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0 00:25:48Da-Su

《第五章》三叔與三嬸

談到我三叔呢。不得不佩服他的商業腦袋。

為何這樣說呢?
在那個年代。還是台灣經濟正好的時候。只要你肯做。買一間三房以上的房子絕對沒有問題。而在南部或許更可以買間別墅。
但我們家代代務農討海維生。根本搭不上經濟起飛的班機。頂多算是能養家活口的程度。
所以三叔能夠栽培堂弟與堂妹們到大學畢業。在鄉下已經是傳奇。更何況其中一個還是成大畢業。三個小孩的養育費有多驚人。應該不用我換算吧。
三叔聽說從小就非常的聰明。而且討厭勞力的工作。用另一種說法。就是好逸惡勞善於投機取巧。什麼作業代筆收費。或者糖果餅乾低買高賣等......這些手法在現代人眼裡。或許根本沒什麼。但在4-50年代的純樸鄉村。嘿嘿。你懂的。
由此可知。能動腦花費最少勞力就能賺錢的事。
他都做。
所以當年三叔與三嬸。提早分了家產拿錢去發展電玩事業。可以說是高瞻遠矚。縱使是拿來掩護非法電玩的洗衣店。也是三叔在當兵時為了多賺點生活費。自己去摸索。然後幫軍中同袍浣洗收費。所悟出來的。不單只是掩體。實際上是有在營運的。
而我三嬸呢?則是我眼能視物到現在。所看過最強的女人。沒有之一。
她可以跟著男人做著相同勞動力的事物。但需要心細手巧的工作。她也能做的又快又好。對於來電動間耍白目的流氓地痞。她也能用很高端的社交手腕。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更厲害的是她幾乎可以像鐵人一樣。不用休息。
清晨去田間務農。天快亮時回家做早餐(堂弟跟堂妹他們小時候幾乎沒有在吃外食、零食、飲料)。做完早餐送完孩子上學。又忙著幫叔叔開店。緊接著又到需要幫忙剖蚵肉的人家打工。或者去拿家庭代工邊顧著電動間邊手工。
到了下午。去接孩子放學。接著準備晚餐。然後開始陪著孩子作業。等孩子都睡了。還會看阿公和阿媽。有沒有需要幫忙的雜事。
你問我為甚麼可以了解的這麼清楚。因為我老爸跟老媽有一段時間。先是從頂樓加蓋的鴿舍跌落。然後老媽在同天。因為趕著去醫院看我爸。在路上發生車禍。
所以我跟我姐曾短暫的居住在三叔叔家。
那時候年紀小。覺得大人們應該都是這樣的。結果當自己成為大人後。才知道。幹。那好累😅😂🤣
那樣的生活。在部隊體驗過。
連續背了兩年的值星......
在我阿公去世前。三嬸先回天上當神仙了。
在他所有的孩子。工作都步上軌道後。跟堂弟堂妹們去了一趟日本迪士尼玩回來沒多久。
就離開了。
感覺像是完成了她在人間的使命。
三叔與三嬸都待我不錯。
只是三叔有時候講話很酸而已⋯⋯
在阿公守喪期間。我有次跟我爸坐了三叔的車。前往殯儀館。三叔得意的說。現在坐的這台新車是大堂弟買給他的。問我什麼時候也要買一台給我爸。
我不經飄了我爸一眼👀然後笑著回說。我爸他不屑我買給他啦。他要什麼都會靠自己。所以我要什麼也會靠我自己啦。
話題就這樣結束。因為堂弟他們其實私底下一直抱怨他爸很愛亂花錢。我三叔自己其實也知道。😜
而三嬸最後一次跟我聊天。是我剛退伍在台南當房仲的時候。騎車準備從三股回永康的路上碰到。她攔下了我並跟我抱怨了我爸又幹了什麼事。並囑咐我如果有空就常回去看看老人家。也看看她跟三叔。
我隨口敷衍了幾句。準備騎車離開的時候。她又拉住了我。並語重心長的跟我說。不管以前過得如何。誰曾經做了什麼。好與不好。那都是過去了。
故鄉終究是故鄉。人總是會落葉歸根的。
——————————————————////////分隔線