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33:41Da-Su

《第七章》小強與行李箱

住沙崙的時候。有兩樣東西。

算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多的。
一個是強哥。一個是錢。
鄉下地方有強哥的出現。其實是一件平常的事。
如果是偶爾出現一兩隻。那倒也還好。打死就算了。但出現的頻率太高。數量太多。而且還會飛。那就很恐怖了......
剛住進去的時候。還沒那麼誇張。大概許久沒人居住。所以沒有食物可供強哥生存。但我們搬進去沒一個月。周遭的強哥彷彿像是螞蟻聞到糖。接二連三的在我家各個角落出沒。
我們家只有我爸一個不怕。
不過話說回來。我很小的時候其實也不怕的。都還敢活捉。丟到金爐裡燒==
大概是這個行為觸怒了神明吧⋯⋯所以讓我逐漸的害怕起強哥來......而且是沒來由的。
所以當我們家有強哥出現。一定是哄堂大亂。如果我爸在。他就會出手處理。但他不在。這重責大任就會落在我身上。
我向來都很討厭聽到男生應該怎麼樣。如何如何的。幹.....男生就不是人嗎==
就像我退伍後曾在超商工作。店長老是把髒的臭的重的安排給我......然後女生只要負責櫃檯結帳就好。同酬不同工......
但有時候就只是幹在心裡。事情遇到了還是要解決。於是我永遠知道殺蟲劑在哪。量剩多少。需不需要買。
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也養成了一些特殊的習慣。比方說。在穿鞋子前會把鞋子抖一抖。因為好幾次。在把腳放進去的時候。總會踩到一坨軟軟的東西。幾次之後。就學聰明了。
再來。睡前會掀一下枕頭。也是因為好幾次感覺有東西在臉上爬。結果驚醒。於是預防萬一睡前多了這個舉動。
長大後在外面自己租房子的時候。別人入住前的第一件事。都是買雞腿便當來拜地基主。而我是買水煙式殺蟲劑。那超好用。大推👍
記得有次。也是感覺強哥在附近。於是拿著殺蟲劑開始搜索時。突然發現床底下有一個沒看過的行李箱跟一個手提大背包。
因為那兩樣大型物品擋住了我的視線。索性將它們都拉出床底。床底淨空後看了看沒異狀。預防性的噴一噴殺蟲劑後。準備把行李箱跟大背包推回原位的時候。
突然靈光一閃。會不會強哥就躲在裡面?
於是便動手把行李箱打開。結果裡面沒看到強哥。倒是有一捆一捆的千元大鈔。
看到這幕的我整個傻眼。又順手開了大背包。裡面一樣也是一捆又一捆的千元大鈔。
我連忙跑去浴室找正在洗衣服的老媽。她起初一聽還不敢相信。但等她與我一起回房間看的時候。她也嚇一大跳。
老媽囑咐我。把東西都歸位。然後不要跟老爸講。等老爸回來。她自己會去問他。
於是我照做後。也沒放在心上。繼續將強哥有可能行經的路線。或著躲藏的地方。都用殺蟲劑噴過一遍。
當晚。老爸跟老媽吵了一架。
那時候的我當然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直到後來問了老媽。她說那些是老爸賽鴿贏回來的錢。老爸打算用在下次的比賽上。順手給了她幾萬塊打發打發。就把錢全部拿走了。不知道拿去哪。
只知道最後全部輸光了。輸在賽鴿。六合彩。還有其他賭博。
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如果老爸那時候隨便買幾棟房子。現在他也不用這把年紀了。無依無靠。無所事事。然後三不五時的當伸手牌。跟我八十幾歲的阿嬤拿錢。
這也間接導致了我的生活觀。
如果人生不想太過勞累。那就顧好自己就好。不要結婚生子。不要有家庭。自己賺的錢自己夠用就好。反正賺再多都是別人在用。何必呢?
本來七年前離開台南後就不打算再回去了。
結果== 唉......
路自己選的。就算剩下一個人。還是要努力的將這趟旅程給完成。
誰知道在一番折騰過後。出現的會是什麼?
是強哥?
還是一群又一群喜歡看地球儀的小朋友呢?
都好啦。不管哪個。
也都不是第一次遇見了。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