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32:03Da-Su

《第六章》白白

因為嚴重的婆媳問題。

我們又舉家搬遷到了二姨婆家。
那是位於沙崙里的三合院型態的宅子。
二姨婆獨居在此。知道了我們要搬過去。讓她也十分雀躍。只收了每個月兩千租金。便將三合院的其中一邊。租給了我們家。
其實阿公跟阿嬤不是很贊同這次搬家的。因為我媽沒在工作。我爸那時候也是幫家裡種甘蔗。順便養著他的鴿子。
但老媽拿我當擋箭牌。覺得不想讓孩子長途奔走去學校。所以老一輩的人也就勉強同意。
所以新家與托兒所。走路大概五分鐘的距離而已。
住在沙崙的日子。其實滿好玩的。因為同學基本上都是住在附近。而且。新家外面的雜貨店。就有擺設電動玩具。
那時候哪裏有電動。哪裏就是好地方😂
新鮮趣味的小事太多了。舉凡跟同學的相處。放假去大排溝玩水、抓魚。不然就是去芝麻田裏抓蟋蟀、鬥蟋蟀或者抓野兔。
不然就是假日的晚上被我爸載出去。騎車吹風。順便去各種偏僻的小廟問牌支。雜七雜八的。夠再寫幾個篇章了......
但那些回憶都沒有接下來要講的人重要。
她是我這輩子。第一個喜歡的人。
很漂亮溫柔的女孩。(幼稚園大班的眼光與記憶)
她姓白。名字叫什麼我已經忘記了。應該叫婌范還是婌喚。總之真的忘了。
姑且稱她為白白吧。
因為白白綁著馬尾辮。那個年紀的小孩都特別皮。所以她只要下課。就會被男生拉辮子玩。不然就是偷偷趁午休的時候。把她的辮子鬆開。
被捉弄的她。剛開始是選擇忍耐的。我秉持著天蠍的特性。默默的觀察著她的反應。只是有天。她忍不住了。開始對捉弄她的那群男生反擊。
起先只是怒罵。但你知道嘛。白目的小男生看到女生生氣。只是會更得意囂張而已。便開始拿石頭扔她。
然後白白也不甘示弱的扔了回去。但雙手難敵眾拳。最後她只有被攻擊的份。只能孤立無援的蹲在那邊哭。
我看到那幕。連忙跑去阻止。向那群頑劣的同學勸說。誰知居然連我也一起扔。剎那間整個火都上來了。我也沒想那麽多。往帶頭的那個衝過去。把他推倒在地。然後在地上跟他扭打起來。
我小時候就胖==所以當他被我壓制的時候。是沒有辦法還手的。於是我就瘋狂的揍他。因為我知道。一次就要讓他怕。不然往後會有更多的麻煩......
這個戰鬥觀念也是我爸從小就灌輸的。要嘛就忍。不要出手。要出手。就要讓對手不敢再有下一次。
後來圍觀的同學。跑去找老師。老師來之後。把我們分開。然後處罰我跟帶頭的跪在教室門口。隨後又帶白白進去擦藥。
過沒多久。我媽跟帶頭的、還有白白的媽也來了。
我看到老媽來後。因為太委屈了。於是我開始哭說著事情的經過。白白也幫我說話。最後是帶頭屁孩的媽媽。賞了他兒子幾巴掌後。跟我們道歉。事情才落幕。
那個年紀就情竇初開。當時自己是不知道的。
但自從這件事後。我媽或我爸送我上學。如果有遇到白白她家人。就一定會講起這件事。然後就會問我或問白白。兩個長大後結婚好不好之類😂那時後表面裝得很酷。其實內心是很開心的。哈哈哈哈。
不過也從這件事後。班上的人都叫我殺人兇手==其他的男生小朋友都不怎麼跟我玩。反倒是女生那邊一直邀我陪她們玩什麼跳繩啊、跳格子之類的==
連續幾天。白白都沒有來上課。
其實從第一天沒來開始。我就發現到了。只是當下覺得可能跟家人出去玩了之類的。也沒特別在意。但過了幾天發現不對勁。就跑去問了老師原因。
老師說。她得了紅豆。會傳染。所以不能來學校。
紅豆其實就是水痘啦。
應該是小時候都會中獎的皮膚病。
我姐她得水痘的時候。我媽幫她治療的方式。是洗鹽浴。
所以當姐在浴室哭到三條街外都聽得到時。距離她僅一廳之隔的我。整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印象深刻至今。
