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40:57Da-Su

《第十章》關於吱吱

我們家曾養過一隻特別的寵物。

一隻戰鬥雞。
吱吱。
那是老姐在學校園遊會抽中的。
當時帶回家的時候。兩老都反對。後來在老姐好成績的光環下。還是同意養了。
戰鬥雞的台語叫「打架雞」。在以前網路跟3C還沒很普遍的年代。鬥蟋蟀跟鬥雞。都是鄉下小孩打發時間的遊戲。蟋蟀可能到現在還有一些鄉下小孩還在玩。鬥雞應該已經絕跡了。
起初吱吱跟其他品種的雞一樣。小巧可愛。隨著時間流逝。長得比一般的雞還大。而且很有個性。也很忠心。意外的跟狗差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從小跟狗一起長大的關係。
說到這裏。當時我也感到訝異。照理說。狗跟雞應該是獵人與獵物的關係。但後來。吱吱就像是他們的老大一樣。應該說。大笨狗不管事。自己玩自己的。所以吱吱取而代之。
吱吱之所以會當老大。還有另一段故事。
那就是牠打贏了小笨狗。
那是在一次放學回家後。每當我跟老姐到家。所有的寵物都會出來迎接。小笨狗跟吱吱像是爭寵般的要跟老姐玩。大笨狗是奔向我。因為只有我會帶他出去玩。來來則是待在一旁搖尾巴。
突然間小笨狗不知道怎麼了。攻擊起了吱吱。而吱吱也不甘示弱的。張起了翅膀不斷的揮舞。並飛向了小笨狗。用牠尖銳的嘴喙回擊。可想而知。這戰是空軍輾壓陸軍😂小笨狗毫無招架之力。節節敗退。我跟老姐看了整個經過笑到肚子痛😭
至此。吱吱在家裡基本上橫著走。
吱吱會得人疼。除了跟狗一樣。叫了就來。也跟狗一樣忠誠。甚至比大多數的狗忠誠。不給外人摸。而且牠只給我姐抱。其他人包含我要抱牠也會被攻擊。牠還有一個超屌的本事。就是會抓老鼠。還有會飛的蟑螂。
光是會抓老鼠跟蟑螂。就很得全家疼了。因為我們家除了老爸。其他人都很怕強哥。尤其是會飛的強哥。
會發現牠有這個專長。是因為有次在內間看電視的時候。聽到賣場很吵。便跑過去看。發現吱吱一直飛。一直降落。一直飛。一直降落。像是在追逐什麼。後來仔細看了看。才發現牠居然在抓強哥。至於抓老鼠是老爸看到的。
還有很妙的一件事。牠不會亂大小便。當牠要排毒的時候。會自己跑去鴿籠附近解決。當然。鬥雞也是雞。每天固定04:30左右就開始啼。所以那時候吱吱還在的日子。都特別早起。也沒有老鼠跟強哥。
不知道是不是太囂張的原因。在將近兩年的某天。一早起床就發現吱吱倒在門外的空地上奄奄一息。全身是傷。昨日剛好是大笨狗的自由日。
大笨狗每個星期有一天自由日。會解開牠的鐵鍊。讓牠自己出去玩。牠會不見一天到三天不等。然後自己會回來。
所以我猜測。應該是野狗群趁著大笨狗不在的時候。趁機想來偷襲養在空地大鐵籠裡的鴿子。結果發現了吱吱。便轉移了目標。
第一個發現吱吱受傷的是老爸。他在開店的時候。就覺得奇怪。今天怎麼沒聽到吱吱在叫起床。後來開鐵門就看到吱吱倒在那裡。
老姐得知訊息後。也快步的走到空地。抱著吱吱痛哭。老爸看了看搖搖頭說。這沒救了。老姐一直不願相信這殘忍的事實。痛哭並哀求老爸。帶吱吱去看醫生。我爸又搖搖頭並很生氣的說。這就沒救了還看什麼醫生。
雖然我跟吱吱的感情沒跟大笨狗一樣好。但還是偷偷的跑去找老母。老母跟老爸溝通了一會兒。便跟老姐說。她帶去給獸醫看看。如果不行。就沒辦法了。
因為吱吱一息尚存。牠仍舊不給其他人抱。老母便交代老姐把吱吱抱著。然後老爸從一旁拿繩子把吱吱綁起來。然後交代我跟老母一起去。
將吱吱固定在機車的腳踏板上。坐上老母機車的後座。帶著一顆忐忑的心出發了。我默默的心想。這附近哪來的獸醫寵物店......
果然。老母行經的路線。根本不是往市區。而是往市場。我在後面問老母。到底要去哪。
她說:你老爸說把吱吱帶去給人家殺一殺。趁還活著的時候。
我聽完當下瞬間傻眼。
老母接著說:這醫不好了。這樣拖著不如讓牠早點解脫。而且如果死了在拿去給人殺。肉會壞掉。
我:..........
老母說:等等回家不要跟你姐姐講。就說在獸醫院。
我腦海一片空白。沒有回話。接著就到了宰雞的攤販。老母還很聰明的。叫我把吱吱抓去給攤販老闆。自己不動手。我那時候心想。早點解脫未嘗也不是件好事。在將吱吱給老闆的那一小段路。我跟吱吱說了對不起。也跟牠道謝。很高興牠曾經是我們家的一份子。
如今的我想起。
突然覺得當時的我好偽善。
如果時間再重來一次。我應該會要求好好的安葬🚬
回到家後。老姐問了我狀況。我沒回答。我只跟老姐說。晚餐不要吃。老姐似乎也懂了。但她也知道。木已成舟。再吵再鬧。也無力回天。
當晚。除了幾道常吃的炒青菜。還有一大鍋雞湯。
我隨口夾了幾道菜扒了幾口飯。就說吃飽了。回房間看著書。腦海卻一直不斷浮現在宰雞場。吱吱被處理的過程。
過沒多久聽到飯廳傳來老爸罵人的聲音。好像是老姐邊吃飯邊哭。然後老爸不高興。後來老姐也回房間。直接倒在床上一直哭。我默默的走過去老姐身旁。跟她說。吱吱真的救不回來了。而且牠的最後還能為主人獻上最後的價值。應該是離開的很開心的。
😭原來睜眼說瞎話是小時候默默練成的技能.....
🚬專業的自欺欺人
不過可能是因為射手座的緣故。
老姐聽完我這樣講釋懷了不少。
那鍋雞湯。最後都由兩老解決了。老爸最後還發表心得。說吱吱養太久了又是鬥雞。肉很柴很硬。還好這些話沒被老姐聽到......
不知道是不是狗真的有靈性。剩餘的飯菜混著吱吱最後的身影。成了牠們豐盛的一餐。但早上我去整理的時候發現。牠們飯菜都吃完了。雞肉跟骨頭幾乎都還留著。
我將分散在不同碗裡的吱吱集中成一碗。拿到家後面的田裡挖了一個小洞。把吱吱埋了進去。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