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42:45Da-Su

《第十一章》鬼影行動

老爸的店關門後。我們又搬回鄉下去住。但沒幾個月後。老媽又在土城找到了新的租處。

是在一條巷子內的轉角。一棟2層樓的透天厝。隔壁剛好住著我同班同學。也是品學兼優的資優生。老師常說他未來是當總統的人。但誰知他沒還沒選反而先當了獸醫。
住在這裡的時間也不長。因為我爸有了小三。
說真的。身為一個射手座。老爸算是聰明的。隱瞞的可以算是天衣無縫。
但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劃。
有次他偷偷摸摸的打了電話。剛好我坐在旁邊看電視。殊不知我耳朵奇好。電話裡的聲音與內容。我聽得一清二楚。
為了驗證我沒有聽錯。在老爸出門後。我按了重播鍵。電話接通後果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喂了好幾聲。我始終不敢回應。小腦袋還再整理思緒的時候。她就把電話掛了。
我把電話的內容告訴老媽。內容是令人生氣的對話。在此省略。老媽沒什麼反應的。繼續著她的家務。
過沒幾天。老爸帶了一個女人回家。
老媽好像提前知道她會來一樣。囑咐著我跟我姐不要下樓。但越是特別叮嚀就越好奇。我跟老姐一樣躲在樓梯欄杆的間隙偷看偷聽。
因為我的腦袋有不開心的回憶自動模糊功能。這裡我只記得。客廳很吵。謾罵聲。哭聲。然後尖叫聲。
聽到尖叫聲。我跟老姐立刻衝下樓。才發現那個女的。跑去廁所割腕。整個廁所都是血。血跡沿著洗手台到地板一直到客廳。然後她人倒在我媽面前。
老爸在一旁拿著衛生紙。像是看慣了這場面一樣。熟練的為那女的止血。並攙扶著她離開。整個過程只有那女的哭聲。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發一語。
長大後才知道那樣割是死不了人的🤔
他們離開後。老媽語重心長的問我跟老姐。贊成或反對她離婚。我跟老姐都贊成離婚。但後來舅媽來看我們的時候。卻勸老媽說不要離。叫我們搬去她那邊住。並且一定要抓姦。
於是為了不讓老爸發現。我跟老姐有快一個月沒去學校。都躲在家裡。老媽把機車牽進客廳。鐵門放下鎖上。偽造我們已經不住在這裏的假象。
晚上活動也不開燈。也不看電視。老姐看書是用手電筒躲在被窩裡看。而我則是戴著耳機聽著收音機。早早的入睡。
有好幾次晚上。都可以聽到我爸敲打拉扯鐵門的聲音。那時候既緊張又興奮。有種玩躲貓貓的感覺。
之所以不讓老爸發現。是因為在舅媽還沒來看我們的空白時間。老爸有回來一趟。那時候剛好郭D跟摩羯座資優生來找我玩。
在無預警的狀況下。老爸跟老媽吵了起來。接著老爸又動起手來狠狠的修理老媽。完全不顧我同學在場。當下的情況緊張。三個小朋友根本無能為力。只能到隔壁同學家。請伯母報警。事後警察來。老爸烙下一句狠話就走了。
因為警察來處理的關係。要我們再找個能協助的親戚。於是舅媽才過來的。
在老媽還沒被我爸暴打的前幾天。因為要繳午餐費。我打了老爸的BBcall。老爸打電話回來說。叫我們過去拿。老媽便載著我去他們位於永康的住處。
到了現場。順著老爸給的指示。搭著電梯到他們家。一進到家裡。一股濃濃的煙味跟香水味撲鼻而來。令我有些作嘔。
跟老爸說了要繳午餐費的事。老爸卻轉頭跟那女的說。我兒子要繳午餐費。拿個幾千塊出來。這畫面真令人傻眼。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老爸對人如此恭敬。
那女的招了招手。示意要我過去。我走到她身邊。她順勢拉我坐在她腿上。並跟我說。
「達達。我做你媽媽好不好?」
內心一股憤怒油然而生。但為了吃飯。臉上勉強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我笑了笑。沒有回答。
她隨手從皮夾裡拿了幾千塊出來在我面前並說:
「這些給你繳午餐費剩下的當零用錢。你看媽媽對你好不好?」
我伸手準備接過鈔票。並對她說了謝謝阿姨。
她卻又把鈔票收回。並對我說:
「不要叫阿姨。要叫小媽。」