因此當下知道白白中獎後。立即向老師問了白白家的位置。老師也很貼心的幫我畫了地圖。放學後回家。從抽屜的暗格裡拿了私房錢。去柑仔店買了糖果跟養樂多。就前往白白家。
如果推老爺爺回家的路是人生走過最長的路之一。
那這段路應該是最長的路之二了吧。
只是心態不同。這趟路走得忐忑又歡喜。
現在回想起那張地圖。我才發現我找路的技能。是從那時候被開啟的。因為畫得真的很鳥......
但幸好她家住的地方很特別。是在一大片田地的正中央。方圓幾哩內。僅此一戶。相當明顯。
到她家門口。按了按門鈴。是白媽媽開門。伯母看到我也嚇了一跳。問我怎麼找到這裡的。我便將整個事情的經過。告訴伯母。
伯母問我要不要看看她。我馬上回答說好。隨後就帶我進去白白的房間。
她們家的擺設、裝潢大部分都忘記了。包含白白的房間裡的也是。那時候心跳超快。根本沒辦法去環顧四周的景物。見到白白的時候更是只敢看地板。😂
我把慰問的禮物放到了書桌上。坐在白白平時看書的椅子。
白白躺在床上先開了口。說她現在很醜。不好看。很恐怖。她一開口後。我立即將目光投注在她身上。並跟她說。她很漂亮很好看。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不怕。我拿了一顆糖果。拆了包裝。坐到她床邊餵她吃。
然後她笑了。
這是第一次那麼近距離的看著她笑。
然後白媽媽走了進來。跟我說這會傳染。叫我不要靠得太近。我便起身。又寒暄幾句。便離開了。
回程是白媽媽騎車送我回家。到我家後。很驚訝的問我這趟路到底走了多久。我笑了笑沒回答。剛好我媽回來。就跟白媽媽聊了起來。因為有點累了。我就先進到房裡。好像也沒洗澡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隔天。我開始發燒全身癢。
沒錯。我也中獎了。
等我可以上學的時候。才發現白白轉學了。因為白爸工作的關係。舉家搬到台中還是南投。知道這件事的我。相當失落。但我表面依舊雲淡風輕。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那樣。
我猜可能時間太趕忘記了。
她沒來說再見。
也或許她早就知道。
有些人說了再見。此生可能再也不見。
——————————————////////////分隔線
後記:
忘了是921大地震還是賀伯颱風。導致清水國小還是國中。倒塌還是損壞什麼的。總之沒辦法讓學生回去就讀。懶得去查時間線。反正剛好跟我唸的學校是姐妹校。所以在學校還沒修復之前。先在我們學校寄讀。
於是那時候。又很巧妙的再遇到她。她變得更漂亮了。但是她在隔壁班。而國小國中的我。走的是諧星路線。根本就不敢在她面前出現。(小時候那麼酷對不對😂
最後在寄讀學生返鄉的前一天。她跑來我們班找我。班上的同學都還訝異。我自己也很訝異😱她請我放學後陪她逛一下校園。我也答應了。
放學後。我們緩步的走在學校裡各個角落。她問我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發生的事。我說。從沒忘記。但耍帥的補了一句。也從沒想起🕶️就這樣聊著往事。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臨別前。她要我閉上眼睛。叫我不要亂動。我心想。不會吧⋯⋯難道.......
結果突然感覺到唇邊一股甜甜的滋味。
她塞了一顆糖果在我嘴裡==
我睜開眼。看見了那個久違的令我眷戀的微笑。
我也笑了。跟她說。你居然還記得糖果的口味。
她說。那是她吃過這輩子最好吃的糖果。
說完。她向我揮揮手。便往校門口的方向走去。
但這次。她卻沒忘記。跟我說了聲再見🚬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