶我去了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便叫我打電話回家叫我老媽來。但我跟老師說。我家沒電話。他立刻開車載我回家。見到老媽後。開口便說。我很壞。我在學校欺負同學。
老媽聽到後。問都沒問我。隨手拿起衣架便一陣暴雨般落在我身上。我大聲說著。聽我解釋。但老媽依舊罵她的打她的。根本不理我。其實老媽打人。一點都不會痛。但我卻哭的很傷心。因為他有一句讓我很難過。老媽說我像老爸一樣暴力。應該要把我留在老爸那邊。不應該帶過來的。
後來。旁觀的老師。覺得差不多了。才開口制止。但那時我也不想解釋了。隨後老媽帶著我跟著老師回學校。說要跟小流氓頭道歉。到了教室。老媽壓著我的頭。叫我道歉。我死都不肯。此時。隔壁的女同學。在全班都噤聲都不敢說話的時候。她過來跟老媽說。不是我要動手的。並告訴老媽經過。
聽完經過的老師。居然說。先動手就是不對。同學開玩笑開過頭。應該要先跟老師報告。而不是動手打人。然後打著圓場稍微罵了那個小流氓頭。說怎麼可以這樣「捉弄」同學呢。
老媽臉上的表情難掩歉意。她知道她誤會我了。接著我就跟老媽回家。當天的課也沒繼續上。到家後。老媽笑著說。保護女生為甚麼不說。我沒有回答。自顧自地走回房間。
從那天開始人緣更差了。我也很懶的待在教室裡。於是我常跑到頂樓的樓梯間靠著牆睡覺💤大概是每天都很早起床的關係。縱使沒有風。依舊一覺到放學。
我也從那件事得到一個啟發。
動手是蠢人的行為。
唯獨電腦課的精神很好。
也不缺席。因為有冷氣吹。
小流氓頭。經過那件事後。那群人安份了不少。但還是在一次上電腦課的路上。在排隊進教室的空檔。他忽然衝了我肚子一拳。然後又裝沒事的走進教室。
可能是因為我胖。抑或是他太弱。那拳沒什麼感覺。我也裝做沒事的走進教室。然後心裡想著。上次的教訓還不夠讓他怕。開始盤算著要怎樣一次讓他學乖。
我開始回教室上課。老師看到我也很訝異。但我的目標是放在觀察流氓團體的生態結構。於是我發現。小流氓頭跟他的一個小弟。好像喜歡上同一個女同學。
在打掃時間。我便藉機的去跟那個女同學聊天。然後在聊天的過程。時不時的透露出流氓小弟跟小流氓頭喜歡她的訊息。然後藉由她的反應。我確切知道她對他們兩個都沒意思。
在這個過程。我特意挑流氓小弟在附近的時候。果然某天。流氓小弟寫紙條要我放學後去找他。我們約在學校後門停腳踏車的地方。我看了地點就知道。他要跟我要談關於那女同學的事。
因為那女同學跟小流氓頭。是走前門的。
流氓小弟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我都在跟她心儀的對象聊什麼。我裝傻回答說隨便聊。他說他不信。我就說聊我那天暴打小流氓頭的事。她說她很不欣賞小流氓頭。的確。她那天也有跟我聊到這段。
然後。我補了一句。她好像對你有意思。
這是我的猜測。
流氓小弟的眼神聽到我這麼說。眼神突然散發出光芒。我跟他說。那個女生觀察你很久了。知道你雖然很調皮。但在小流氓頭在做壞事的時候。你偶爾也會稍微的制止。看來你不是真的壞。
我基本上是實話實說。但稍微的省略了及改變了女同學的情緒跟語調再轉述。
流氓小弟聽完很開心的走了。過沒幾天。當時在學校後門小小的煽了一陣風。結果卻引爆了一場地震。
小流氓頭跟那個女同學在教室是坐前後座。男前女後。某天吃午餐的時候。小流氓頭不小心弄翻了女同學的飲料。女同學整個怒。開始罵小流氓頭。
起初小流氓頭似乎當打是情。罵是愛。結果流氓小弟。跳出來幫女同學講話。結果小流氓頭一個不爽。便拿起午餐的養樂多。往女同學的頭上淋下去。流氓小弟看到她心儀的對象被這樣整。已經顧不得什麼了。整個人撲向比他身材大一倍小流氓頭。兩個人在教室的地板扭打。後來有同學去找老師。場面才平靜下來。
雖然。流氓小弟被揍的很慘。但小流氓頭也沒好到哪去。他老爸一來到學校。像是在打仇人一樣。也狠狠的揍了他一頓。
這件風波平息後。流氓小弟突然跟我成了朋友。
意外的是。那女同學居然跟流氓小弟在一起了😭
果然。女人心。海底撈🤣
接著。終於迎來了轉學後的第一次段考。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