我轉頭看了一看老媽。老媽面無表情。我又轉頭看了看老爸。老爸說。叫你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又轉過去看了那個女的。跟她說了句謝謝小媽。她整個心花怒放。便把錢給我。
那時候的我其實還搞不太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想著說快到拿到錢。快點離開這噁心的地方。
錢到手後。我跟老媽馬上就離開了。到家後。老媽就問我說是不是很想讓那個女的當媽媽。我回答說怎麼可能。剛剛不那樣講。她錢就不給我啊。
老爸老媽那天吵架的起火點。好像就是這件事。
在連續幾天。老爸晚上都沒有出現後。
於是乎。鬼影行動開始。
晚上10點多。老媽帶著我。從家裡出發。前往他們的住處。這中間老媽還騎錯好幾條岔路。確認地點後。又到了鄰近的警察局報案。警察說還沒過12點。要過12點。男女共處一室。就算真的沒做什麼。也是構成通姦罪。
看來警察大哥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於是我們又返回他們的住處。
到達位置後。老媽直直的往社區大門走過去。我立即制止了她。並跟她說。大門有保全。我們這樣直接進去會曝光的。
我便帶著老媽往車道走。幸運的是剛好有車要進入。我們就跟車走進了地下室。老媽問我還記不記得是哪棟幾樓。我說都還記得。又很幸運的。跟著要上樓的住戶一起搭了電梯。
他們住的那戶。斜對面剛好是逃生梯。我便帶著老媽。躲到逃生梯。樓跟樓之間的夾層裡等待。因為他們習慣把鞋子放在門口外的地上。在經過逃生梯時。我有特地看了一眼。地上沒有鞋子。確定他們還沒回來。時間已經來到晚上的11點多。
因為回音很大。我跟老媽幾乎不敢交談。加上老媽有輕度聽障。所以只能比手畫腳的跟她說。如果我聽到他們回來的聲音會告訴她。叫她先休息一下。
凌晨1點多快兩點。在我也快要睡著之際。交談聲與皮鞋根與地板發出的聲音將我驚醒。那皮鞋的腳步聲一直到距離我很近的位置停了下來。
我很確定是他們回來了。
我把老媽搖醒。並悄悄的到逃生梯口確認地上的鞋子後。並拉著老媽走樓梯下樓。並吿知老媽。叫她趕快帶警察來。我回去上面等。
在老媽去帶警察的同時。老爸有出來過一次。倒垃圾。這舉動也讓我超級傻眼。他在家不要說倒垃圾。他是個連簡單的家務事都不願意做的人。
警察跟老媽到來已經是凌晨兩點多。警察問了我。確定人是不是都在裡面。我點點頭。警察便按了按門鈴。敲了敲門。並告知身份。
等了許久。是警察亮底牌說要找鎖匠。他們才開門的。進去之後。只有看到那女的坐在床上。沒看見我爸的蹤影。我覺得奇怪。一間小套房。不可能不見啊。
我順勢往陽台的方向走。
結果看到了我爸。穿著一條內褲。
老爸伸出了食指比了「🤫」示意要我不要說話。
我轉頭朝著客廳大喊。警察大哥。我爸在這裡。老爸他頓時惱羞成怒。衝過來作勢要打我。但被警察給攔了下來。
就這樣。老爸跟那女的都被帶回警局。我跟老媽也一同前去做筆錄。全部結束。回到家。天都亮了。
過沒幾天。我們就在老爸在看守所的時候。搬家去了仁德。那是舅舅放梅子所承租的倉庫。因為只有使用一樓。二樓是空的。我們便住在二樓。
至於我爸他們。好像是因為阿嬤的苦苦哀求。有撤告吧。應該。我有點忘記了。
———————————————-/////////////分隔線
後記:
不知道多久前跟老爸在聊天的時候。他還想為他做過的錯事洗白。他說他外面交的都是女朋友。只有我媽才是妻子🙄️
真不知道他哪來的邏輯跟勇氣........
而且我爸窮又不帥。也真不知道那些阿姨是看上他哪一點。不過。那個強迫我叫小媽的。n年前有當過空姐。在女生當中算漂亮的。真不知道怎麼會看上我爸。後來的那幾個素質⋯⋯唉。還是別提了。
最扯的是他搞三次外遇的對象。一個割腕。一個被他用貨車拖行輾過。一個前年因為車禍導致腦中瘋。為了不想連累我爸。結果跳魚塭自殺。
RIP🎗
也不知道是不是父債子還的概念。交往過的四任裡有三任是因為對方偷吃。所以分的🙄️
還是小時候無意間培養出抓姦的技能。所以變成自己的姦自己抓😂
有時候也很佩服可以同時間曖昧很多對象的人。
我就沒那樣的天份。
好好的守者一個人有很難嗎?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